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圣战将临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圣战将临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圣战将临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林云怔怔出神,望着沐玄空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

        “林师弟?”

        “林师弟?”

        沐青青姐妹,对视一眼,而后惊奇不已。

        掌教出山,林云情绪的变化,居然她们姐妹还大,这实在有些说不通。

        难道真有什么事她们不知道吗?

        林云惊醒过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我还有些事先告辞了,接下来可能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

        二女点了点头,看着林云离去的背影,神色皆陷入深思。

        “姐姐,你有没有觉得林师弟这次回来后,变化有点大了……很奇怪,但是我又说不上来。父亲出山,他似乎比我俩还要在意。”沐青青捏着下巴道,美眸中尽是疑惑之色。

        沐雪琴沉吟道:“他现在变得有些深不可测了,我感觉他的修为……可能不止五星天神丹尊者。”

        “真假的?他离宗之时,我记得才两星巅峰的修为,不到四个月就晋升五星天神丹尊者,这已经很夸张了!”沐青青诧异的道。

        难道是我想错了?

        沐雪琴若有所思,旋即道:“或许是我想错了,先不管这个,我先打听打听,父亲到底为何出山!”

        无论是沐雪琴,还是沐青青神情都颇为紧张,对比之下林云的变化只能暂且放下。

        神霄峰。

        林云熟门熟路,来到了武学阁幽冥殿内。

        封闭的殿宇内,孤零零的灰发老者,神色苍老,满脸皱纹,看上去弱不禁风。

        “见过师叔!”

        林云拱手,弯腰,行礼。

        这是尘光师叔,瑶光师尊的师弟,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咦?”

        尘光看了眼林云,起初不甚在意,旋即显得颇为惊讶,笑道:“牧川那小家伙,把玄龟术教你了。”

        “师叔也知道这门呼吸术?”

        “毕竟与玄武传承有关,牧川与我讨教过,可惜,那龟甲我也捉摸不透,总觉得差点契机才能补全。”尘光师叔笑着解释道。

        末了,老者看向林云道:“来找师叔做什么?”

        林云道:“我是来要神霄剑诀后面功法的。”

        “幽冥剑种凝聚了吗?”

        “嗯,师叔请看。”

        林云双手在胸前画圆,等到两个半圆画完,十二瓣幽冥花瓣横旦在二人中间。

        轰!

        等他双手合什的刹那,花蕊处一道剑影升了起来,继而变得凝实厚重。

        “幽冥神剑,不错不错。”

        尘光笑了起来,这一次他是真心在笑,眼角皱纹全都笑出来了。

        林云心中莫名一颤,与师尊相比,尘光师叔似乎显得更为苍老。这番对比,一下子就想到了师尊,然后又想到了带着杀意离宗而去的沐玄空。

        我欠剑宗好多情……咔咔擦!

        情绪的波动很快就传到了前方幽冥花瓣上,剑身止不住的颤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崩溃。

        “你小子在想什么呢?”

        尘光瞪了林云一眼,而后挥手一抹,种种花瓣尽数飞入林云体内。

        “抱歉抱歉。”

        林云挠了挠头,连忙道歉。

        我在想啥呢,我是来要后续功法,若是表现不好,师叔可不会将功法给他。

        “就你这心境,还是老老实实等龙脉之后,再来找我要后续功法吧。”尘光师叔不客气的道。

        林云情绪低落,想要争辩一二,可终究没能开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与师叔说说吧,小小年纪,心底怎么藏着这么多事!”尘光和蔼的笑道:“放心,师叔出不了这幽冥殿,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与我说便是了,师叔会给你保密的。”

        林云深吸口气,当下将自己此行的遭遇,从残龙星界开始一并道出。

        “原来如此……师兄,看来真没多少时间了。”

        尘光听完后,长叹一口气。他沧桑的目光看向林云,眼角很自然的流露出一丝笑意,在他眼中,林云就像是温润通透的良玉,一颗赤子之心没有任何尘埃。

        “师叔,师尊这一关真的很难过吗?”

        林云紧张的问道。

        尘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道:“我知道你为何心绪不宁,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力,无论是封珏,还是师尊,亦或者是沐玄空。许多事因你而起,可你却无能为力,手中之剑,一点忙都帮不上。”

        “师叔!”

        林云心中一动,看向对方,师叔这番话直击他的灵魂,仿佛将他完全看穿一般。

        “傻孩子。”

        尘光笑骂一声,旋即道:“师兄成圣之后,守卫剑宗两千多年,如今只有几年寿元也不愿认输,一口老剑仍想奋力一搏。沐玄空身位剑宗掌教,    可也能一怒出山,封珏天资不足,却也誓死护你,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

        “为了剑宗!”

        尘光轻声道:“八千年功名尘土,九万里剑光纵横。皓月长存,剑宗不朽。三千年前剑宗跌落圣地后,每个入宗的弟子,都要在剑碑面前立誓,终有一日要让剑宗重回圣地。”

        “他们在你身上看到了希望,自然会竭尽全力,每个人在他该有的位置上,尽到最大的努力就好。师兄也好,沐玄空也好,封珏也罢,都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这是剑宗的道,也是我们剑客的道,吾辈剑客,只求问心无愧即可。”

        林云目光闪烁,情绪回来了一些。

        “林云,我且问你,你心中有愧吗?我不问你对不对的起剑宗,我只问你,对不对得起自己手中之剑。”

        “我……”

        林云将要回答,而后想到什么,目光逐渐凝聚,眼眸深处似有火焰燃烧。

        “我无愧!”

        林云握着手中葬花,沉声说道,这一刻他没有任何犹疑。

        尘光脸上露出笑意,道:“剑宗无愧与你,你无愧于手中之剑,如此又何必庸人自扰?”

        “多谢师叔。”

        林云思绪豁然开朗,恍惚间,那一颗向剑之心似乎变得更为明亮了许多。

        “拿着吧,这是神霄剑诀龙脉卷和生死卷的功法,对应下来,就是神霄剑诀第四重到十二重。”尘光翻手一招,取出两幅卷轴,颇为郑重的递给林云。

        “生死卷也有?”

        林云失声道。

        “免得你多跑一趟,不过你要有时间,这地方也随时欢迎你,老头子我有个人聊天也挺好的。”尘光笑眯眯的道。

        林云忽然想到一事,道:“我之前碰到过幽冥殿的人,他们修炼的功法,与神霄剑诀很像,但又不太一样。”

        “呵呵。”

        提到魔宗幽冥殿,尘光冷笑道:“你看到这石殿的名字没有。”

        林云豁然一惊,这才想起来,这地方就叫幽冥殿,刚好与魔宗幽冥殿同名。

        巧合?

        “幽冥殿在三千年前就是剑宗的一处分舵,幽冥殿如今的殿主,是剑宗的叛徒。不过这人也算了得,有自己的际遇,硬生生靠着一宗的资源,成为东荒六大魔宗之首。”

        尘光冷声道:“知道师兄为何生气了吧?一个叛徒发展起来的宗门,居然敢对本宗弟子出手,真的是不知死活!”

        林云诧异不已,没想到还有这段渊源。

        “别想太多,好好修炼即可,就像你之前回答我的一样,手中之剑,问心无愧即可。”

        尘光看向林云道。

        “谢谢师叔。”

        林云收好画卷离开幽冥殿,他没回飞云峰,来到了剑宗四大宝地之一的观仙台。

        晃荡!

        林云将紫鸢剑匣放在台下,山峰微微颤动了些许。

        天池盛会之前,他都会在此闭关。

        林云看了眼无边无际的云海,三千年前,御青峰一剑荡平剑宗两峰。

        三千年后,御青峰留下的剑光,却一直福泽剑宗弟子。

        剑宗有自己的气量,三千年输的那一剑,剑宗弟子终究会赢回来的。

        尘光师叔说的很对,无论是师尊,掌教,封珏师兄,又或者是剑宗其他人,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

        哗!

        林云双手摊开,左手握着葬花,从云海中一跃而下。

        他穿过层层云海,身体在不断下坠,最后看到了一轮明月,落在了观仙湖的湖心。

        将葬花放在手边,湖心之中林云盘膝而坐,而后缓缓闭上双目。

        他的心随之于茫茫湖水融合,一袭青衫,一抹微风,一朝风月,万古长存。

        观仙湖上,有月常存。

        而今日荒古域中,却是另外一番奇遇。

        偌大的荒古域内,无论身处哪个角落,抬头的刹那都惊的目瞪口呆。

        天空中,凡是沐玄空所过之处,天穹都多了一轮昊日。

        两个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空中,光芒刺眼,双日争辉,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

        其中一轮大日,在天穹之间快速穿梭,隐隐间在那轮昊日中藏着一轮人影。

        各大势力的生死境王者,以及圣境大佬,则看清了藏在那轮昊日中的人影。

        是沐玄空,剑宗掌教沐玄空!

        顿时间,整个荒古域彻底沸腾了,沐玄空竟然出山了。

        这是要干嘛?

        荒古域其他超级宗派,全都心惊不已,一个个圣者都禁忌腾空显得紧张不已。

        没记错的话,这是沐玄空成圣之后,第一次离开剑宗。

        在那轮大日中,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来自沐玄空未加掩饰的杀意和怒火。

        “沐玄空这是要干嘛?他要开启圣战吗?”

        荒古域中,可是很多年都没有圣人交手了!!

        【昨天牛皮吹打了,我再酝酿一下,真正写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