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这是很悲催的事情

第二十二章 这是很悲催的事情

        苍南山原本只是一座四境宗门,建立时间也并不久远,没有很深厚的底蕴,所以他们只能遵循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准则行事,绝不轻易招惹强敌,面对强敌,也能怂就怂。

        但是自从苍南山的山主,柯南山跨过五境门槛,苍南山便渐渐摆脱了尴尬的困境,但比较遗憾的是,苍南山里面没有什么天才弟子,就连四境修士也是屈指可数,能够修行到三境巅峰,就已经是苍南山里面的精英弟子。

        就算柯南山跨入了五境,在表面上驱逐了一些尴尬,但该有的困境仍旧存在着。

        山门最怕的就是后继无人。

        尤其是五境宗门里却连一位能够拿得出手的弟子都没有,甚至比一些四境宗门都不如,除了山主是五境大修士外,真的再也找不出能够壮门面的人物。

        苍南山里除了那些教习外,也并非一位跨过四境门槛的弟子都没有,但相比其余的一些五境宗门,甚至四境宗门里,是真的惨不忍睹。

        若是柯南山不在山门里,恐怕离宫剑院随便派出一位先生,就能扫平整座苍南山,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叶瑾瑜、江子画和李梦舟,他们两个刚刚跨入四境门槛,还有一位连四境门槛都没有跨过去,就算苍南山再弱,他们也没有实力去欺负。

        但不能否认的是,离宫剑院里面不止一位能够孤身执剑踏平苍南山的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门下弟子被杀,苍南山又怎敢去讨说法?死一名弟子和整座山门都面临崩灭,孰轻孰重,是很容易做出的抉择。

        哪怕柯南山已经是五境大修士,但是面对薛忘忧和卓丙春任何一人,也都只有跪的份儿。

        而现在,离宫剑院的首席先生来到了苍南山。

        苍南山里那些人颇有些惶恐,因为他们搞不清楚这位来此的目的。

        但柯南山终究是跨过了五境的门槛,很快便压住了苍南山里的躁动,于大殿里接见了欧阳胜雪。

        “离宫胜雪见过柯山主。”

        欧阳胜雪虽然身份很尊贵,但是柯南山毕竟是五境宗门的一山之主,亦是跨过了五境门槛的存在,欧阳胜雪在他面前也只是小辈,该有的礼节不能少。

        其实修行世界的辈分是很乱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说法,而对外,就全部以修为高低来论,同境的便以年龄来论。

        但对于柯南山而言,欧阳胜雪身为离宫剑院的首席,又深受皇帝陛下的恩宠,自然也不是简单之辈,他同样起身回礼,“大先生登门造访,有失远迎,请坐。”

        他回的只是小礼,虽起身,但也没有多么庄重,他终究是五境的大修士,不能堕了气势。

        欧阳胜雪落座,大殿里也有几位苍南山的教习,皆是四境的修为,但却不见巅峰之辈。

        修行山门里普遍除了山主外,最掌权的便是一些教习了,因为他们是教导弟子的人,乃是师长,再往上也就是少数的大教习罢了。

        强大的修行山门,教习之间也有区别,寻常的教习除了教导门下弟子修行外,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权力,但是苍南山的情况显然是不同的。对此,也可得见,在五境宗门里苍南山有多么弱了。

        欧阳胜雪开口说道:“相信柯山主应该也接到了陛下的旨意,我们来到苍城便直接开始探查附近有无山外人,倒是有些忽略了贵山门,现在才来拜访,希望柯山主勿怪。”

        柯南山微微摆手,笑着说道:“我们苍南山自然也接到了陛下旨意,要针对近期浮现在姜国境内的山外人有一场大行动,但苍城附近确实没有山外人的痕迹,我们也理应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害得你们忙碌了数日,倒也希望大先生不要怪责。”

        是因为苍南山根本就不愿意和离宫剑院的弟子打交道,虽然清楚的知道欧阳胜雪来到了苍城,但也一直没有去接触。

        现在便明显是一番客套话了。

        若是换作其他的五境大修士,自然没必要解释这些,但其实柯南山也很无奈,他虽然跨入了五境门槛,但依然要谨慎行事,根本没有机会彰显他五境大修士的气魄。

        但换言之,如此作为,也颇显得五境大修士很接地气,是容易得好感的,但柯南山并没有这种想法,只是无奈之举罢了。

        欧阳胜雪没有继续婉转,而是直接说道:“在搜寻苍城的过程里,在下好像发现苍南山并没有派遣过弟子下山,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苍南山有没有派遣出弟子下山执行任务,其实是很容易便能发现的,苍城和苍南山相连,若有苍南山弟子下山行走,苍城里的人不可能毫无所觉,但苍城的百姓对此事确不知情,因为苍南山弟子没道理刻意隐藏,那么就只能是根本没有下过山。

        就算再晚出发,现如今距离皇帝陛下颁布旨意也已经有小半月的时间,这便有些问题了。

        但欧阳胜雪也没有怀疑或是指责的意思,只是很奇怪为何苍南山迟迟没有动作。

        闻听此言,柯南山是颇有些羞怒的,但更多的是尴尬,面对这个问题,他显然也没办法轻易避开,只能实话实说道:“大先生有所不知,苍南山虽因老夫跨入五境门槛而晋升为五境宗门,但其实门下弟子多数上不得台面,执行诛灭山外人任务的修行者基本上都是跨过四境门槛的,苍南山里实在找不出人数,也就只能在周围搜查一番,根本没能力走出去。”

        堂堂五境大修士,又是一山之主,柯南山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悲催。

        从名字也能看出来,柯南山便是苍南山的第一任山主,他自己就是老祖,不存在多么深厚的底蕴,晋升为四境宗门也是全靠柯南山一人的努力,现在晋升为五境宗门也同样如此。

        世间天才虽然不少,但要不然是已经师出有门,要不然就是倒霉的根本遇不着,山门里全是些歪瓜裂枣,当然也有个别的出众之辈,但是和同境的修行山门相比,真的算不得什么。

        柯南山能够依靠着自己努力的修行,跨入五境门槛,将得宗门也带了起来,绝对是很励志的事情,但是山门里弟子不争气,他也觉得已经有些带不动了。

        随着年纪越大,他能不能在修为上再进一步,尚未可知,但可能性显然已经不大了,渐渐地也已经有些感到心累。

        欧阳胜雪也是觉得有些尴尬,他能够明显感觉到柯南山此刻的落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他对柯南山的印象却很好,认真思忖了一下,便说道:“柯山主不必忧怀,自苍城到西境边疆的路线正好是我要走的路,今日便要启程离开,待返程之际,必定再来贵门拜访。”

        柯南山轻微吐出口气,说道:“那便期待大先生一路挥剑斩敌,便不远送了。”

        ......

        苍城之外。

        何峥嵘执剑而立。

        方长盛浑身血迹斑斑,身子摇摇晃晃,他满是惊惧的望着何峥嵘,不可置信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强?就算你是剑修,可我也已经突破到了三境巅峰,你居然......居然只是一剑......”

        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就算剑修在同境里占据着很大的优势,但他依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何峥嵘,而且哪怕打不过,也不可能败得这么惨。

        那怎能称之为战斗?

        只是一剑而已啊!

        他居然连何峥嵘的一剑都接不下来?!

        方长盛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何峥嵘面色平静,眼眸里甚至隐隐有些讽刺的光芒,“剑修虽然不能在同境里无敌,但至少在三尺之间是无敌的,虽然只是区区一剑,但你现在能够活着就是极大的运事了,我要杀你,也就仅仅是一剑罢了。”

        虽然两个人同是三境的巅峰,但是何峥嵘明显距离四境门槛更近,而他又是一名剑修,比方长盛强大是必然的事情。

        正如他所言,如果那一剑是在三尺之间斩出,方长盛真的必死无疑,现在能够活着,就是很大的幸事了。

        但这番话无疑又对方长盛脆弱的心灵给予了重大打击。

        他面色惨白,身子摇晃了几下,张口便是喷出血来,踉跄着脚步,怒不可遏的嘶吼道:“何峥嵘!你少得意!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服输,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杀!”

        方长盛提剑朝着何峥嵘奔去,充血的面庞看起来尤为恐怖。

        何峥嵘渐渐眯起眼睛。

        他抬手递剑。

        山林里一片死寂。

        不过是极短的一瞬,凛然的杀意便骤然刺破了山林间的平静。

        类似瓷器破碎的清脆声音响起。

        方长盛手里握着的那柄长剑断裂开来。

        他的瞳孔逐渐放大。

        寒意凝聚成一点,透过破裂的剑,划向脖颈。

        鲜血喷溅出来。

        那是致命的杀意。

        何峥嵘的神情依旧平静,他只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年而已。

        方长盛的身子向前扑倒,重重砸落在地面上,他眼眸里不甘的色彩凝固住,渐渐转化为恐惧,继而陷入暗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