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在线阅读 - 第三三九章 总有战士,冲向黎明

第三三九章 总有战士,冲向黎明

        待规划区外。

        马老二等人乘坐两台越野车,飞速疾驰了两个多小时,才抵达邻近长吉区外的一处公路上。

        车内,刘子叔使用着老式地图导航,辨认了许久后,才指向左侧方位:“往那边开,再开七八公里,应该就能看到他们。”

        司机闻声调整方向,仗着四支轮胎上全部安装了防滑链条,所以猛踩油门,冲着刘子叔指的方向疾驰。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后,两台越野车终于来到了一处岔路口。

        马老二坐在副驾驶上,抬头向路边看去,见到那里停滞着一辆满是霜雪的半截子货车。

        “哗啦!”

        马老二低头撸动枪栓,话语简洁的命令道:“枪拿出来,先坐在车里别动。”

        众人闻声照做。

        马老二推开车门,穿着厚厚的羊皮夹克冲向了岔路口路边。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后,半截货车的车门突然弹开,一个裹着军大衣,戴着绒线帽的中年,脸色煞白且带着哭腔吼道:“大哥,你快过来吧……他可能要不行了。”

        马老二闻声一愣后,持枪就冲了过去。

        半截货车的驾驶楼内,大黄半躺在副驾驶座椅上,右手攥着枪,嘴唇干裂,眼神发呆。

        “你蹲下。”

        马老二持枪冲着司机嚷了一句,后者立马抱头蹲在了地上。

        副驾驶后方,四毛子手脚被拷着手铐,整个人姿势极为别扭的趴在狭窄的车内床铺上,不能说话,也不能随意动弹。

        “你怎么样?!”马老二面色急迫的冲着大黄问道。

        “替我……替我谢谢这个司机。”大黄在见到马老二之后,意识立马就模糊了,眼皮耸耷着,甚是连拿枪的手都哆嗦了:“没有他……我回不来。”

        马老二一看他的这个状态,立即回头吼道:“过来,全过来帮忙。”

        不远处的两台车内,刘子叔等人听到马老二的喊话,立马迈步就冲了下来。

        马老二将枪别在腰上,双手扶着大黄将他往车外一拽,用自己身体的力量夹着他,将他顶在了车门板子上:“你是不是受伤了?”

        大黄低着脑袋,也不回话。

        马老二见他面色不对,伸手在他额头贴了一下发现,他的皮肤滚烫,整个人也一直在打冷颤。

        “你是不是受伤了?!”马老二再次喝问一句后,就低头想查看大黄的身体,但却没想到在地上看到了大一摊血。

        血是从大黄腿部的裤子内流出来的,已经染红了冰冻的地面。

        马老二目光惊愕的弯下腰,伸手撸起了大黄的裤腿子发现,他的右腿上缠着脏兮兮且满是渗血的纱布,整条小腿肿胀的宛若西瓜一般,都变得椭圆了。

        “嘭!”

        刘子叔冲上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大黄,低头问道:“他咋了?”

        “你别动。”

        马老二没抬头,伸手解开了大黄右腿上的纱布,凑近再仔细一看,他小腿上的枪伤已经化脓穿孔,原本很小的枪眼已经变的跟核桃大小,周围皮肤也变得惨白。

        枭哥等人被捕后,大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再回长吉市区了。可区外又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继续搜捕,他无奈之下,带着四毛子强砸开了特区墙的暗门,躲在墙内一直等了十几个小时,才选择出来。

        如果是普通雷子,或许在出来后,会第一时间选择自己离开。因为这时傻b也知道事儿闹大了,自己难脱干系,那莫不如就一走了之。

        可大黄没有,他心里惦记着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战友”,几个亲人。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筹码了,唯一手里值钱的就是四毛子。

        所以他选择一个人,带着四毛子横穿了遍地都是持枪士兵的城外联防治安区。

        大路不敢走,小路又怕迷失方向,大黄无奈之下,只能徒步横穿大雪地。因为这里随时能隐蔽,也可以随时看见道路两侧的标志性建筑。

        在雪地里横趟的时候,裤子一点点被融化的积雪浸湿,他的纱布抵挡不住流进腿内的雪水,所以伤口也感染了。

        鬼知道大黄是怎么坚持在雪地中走了数个小时,并且还带着随时想跑的四毛子。

        或许,他的信仰也不是钱,也不是啥地位,有可能仅仅就是那几个,成天混在一块,能一起活下去的朋友而已。因为没了这些人,他也将一无所有。

        所以,大黄挺过来了,在路上劫持了往食宿店送粮食的货车,用司机的电话,联系上了马老二。

        岔路口处。

        马老二虽然跟大黄不熟,但却对这个硬汉心服口服。他站起身,扭头冲着刘子叔喊道:“把他弄车上去,马上清洗伤口,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大哥,我……。”司机蹲在地上,竟然乖巧的举起了手,表示自己想发言。

        马老二低头:“兄弟,送我们走一个小时,我给你拿五千块钱。”

        司机愣住。

        “你现在走,肯定不行。”马老二拍着对方的脑袋:“车就扔这儿,回头你半路拦一辆再回来,听话昂!”

        司机看了看马老二,咬牙点头:“那……行吧。”

        五分钟后。

        两台越野车再次启程。

        又过了一小会。

        老李在车上接通了电话:“喂?”

        “叔,人安全回来了,四毛子完好无损。”马老二的声音响起。

        老李沉默半晌,连说了三个好字。

        ……

        问讯室内。

        枭哥被弹了半小时琵琶后,两扇肋骨就好像全都彻底碎裂了一般,钻心的疼痛让这个经历丰富的硬汉,也逐渐精神崩溃。

        枭哥趴在地上,眼神木然的看了看木板门,又看了看左侧那名军士腰间的s枪。

        他想自杀了。

        他扛不住了。

        枭哥满头都是汗水,声音沙哑的抬头吼道:“别……别整了,我服了。服了还不行吗?”

        黎处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喘息着问道:“真服了啊?能聊了吗?”

        “能,能。”枭哥点头:“你扶我起来,给我整根烟抽。”

        “来,你们配合配合他。”黎处摆手招呼了一声。

        话音落,旁边的两个年轻壮小伙,伸手就将枭哥搀扶了起来。

        “嘭!”

        枭哥一头撞到左侧小伙的下巴上,后者猝不及防,咕咚一声仰面到底。

        “你他妈干什么?!”

        屋内喊声响起。

        枭哥双手被拷在后面,只能侧身压住对方,用手摸向对方腰间。

        “他妈的!”

        黎处红着眼睛,抡起板凳就要砸。

        “咣当!”

        就在这时,问讯室的木板门被拽开,一个肩扛校官军衔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喊道:“别整了。”

        黎处转身回头,目光惊愕:“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