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名厨在线阅读 - 第241章 “我们不一样”!

第241章 “我们不一样”!

        乔智将史家城送到食堂门口。

        史家城停下脚步,扫了一眼门头,感慨道:“小乔,你比我强在能脚踏实地,不好高骛远。你今天借给我的这笔钱,恐怕是好几个月的利润,我会尽快还给你。另外,我也会帮你物色一些更好的项目。食堂虽然收入稳定,但收益太少了。以你现在的收入怕是难以养活茹雪。”

        乔智知道史家城的心意。

        他是觉得食堂无利可图。

        不能被他看得太扁,乔智笑着解释:“虽然我开的是食堂,但运营模式跟一般的食堂不一样,不仅服务校内的学生,而且还面向社会人员运营。”

        史家城微微一怔,皱眉道,“别怪我多嘴,也不是瞧不起你的意思。像这种食堂,来吃饭的客户,肯定是冲着菜价比较实惠,你们的利润恐怕也会很低吧?”

        乔智正准备耐心解释。

        黄成从奔驰S上走下,面色匆匆,心情似乎不佳。

        史家城与黄成在饭局上吃过几次饭,见黄成出现在这里,感觉很是意外。

        黄成朝着乔智远远地挥手。

        史家城误以为他在跟自己打电话,抬手笑着挥了挥,“黄总,你好啊,怎么会来这儿?”

        黄成反应很快,联想起史家城是乔智的老丈人,笑着说道:“史老板,你怎么有空到你女婿这儿检查工作了。”

        史家城撇嘴一笑,“一个食堂,能有什么好检查的……原来你们认识啊。”

        黄成冲着乔智笑道:“我跟你女婿可是好朋友。还有你也太谦虚了,这哪儿是一家食堂,是一只每天都生金蛋的神鸡呢。”

        史家城意外地朝乔智看了一眼,暗忖难道自己看走眼了,这家食堂的生意能有这么好吗?

        史家城对乔智的了解,只是浮光掠影。

        先入为主,食堂跟五星级大酒店,怎么能相提并论?

        史家城对乔智印象不错,处于人品考察。

        跟自己相处时,他挺懂礼貌,谈吐也很好,而且救过二女儿好几次。

        至于在经济能力上,史家城觉得他连自己都不如……

        他年轻的时候也创业多次,每一次输得连内裤都不剩,最终被陶南芳替自己擦屁股。

        潜意识里,史家城觉得乔智创业跟自己当初一样,结果亏多赚少,就是瞎折腾。

        从黄成的语气来看,乔智这家食堂经营得不错。

        黄成可是黄家的话事人。

        他见过世面,若是几万、几十万的营收,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

        史家城想起陶茹霜也跟自己念叨过,乔智创业弄得不错。

        他当时浑然没在意,觉得他创业能赚到的钱,估计跟自己两处房产收租的月收入差不多。

        但,现在……

        明显没那么简单。

        “嘿嘿,也不瞅瞅是谁的女婿。”史家城迅速掩饰尴尬,恢复那潇洒的风度,“老黄,有点事儿,我先走了。”

        黄成跟史家城主动握手,笑道:“你去哪儿,要不我让司机送你一程?”

        “不用那么麻烦,我也有司机,在学校门口等我呢。”史家城爽朗笑道。

        目送史家城走远,黄成冲着乔智笑道,“你这老丈人,也算是琼金的名人了。关于他的话题,比你丈母娘还要多,前几年人称史大叔,现在人称史大爷!年轻时可是琼金四大美男子之一。”

        乔智不愿对史家城评价,说好说坏都不对。

        朝食堂指了指,“我老丈人送我一盒不错的茶叶,一起喝茶吧。”

        黄成在乔智的肩上拍了拍,“走吧。我也就能跟你倾诉几句了。”

        走到学院门口,史家城拦了一辆出租车,越想越不对劲,给二女儿拨通电话。

        “茹霜,是爸爸。我问你一件事,你姐夫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史家城捂着手机低声问道。

        “爸,你关心这个做什么?”陶茹霜正在化妆,打电话的姿势有些别扭。

        电话由助理戚蔷右手拿着,贴在白皙、柔润的耳垂边。

        “我就是好奇!”史家城低声道,“这也不算什么机密吧?”

        陶茹霜笑道:“我只是好奇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赶紧回答我的问题,你想急死你亲爸吗?”史家城皱眉催促道。

        “我记得营业第二天,当时利润是十多万,后来有二十万了。”

        “什么?你说的是单日,还是一个月?”

        “当然是单日利润。月利润估计有四五百万。”

        “……我知道了。”

        陶茹霜的话,让史家城怀疑在做梦?

        从看到黄成起,是否便在梦中?

        挂断女儿的电话,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

        好特么的疼!

        绝对不是在梦中。

        史家城还是怀疑,突然问司机,“师父,请问穷尽技术学院的那家食堂是不是挺有名?”

        出租车司机是城市的精灵。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你想要了解何处好玩,哪儿性价比高,找个出租车师父简单问几句,绝对迅速能找到“吃喝玩乐睡”的攻略。

        远比在网上搜索的那些攻略要靠谱。

        司机笑着说道:“是啊,难道你也是慕名而来,这家食堂可牛了,只接受网上预订,而且点菜的话,一道菜的最低价格不低于188元。”

        史家城的消费水平一直很高,面对这个价格标准也是大为吃惊。

        他下意识说道:“那不是一家黑店吗?”

        很快反应过来,想揪自己的嘴,咋能这么诋毁女婿?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史家城,笑道:“可不能说黑店。五十三度的茅台将近三千元,买的人还不是络绎不绝?五星级酒店的菜也特别贵,不还是有人愿意买单。酒吧、会所卖的都是假酒,客人还不是乐此不疲?我在那附近没少拉客,但凡走出来的,没有失望的。”

        史家城撇嘴道:“你就编吧。”

        司机哭笑不得,“这位老先生,你这话说的,我很不开心。替它打广告,我能有什么好处?现在琼金最火的店,就是那家了。连明星沐晓都慕名而来呢。对了,他家的老板跟沐晓关系匪浅。喏,你瞧瞧公交站台的广告。”

        史家城朝右侧望去。

        只见沐晓在广告牌的C位,左右各站着一个穿着厨师服的青年,右侧瘦高的那位正是乔智。

        事实证明,他低估了自己的女婿。

        史家城心情很复杂。

        按理说,女婿干得不错,自己应该值得骄傲。

        但,自己跟他相比,显得太过弱了。

        竟然在嫉妒女婿,而且刚才还从他那儿拿了五万元……

        史家城发现自己的灵魂怎么变得这么扭曲。

        “师父,跟你透露一句。那家食堂的老板是我女婿。”史家城笑着说道,内心涌起一股骄傲之情。

        “那你是明知故问……”司机无语。

        “我以前不知道他生意做得这么大。”史家城笑道。

        司机仿佛反应过来,想清楚什么事,猛踩一脚刹车,命令道:“下车!”

        史家城随着惯性向前倾,额头重重撞在前座后背,头晕目眩,莫名其妙。

        “还没到目的地!”

        “赶紧下车,你钱我不收了。”

        司机语气很坚定。

        史家城无奈,只能下车。

        没等他站稳,出租车立即驶离。

        盯着后视镜中的史家城,司机骂骂咧咧道:“真是开车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么装逼的骗子,还真是什么亲都敢认。乔智是陶南芳的女婿,那他岂不是陶南芳的老公?淮香集团那么大的企业,专车那么多,还用打车,还这么凑巧打我的车?关键是,还对食堂的情况一无所知!”

        站在寒风中,史家城裹紧围巾、大衣。

        只觉得上下透风,寒冷、孤独、失落盘踞在心头。

        重新上了一辆出租车。

        车内音箱传来一首歌。

        歌声飘着:“……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

        黄成跟着乔智来到办公室。

        乔智借花献佛,将老丈人的那盒普洱取出,泡了一壶。

        “茶不错!”黄成由衷赞叹。

        “晚点我就得珍藏起来,这么好的茶叶,我可舍不得喝呢。”乔智笑道。

        黄成放下茶杯,叹气道:“你应该猜出我为什么来找你!”

        乔智点头道:“家里的事情没搞定?”

        黄成苦笑:“闹得很厉害,惊动了我的丈人和丈母娘。他们虽然没说什么,但影响很糟糕,现在集团内部的对手在造谣,说我跟姚艳有一腿,之前洽谈的项目有猫腻。”

        乔智知道黄成是将自己当成倾诉对象,并不是奢望自己能给他带来什么帮助。

        “能理解你的心情。”乔智道,“黄……大姐也太冲动了一点。你打算怎么办?”

        “离婚!”黄成出人意料地说道。

        乔智吃惊地望着黄成,“你要慎重考虑好。离婚可不是一件小事。”

        黄成沉吟道:“一旦我选择离婚,我就得从黄家话事人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前多年打拼、忍辱负重,全部没有了。”

        乔智道:“你真打算跟姚姐在一起吗?”

        黄成摇头道:“我怎么能配得上她?这段婚姻,我忍了几十年,无数次冲动想要结束,但因为权力欲,还有孩子牵挂,始终没能下定决心。”

        乔智叹了口气,沉声道:“只能说,慎重再慎重。”

        黄成哈哈大笑,“没想到我会跟你吐露心声,你比我儿子大不了几岁呢。”

        乔智心生感动,“黄大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

        黄成颔首,望着忘年之交,自信笑道:“我没那么脆弱,即使一无所有,也能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