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风雷神帝传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一章 追杀绝地

第九百七十一章 追杀绝地

        杀掉冰祭,是南流月心中必须要做的,只要问出他想要的关键问题,冰祭的末日就到了,要知道冰祭可是在明眼处被九火妖王胡妃萱大成重伤的,用来挑拨风缠和冰蛟王凌霸天之间的关系再好不过了。

        而像九火妖王胡妃萱这种人,都是算计透了才会出手,不可能直接鲁莽做出决定杀掉冰祭的,所以冰祭如果被胡妃萱抓到,虽然少不了一番折磨,但是应该没有真正的性命之忧,否则已经都被九火妖王胡妃萱打出原形了,冰祭怎么可能还不死?

        南流月之所以会冒险从九火妖王胡妃萱手中抢下冰祭,除了逼问消息,就是为了替胡妃萱做出决定,杀掉冰祭,以此陶博风缠和冰蛟王凌霸天之间的关系。

        至于南流月自己,当然首先还是按照计划去一趟白猿谷,然后再顺路去一趟修道盟,毕竟现在风缠很可能真的进入了死幽雷域,至于他用的方法和路径,冰祭根本不知道,就算南流月想要手刃风缠也无从下手,反不如先完成仙鹤真人的交代,然后再耐心去探一探修道盟来的实在。

        而且冰祭被杀,风缠说不定会收到什么风声,从而回到修道盟也说不定,那个时候南流月正好完成白猿谷一行,说不定就真的可以在修道盟碰到风缠,顺手解决了这个恶贼。

        思索妥当,南流月向着白猿谷的方向继续飞去,至于白蜡湖上各方势力纠缠,南流月并不打算细究,现在要做的只是不要惊动冰蛟王,尽快从白蜡湖上离开,相信弄死了冰祭,又有蓝仙儿搅局,就算冰蛟王凌霸天一时间也会分身乏术,更不要说挡下一个他毫不知情的南流月了。

        这一边,南流月准备暗渡白蜡湖避过冰王洞,另一边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鳞洪正在努力挣脱雄魔玄浪的追杀。

        雄魔玄浪化作四五岁孩童后修为大涨,速度简直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而秦放和避水金睛兽鳞洪则是被自落花压制修为,速度自然远不如平常,两厢相比高下立判,所以即使秦放的手段也无法完全摆脱雄魔玄浪,反而被其紧逼着向着阴罗地深处飞去。

        至于避水金睛兽鳞洪早已经被秦放收入服兽法珠,现在避水金睛兽鳞洪也无法抵抗玄浪,反不如留下一个生力军,一旦自落花花粉的效果过去,那么实力不损的避水金睛兽鳞洪完全可以击退雄魔玄浪,甚至秦放和鳞洪这一人一兽可以反过来灭杀掉雄魔玄浪。

        “这逆转胎元法难道真的没有弱点吗?!”被追击的上蹿下跳的秦放不禁恼怒的想道。

        此刻秦放的修为只有分神初期,速度根本不是雄魔玄浪的对手,全靠天雷灵力那诡异的方向改变,才勉强不被杀掉,但是雄魔玄浪的威胁极大,甚至连秦放想要遁入地下逃走都被防的死死的,根本不给秦放急速下坠的机会,甚至还施展了一种诡异的道法,在秦放脚下扔出一团犹如拥有生命的黑色液体,直接将秦放前行范围,可能坠落下来的十多里都铺上了一层黑水,这黑水的反应虽然不如秦放的速度快,但是胜在范围大,堪堪将秦放的遁地之路堵死,逼得秦放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剩下的只有硬拼一途,但是面对巨大的修为差距,硬拼很可能有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明摆着送死的事情,秦放自然不愿意去做,所以只能做着在刀尖起舞的事情,不断的通过天雷炸裂,毫无规律的将自己的前进方向急速改变,每每差之毫厘的躲过雄魔玄浪的攻击。

        但是这样耗下去,绝对不是办法,自落花花粉的毒性根本没有任何消散的急响,甚至随着秦放的灵力运转,开始蔓延全身,灵力竟然开始进一步被压制,如果不是秦放的修为强悍远超同辈,恐怕早就被自落花粉的毒性逼落修为到了分神期的境界。

        别看这么一个境界的跌落,一旦真的出现,那么很可能就是秦放的死期,毕竟一个顶级大成去杀一个分神期的修士,就和凡人去捏死一只蚂蚁也差不了多少,最多小心一下蚂蚁反击的撕咬罢了。

        所以秦放不但要应付外面雄魔玄浪的追杀,还要强行压制体内恶自落花毒素,当真狼狈之极。

        “你这猴子,还真是棘手,不过看你还能往哪里走~!”稚气之声恼怒的说道,此刻雄魔玄浪也极为恼怒,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的对手,居然硬生生拖了这么长时间。

        说话间,雄魔玄浪把手一抖,无数青黄色的圆球飞出,顿时数十个分神期的修士突然出现在秦放的周围。

        “撒豆成兵~!”秦放暗叹一声,玄冥府的看家手段之一,雄魔玄浪作为玄冥府玄姓修士,怎么可能不会?

        分神期的豆兵出现,确实让秦放危机大增,这些豆兵虽然挡不住秦放,但是只要拖住一刹那,那就真的危及了,可以说秦放好久没遇到如此凶险的场景了。

        没想到本以为可以斩杀大成了,竟然忽然被逼的险死还生,真是修真处处不可轻敌啊。

        秦放一遍计算着有限的躲避空间,一边努力的思索这应对之策,现在的情况硬拼肯定是不行的,而躲避,也要想出最好的躲避方法,不然后面跟着的危机,绝对会越来越多,当然也不能在继续跟着雄魔玄浪的计划走了,一旦真的进入阴罗地深处,进入到了玄冥府的地盘上,那么危机大了自然不止一倍,甚至可以说,很可能会出现秦放一人独自面对一个四大魔宗之一的可怕场景,秦放现在还不是顶级修士,面对这种情况,定然会死的不能再死。

        “罢了~!拼了~!”秦放一咬牙,忽然浑身雷电之力大盛,猛然向着地下冲去。

        思前想后还是只有遁入地下逃走一途,和雄魔玄浪硬拼不行,那么就硬拼雄魔玄浪的诡异道法吧。

        轰~!一声巨响,秦放随即砸入地面。

        但是和秦放想的而不一样,他的天雷之力和那黑水碰撞之时,竟然没有任何阻隔,甚至没有激起任何浪花,便直接穿透了黑水,直接遁入土层之中,和想象中的硬拼根本一点关系没有。

        不过秦放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来不及细细思考的秦放直接扭动身躯,直直的向着下方遁走。

        为了躲避雄魔玄浪的手段,秦放正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最不可思议的方向遁走,毕竟换做他人应该借机逃走而不是直入地下。

        但是秦放看不到的是,雄魔玄浪化身的那个四岁孩童,追击却露出一丝讽刺的冷笑,继而忽然全速向着玄冥府的方向飞去,丝毫没有留恋秦放的意思。

        而当雄魔玄浪飞出一定距离后,肉身居然还是急速的苍老,几个呼吸后,比之雄魔玄浪之前的老态还要老上几分的样子便出现了在玄冥府的必经之路上,而且其气息也已经跌落到了渡劫中期,比之之前的不可一世,简直是天壤之别。

        “还好,骗过了这家伙~!”雄魔玄浪自嘲一声,猛然向着玄冥府继续飞去。

        而秦放一边则是在雄魔玄浪飞走之后,立刻进入了修整之中,他要倾尽全力将自落花粉的毒药逼出。

        “不要这么干,什么都不要做~!”就在秦放准备运功的时候,避水金睛兽鳞洪忽然说道。

        “嗯?放任自流?”秦放一愣道。

        “不错,自落花,既然名字叫自落花,不单单可以压制修为,还可以自我凋零,这东西只要不去动它,就会自我毁灭的,用灵力去催动反而会激发他,让自落花更加强盛,从而将修为压制到死。”避水金睛兽鳞洪说道。

        “我去,他奶奶的,难道只能等?”秦放恼怒道。

        “目前看来是这样的,只是时间上,根本无法确定。”避水金睛兽鳞洪叹息道。

        “这就麻烦了,如果快点还好,如果不知道时间多少,万一这玩意一年才能消退,我们岂不是坐在这里等死?”秦放皱眉道。

        “哎,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应该没有这么长时间,否则那雌雄双魔不应该这么快就翻脸对李道陵下手,他们也需要时间。”避水金睛兽鳞洪说道。

        “万一那雌雄双魔只是为了逼迫李道陵动用灵力,从而更大程度的压制李道陵呢?”秦放反问道。

        “厄。。这个。。也有可能。”避水金睛兽鳞洪半晌说道。

        “老鳞,我发现你越来越不靠谱了,这种情况下,乱说会害死人的。”秦放没好气的说道。

        “罢了,是本王考虑不周,不过你不觉得刚才你逃离的很奇怪吗?”避水金睛兽鳞洪说道。

        “是了,刚才我本相和那黑水硬拼,就算中毒也能逃走,但是没想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确实奇怪,难道这雄魔玄浪只是为了将我逼至阴罗地深处?”秦放皱眉沉思道。

        “也有这个可能,这雄魔玄浪好像是有意将你我逼近玄冥府,肯定有你我没想到的地方,但是那黑水,也不应该是个幌子,很可能我们已经着了道,却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避水金睛兽鳞洪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