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之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厉害的皇上是笨死的

第三百七十一章 厉害的皇上是笨死的

        春风去得快,回来得更快。会合了“女秘书”嘘嘘后,春风口里喊着救驾,向末始皇跑去。

        场面极度混乱,因为刚才末始皇引天雷击杀了几个人。群众们纷纷向广场南面的出口跑去,地下势力的三个领袖正组织人手疏散人群。

        卫队的士兵想去找刺客,一抬枪全散了架,当即傻楞在原地——小黑猫现在拆枪的本事越来越大了。内卫的情况好一些,至少还有十多个人手里还有一条完整的枪。内卫的素质在这时也体现出来了,无论有枪没枪的,都悍不畏死地向末始皇的位置聚拢。

        被末始皇引雷击杀的人中,其中一个是礼部尚书。末始皇喊救驾,结果这老头拔腿就跑,末始皇一怒之下把他变成了电烤猪。也活该礼部尚书倒霉,他人胖不善跑,胆子又小,被这场变故吓傻了。等他反应过来,发现同僚们都跑出好远了,偏巧这时候皇上看到了他。

        随后末始皇又往集会人群里引了几道闪电,但他的闪电威力一道比一道小。

        老鹰又开了两枪,把末始皇泄愤的举动打断了。高台之上又多了两具尸体,堵枪眼的内卫队长和另一名内卫都是被一枪爆头。

        这时候,原本跪在地上的衙役捕快们突然发难,[电击]枪对准了没有武器的卫队士兵,惨叫声此起彼伏。

        一只黑鸟,在前来救驾的内卫头上盘旋,怪腔怪调重复着脑中风、脑梗塞、脑溢血。率先倒地是拿枪的内卫,之后是手持军刃的内卫。

        看到这一幕,末始皇歇斯底里地大吼:“反了,都反了!”

        他平日依仗的总理大臣和几位武官,此时都不见了踪影。倒是有几个文官,在几百米外对着这个方向指指点点。到了这时,他终于知道自己掉入了一个别人精心布置的陷阱。

        “楚承(总理大臣的名字),是你,是你干的对不对?你想取代朕,成为大墟的皇帝。”

        末始皇的大吼没人回应,他的想法无可厚非,他死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总理大臣。他不知道,楚承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他了。忠诚的内卫还在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他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在绝境中,他的恐惧在退却,勇气在一点点攀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带着一群小弟争夺大墟的时代。他曾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武夫,那时的他恐怕也没想到,安逸日子过得越久,胆子会丢得越多。好在,大墟最强大的异能者在这一刻回归了。

        他的手向空中的黑鸟一指。轮胎很机灵,立刻向下俯冲。在铅笔粗细的闪电落下时,它躲到了一名内卫的身后,把对方当成了避雷针。

        “你娃背时(倒霉),遭雷劈。”

        奔跑中的内卫向前仆倒,身体不停地抽搐。

        末始皇嘴角抽了抽,想给小破鸟再来一下。突然,他的脸变成了古铜色。“当”,一颗狙击弹头集中了他的额头,弹头掉落了下来,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坑。这是末始皇的被动技能局部防御,当危险降临的时候,能瞬间强化身体局部组织。

        末始皇揉了揉额头,古铜色迅速从脸上消退。他愤怒地望向远方,两眼开始泛红,肌肉也鼓胀起来。已经放亮的天空又有转暗的趋势。

        奔跑中的“刑部尚书”春风吓了一跳,他早知道末始皇有一项隐藏的异能,心里寻思着难道是狂化?打断狂化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对方心情放轻松。他硬着头皮喊道:

        “臣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只要老臣有一口气在,也要保护陛下安全。想对陛下不利,就先踏过老臣的尸体。”

        末始皇脸色一松,又一紧。指着往卫队士兵身上捅刀子的衙役捕快问道:

        “你来解释,那是怎么回事?”

        春风叫冤道:“陛下,与臣无关,那些都是府尹的人。”

        又一个声音传来:“陛下,臣有罪,臣御下不严,那群衙役被人收买了,等平定叛乱,臣自当领罪。”

        “大墟府尹”王涛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向这边跑来。这伙计刚才估计用自残转嫁的手法阴了不少内卫,因为光凭小破鸟一张嘴,内卫被撂翻的速度不会那么快。

        “你们都站住,楚承去哪里了?”末始皇已经开始怀疑总理大臣,和总理大臣交好的刑部尚书和大墟府尹自然也不敢信任。

        “不知道。”两人很无辜地摊了摊手。

        末始皇很纠结,如果这两位是忠臣,那是最好不过了,有两位异能者护驾,生命安全就有了极大保障。但如果对方是楚承派来刺杀自己的,一旦近身,很难对付。而且他还要应对不知藏身在哪里的狙击枪手。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靠自己。

        末始皇就普通人的智商,狂化开始之后,脑子越发转不过来了。他丝毫没有去考虑,一旦狂化状态结束,孤立无援的他应该怎么应对困局。末始皇被打断的狂化进程继续,双目迅速变成血红,身形在变高变大,云层又重新向下压。他现在只相信自己,他要用自已的力量把周围的一切轰得稀巴烂。

        王涛猛地往胸口砸了一拳,末始皇身子一颤,但狂化仍在继续。

        哈士奇小帅对着末始皇刨了刨爪子,末始皇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春风身子一晃,人已经到了末始皇的背后,震荡刀刺向他的后腰,入肉一寸,就被卡住了。末始皇侧转身,一脚踢出。饶是春风机敏,躲得快,还是被踹中了左侧腰腹,身体向后飞出了十几米远,跌落在高台下。

        嘘嘘看到自家贱人吃了亏,顿时大怒,一个飞踹,踢中了末始皇的肚子。这一脚势大力沉,足以将一辆飞翼的门踢变形。末始皇倒退十几步,跌下高台。高台下传来末始皇的咆哮声:

        “无论你们是谁,都要死。”

        在广场上空,一团乌云骤然降下,云中不时有光电闪过。狂暴的末始皇变得极其可怖。春风一咕噜爬起来,对着高台上的女仆喊道:

        “嘘嘘,上护甲。”

        嘘嘘对这个命令不理解,歪着头看向春风。春风大急,自家的女仆是个易燃品,哪敢让雷劈。他顾不上身上的疼痛,闪身回到了高台,手速发挥到了极致,一秒之内就把女仆的职业装外套脱了下来,又在女仆的腰间拍了一下。看到护甲开始延展,他才松了一口气,启动自己的护甲,并随手脱掉了刑部尚书的制服。

        王涛也开启了护甲,把全身防护得严严实实,向远处逃窜。他的自残式攻击对末始皇无效,留在这里除了做避雷针帮不上忙。小帅也不助攻了,拼命往广场南面跑。机灵的轮胎和黑咪早就跟着女巫躲进了南面的一栋小楼里。

        冒牌的衙役捕快这会儿也顾不上捅刀子了,加入了逃亡的大军。至于离皇宫近的大臣和宫女太监,早早地就躲进了宫殿里。

        末始皇其实挺悲催的,在沙尘暗中除掉了他的六个依仗后,剩下的大臣一个也靠不住。他攀住台沿,重新回到了高台上。在这里,他完成了狂化的最后一步,身体粗了一圈,个子高了一截,已经两米出头。他除了眼睛是血红的,浑身上下全是金色,头发和裸露的肌肤都金光灿烂,当然,还有他那件骚包的金色龙袍。

        当~狙击弹再次集中了他的额头,这次连个凹坑都没留下。

        当~当~当~当~

        老鹰连开四枪,分别命中心口、腹部和两膝。除了让龙袍留下了四个弹孔,没什么卵用。

        随后,接二连三的石块飞了过来,美女巨人刘娇娘也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她可以把飞翼从天上打下来,但面对金人,只能徒呼奈何,留下一地的碎石块。

        狂化完全态的末始皇如一尊金色天神,刀枪不入,睥睨天下。

        春风最瞧不得这种炸天裂地的姿态,带着嘘嘘重上高台。嘘嘘刚才还能把末始皇踹下高台,这会儿却不能撼动他一星半点。末始皇任由春风和嘘嘘围着他劈砍踢打,自己只顾平摊着双手,专心引雷。

        春风尝试了几次,就拉着嘘嘘退开了。春风四下望了望。那些被小破鸟和王涛暗算的内卫们趴在地上,抬起头,崇敬地望着高台上的金色天神,丝毫不担心自己下一刻就会被雷电劈成焦炭。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春风对这些忠义之士挺尊重的,他对末始皇说:

        “等等,你的人还没撤走。”

        末始皇没有理会他,金色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云层也越来越低。

        春风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但对方眼珠都没动一下,似乎狂化状态屏蔽了他对外界的感知。春风拉着自家女仆的手,跳下高台,在广场上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他对身上的护甲很自信,它可是在实验室里通过了五十万伏电压的电击测试的。

        这时,他收到了师傅的文字信息:还不跑,闪电几亿伏的电压,你身上的玩意未必扛得住。

        春风最信师父的话,他立刻抱起自家的女仆,八倍速连续两次爆发。刚窜进一栋楼房,室内的墙壁就被闪电照得惨白一片。春风转身看了一眼,立刻闭上了眼睛。

        无数电蟒扭动身躯开启歌舞派对,广场是它们的舞池,雷声是它们的舞曲。只是dj太疯狂,自带光效太刺目,将狂欢演绎成浩劫。

        “完了。”春风心想。刚才他进入楼房前,看到广场南边还有上百名群众没有撤离。他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原来是女巫。

        女巫对他说了什么,雷声太大,完全听不到。他不舍地将怀里的女仆放下,向上指了指。女巫会意,走向步梯。他们绕过几名瑟瑟发抖的避雷群众,上了二楼,找到一个空置的房间,把门窗全关了,才算把声音切了一半关在外面。即便这样,两人对话都得靠吼,比夫妻对吵还费力。

        女巫很担心雷轰个不停。春风说末始皇是个蠢货,等把力气耗完了就是死期。

        如果天气调节器一直开着,末始皇还真可能没完没了地引雷。但他现在完全依靠狂化的力量,狂化期间腿不能动,眼不能视,跟个桩子一样。

        春风说:“如果我是他,肯定一边引雷一边往宫殿里跑,进了皇宫,武装守护一开,谁能奈何他?”

        女巫说:“他这么蠢,是怎么当上皇帝的?”

        春风说:“其实刚进入末世那会儿,不是看谁脑子聪明,是看谁拳头大。”

        女巫想想也是这个理儿,末始皇的能力非常强,只要身边有足够的护卫力量,他就是拥有大规模杀伤能力的人形天灾武器,他是战略级的威慑力量,让一个定居点的人低头真不算难事。

        末始皇的狂化状态持续了十多分钟,在此期间,电闪雷鸣始终不曾间断。

        春风感慨道:“真强,可惜十多年的安逸生活让他把脑子丢掉了。”

        闪电骤停,广场上留下了数百具人形焦炭,除了内卫和卫队士兵,还有一百多名没有来得及撤离的民众。广场周边的行道树九成以上都被劈断,有不少树桩被点燃了,就像有人在广场周围插了许多火炬。

        春风打开窗子跳了出去。高台之上,末始皇肌肤和头发不再是金色,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形态,正摇摇晃晃。出于忌惮,春风在他脖子上用震荡刀割了一下,立刻闪身离开。他在远处站定的时候,才意识到对方这次未能施展局部防御异能。

        此时的末始皇,额头上多了一个血洞,老鹰刚刚开了一枪。在他的脖子上,鲜血从两寸长的伤口喷出。末始皇从喉咙里发出胡噜胡噜的声音,仰头栽倒。

        春风冲着末始皇骂了句傻逼,与女仆汇合后,立刻前往藏匿王蓓蓓的雨水井。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墟的地下势力想怎么收尾,那是他们的事。

        一个小时后,沙尘的一行人在定居点外的前哨观察站汇合,却迟迟没有等到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