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云昭无比的期待徐光启的包裹!

        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只知道,如果他需要的几样东西全部都能过来,他将有能力改善关中人缺粮的状况。

        虽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他希望通过自己试种后能够大量种植。

        大明朝的邮寄系统很达,至少,云昭是这样认为的,人们可以把人连带货物一起邮寄过来,且很有信誉。

        云昭收到了他的包裹,同时也收到了一个人。

        对于这个人云昭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只在乎满满三车种子。

        “这位小郎,请问我家二郎在何处?”

        云昭从马车里拽出一根玉米棒子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又钻进马车继续捣鼓。

        一条半尺长的红薯被云昭抱在怀里舍不得松手。

        “这位小郎,请问我家二郎身在何处?”

        云昭抬眼看看这个须皆白的老仆道:“我要的土豆在哪里?”

        老仆笑道:“你是说荷兰薯?”

        云昭皱眉道:“荷兰人已经建国了吗?”

        老仆笑道:“没有,依然在西班牙人的统治之下。”

        “我的土豆在哪里?”

        “荷兰薯!”

        “以后他就叫土豆!”

        老仆不愿意跟云昭争辩,来到另外一辆马车跟前,打开一个箱子,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土豆递给云昭道:“二老爷要的荷兰薯,大老爷给准备了两百斤!”

        云昭摩挲着土豆粗糙的外皮低声道:“太少了。”

        老仆笑道:“这是大老爷试验田产出的一半。”

        “核算过亩产吗?”

        “两千六百斤,不过,这是十六个农夫精心伺候这一亩地的结果,大老爷说,在关中,天字号的沙质田地能有一千八百斤左右,小郎如果指望在旱田里种植,亩产不会过八百斤。”

        跟这个老仆说话很轻松,主要是说话的方式有点想通,不论是‘试验田’还是‘核算’这两个新名词两人不用解释,说出来就能理解。

        老仆自然也现了这一点,不过,他也不觉得惊奇,毕竟,这个胖胖的孩子应该是二老爷的弟子。

        听了老仆说的亩产,云昭多少是有一些失望的,跟他扶贫的村子平均亩产八千斤的土豆产量来看,亩产缩水的程度太大了。

        “小郎,我家二郎何在?”

        云昭抓一下耳朵道:“先生说他已经死了。”

        老仆对这句话也不感到吃惊,再次拱手道:“请小郎告知,我家二郎死在何处?”

        云昭指指云氏大宅的前院道:“就死在学堂里,早上的时候醒过来一次,吃了好多饭,现在是中午,估计又死了。”

        老仆微微一笑,就谢过云昭,径直去了学堂。

        云猛一干人此时已经把马车上的货物全部卸下来了,满满当当的铺了一地。

        土豆,玉米,红薯的数量最大,其余的都是一小袋,一小袋的种子,很多云昭不认识,但是,辣椒种子,云昭还是认识的。

        在等待种子到来的日子里,储藏种子的地窖云昭早就让人挖好了。

        亲眼看着东西下了地窖,云福亲自把地窖们锁好,顺手就把钥匙挂在腰上。

        贵重的东西交给云福保管最好,直到现在,云昭都找不到云氏武库在那里。

        “这些东西有大用?”云福瞅瞅地窖,再看看云昭,他这是第一次现云昭如此看重一个东西,至少,他怀里装的两个银元宝,昨天被他捡到了一个。

        “如果弄得好,这些东西就是一个个人命。”

        云福点点头,就蹲在地窖边上开始抽烟,看样子不准备离开了。

        云昭回到学堂的时候,先生明显已经哭泣过,老仆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偌大的一个老头,哭得都要抽抽了。

        云昭拔掉先生种的一株万年青,松土后,就把两粒辣椒籽种了进去。

        他不知道这些辣椒籽能否芽结辣椒,总之,他就是有些着急。

        徐元寿将一个包袱推给云昭道:“把大门修了。”

        云昭撇撇嘴道:“太少了,盖不好大门。”

        “两百两盖一个大门足够了。”

        “不够,光是门口蹲着的两只高约一丈石狮子就不止这个价钱。”

        “书院要石狮子干什么?”

        “镇邪!”

        徐元寿看了看云昭道:“这两百两做一个石狮子应该够了!”

        “那就先做一个?”

        “做一个,我不怕慢,就怕停!”

        “云猛就是很好地石匠!”

        “他只能把狮子凿成狗!”

        云昭见徐先生脸上露出了微笑,就摆摆手离开了房间。

        先生的心情变好了,看样子他跟自己的哥哥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心里的疙瘩解不开罢了。

        母亲正指挥着家丁们把爱库房里的粮食向山上转移,官府就要来收秋粮了,家里放太多粮食不合适。

        家里有了钱,母亲的底气不是一般的足,于是,山谷口的高墙又加厚了一些。

        傍晚的时候,瘦竹竿一般的云霄提着一个木盒子回来了,打开木盒子给云昭,云猛,云虎,云豹看过之后,就交给一个土匪拿出去了。

        “这么快就杀了彭和尚?”

        云昭有些纳闷,按照他估计,这件事还是要费一番手脚的。

        “人头是彭和尚的老婆拿来的。”

        “好狠的女人!”

        “你应该说好大胆的女人,她杀了自己丈夫之后没让他弟弟来换钱,而是自己提着人头就来了,算是一个聪明的。”

        “你放过那个女人了?”

        “没有,杀了她弟弟之后才杀的她。”

        云昭打了一个哈欠道:“谁去接收长安县的峪口?”

        “云蛟去了,彭和尚的二当家三当家被云蛟给杀了,剩下的人就从了我们。”

        “把人移出来,统统放在清峪,在那里修建水库,开荒吧!明年我要那些地。”

        云昭略微想了一下就做出了决定。

        “清峪养不下五千人。”

        “彭和尚那里拿来的粮草全部用上,能否撑过一年?”

        云霄点点头道:“能撑下去,就是清苦一些,这年头,能活着就不错了,没人会埋怨日子的过的艰苦的。”

        云昭进大宅之前又对云猛道:“吃我家的粮食,就要参与练兵,所有人都练,不管男人孩子,女人还是老人!”

        “全练?”

        “全部练习,朝廷已经下令组建了团练,就用这个名头。”

        “我们是贼寇啊?”

        云福在一边插嘴道:“你能分的清楚谁是团练,谁是贼寇,你指望那些官老爷们也能分清楚?

        云猛,长安,蓝田两县连成一体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少爷把彭和尚老营里的人迁出来了,就方便你们统领长安县的峪口。

        今明两年,莫要苛待那些人,也不要让他们吃的太饱,粮食一日一给,莫要怕麻烦。”

        云昭听了云福的话,微微一笑就进了门。

        先生今天心情激荡,没工夫授课,云杨又上了城墙工地,云卷,云舒又去山上挖山药,黄精去了,这是他们兄弟两冬日里的主粮。

        云昭回头找了好久,才在大门后边找到了钱少少。

        “你就不能站在太阳地里吗?”

        “不好,明月楼里姑娘,妈妈们嫌弃我晦气,不能总被她们看见,你不知道,我有一段时间都是钻在我姐裙子里的过活的。”

        “……这里没人打你。”

        “我还是小心些,你放心,我的耳朵很尖,只要你喊我,我一定能听见。”

        “你刚才听见什么了?”

        “彭和尚被他老婆杀了。”

        “你害怕不?”

        “不怕,又不是杀我姐!”

        云昭挖挖耳朵,无奈的道:“你要不要练武?”

        “我练过!”

        “练过?谁教你的?”

        “西安的一个老刀客,他想骗我跟他走,我舍不得姐姐就没去,不过,他教了我很多东西,比如怎么藏起来。”

        “你姐姐被云虎抢走的时候你干嘛不帮你姐?”

        “我打不过,不过呢,我记住了云虎的模样……准备等我长大了,就来找云虎,救走我姐姐。”

        云昭看着钱少少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如果他没有帮钱多多去找她弟弟,天知道会不会被这家伙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