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 罪恶无形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有瘾

第二十一章 有瘾

        “嗨,这种事儿,有什么好问为什么的呀!”班长被夏青问得有些无奈,“那天高伟茂心情不太好,白天的时候就有点情绪低落,晚上吃饭一开始就坐那儿喝闷酒,其他几个男生里头,胡睿和常元龙他们俩打上学那会儿关系就好,所以人家两个人在一起嘻嘻哈哈聊得热火朝天的,没怎么搭理高伟茂。

        杜承泽那天一开始喝酒喝急了,没一会儿就上头,吐了,所以南琴和柳丹扬闹够了走了之后,他也撑不住,就回屋休息去了,那你说,我看高伟茂那个没精打采的模样,还能放着不理么?那我可不就得陪他聊聊!”

        “高伟茂为什么情绪不好?是跟你们这次聚会有关,还是他的私事?”

        “他没跟我说,不过我觉得八成还是跟聚会有关系吧。”班长一脸无奈,叹了一口气,“来之前说是不攀比,纯粹老同学聚一聚,但是你们说,可能么?都聚到一起之后,有的人混得风生水起一些,有的人差一点,不用攀比,看都看出来了呀!尤其柳丹扬又嫁得很好,老公有钱又疼她,高伟茂能开心就见鬼了!”

        说这话的时候,班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太多,说完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好,跟自己这里攀谈的毕竟是两个警察,自己这么一说,似乎给高伟茂惹麻烦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有些突兀的收住了话头儿,一脸尴尬。

        “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件事了,那就干脆都说开了吧。”纪渊知道他这忽然一停顿是因为什么,“说半句留半句,反而最让人浮想联翩。”

        “唉,你这么说倒也是!我要是就不吭声了,你们指不定觉得高伟茂有多可疑呢!倒不如我跟你们说说清楚!”班长砸吧砸吧,似乎觉得纪渊这话有道理,便深吸一口气,一副豁出去了的架势,两只手支在膝盖上,摆开了一副准备说书一样的姿态,“那我就跟你们说说吧!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高伟茂真的不可能做任何对柳丹扬不好的事儿,他啊,就是个大傻子!

        不过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讲话我也不能讲那么绝,别说他就是个我们好多年没有什么实质联系的大学同学,就算是我们家闺女的事儿,我都不敢百分之百打包票,这年头,人连自己都不一定能了解清楚,谁能担保谁啊!

        我能跟你们拍着胸脯保证的,就是我跟高伟茂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等我回屋休息以后的事情,那我可什么都不能替他保证啊!”

        “明白,你是你,他是他,我们分得清。”夏青对他点点头。

        班长冲夏青拱拱手:“谢谢你说这话,甭管真的假的我心里也觉得踏实。”

        “高伟茂今天我们没有具体和他打交道,不过也见到了,感觉挺精神的一个人,你为什么说他是大傻子呢?”夏青又问。

        “那聪明不聪明,看脸有什么用,也没听说过哪个学校招生是看模样够不够聪明的,那都没用,全是虚的!绣花枕头没听过么?”班长摆摆手,表示对夏青这话的不认同,“不过我倒不是说高伟茂是绣花枕头啊,他其实脑子也正常,我说他傻,是说他对柳丹扬那股劲儿,真的是犯傻!

        这次我还跟他开玩笑呢,我说亏得我不是他大舅哥或者小舅子,不然让我看到他那个德行,我非得狠狠地捶他一顿,替自己姐姐、妹妹出口气不可!”

        “他是柳丹扬的忠实追求者?比较执着的那种?”夏青猜测。

        “忠实不忠实的,我可说不好。”班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说不忠实吧,上大学那会儿就对人家随叫随到,有求必应的,你说忠实吧,毕了业俩人各找各的,那边也找个人嫁了,这边不光娶了媳妇儿,孩子都有了!

        本来这次来聚会的时候,我一看这个也嫁了,那个也娶了,估计以前的事情可能也就翻篇儿了,没想到柳丹扬几天聚会里头,也没怎么太搭理高伟茂,这大傻子还因为这事儿弄得自己又情绪低落上了!也不知道闹什么!”

        “所以两个人在大学那时候,是属于高伟茂追求柳丹扬,但是一直没有追上呢,还是说两个人能算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夏青追问。

        “要是能算男女朋友一场,我还真就敬高伟茂是条汉子了!”班长撇了撇嘴,“那时候高伟茂跟我不是一个寝室的,但是我们那个寝室有一个跟他关系好的,私下里也没少劝他这个事儿,但是高伟茂也听不进去。

        在我们旁人看来,柳丹扬那事情做的其实是不太地道的,要是觉得高伟茂还行,那就跟他在一起,哪怕后来不合适,再分了,好歹也算是有个交代!

        要是真觉得根本就不喜欢,那就算了,干脆一点把高伟茂拒绝了,一点儿希望都别给他,快刀斩乱麻,也一样,早死心早解脱。

        可是他们俩那个状态啊,真是让人看不懂!高伟茂喜欢柳丹扬那肯定一点儿疑问都没有,柳丹扬对他呢……唉,照理说人都死了,我不应该说人家这种话,但是有一说一,柳丹扬对高伟茂实在是不怎么厚道。

        平时柳丹扬对高伟茂就好像对自己家不太招人待见的癞皮狗似的,爱理不理,等到什么时候柳丹扬忽然对高伟茂有说有笑了,有好脸色了,那你看吧,铁定是对高伟茂有要求了,不是要买东西,就是钱不够花!”

        “高伟茂的家庭条件很好?”纪渊问,他今天和高伟茂打照面的时候,见他从头到脚的穿着都很普通,手里面拿着的手机也是三年前的机型了,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家庭条件很富足的人。

        如果不是家里面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谁能在大学时代拿着生活费去贴补别人呢?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照理来说,三十多岁的人,即便工作之后可能收入不是很理想,原生家庭经济条件好也还是会起到一定帮衬作用的。

        那高伟茂的状态看起来,可并不像是这个样子的。

        班长的答案果然和纪渊的猜测差不多:“他家里条件好个屁!大学的时候也就是将将够给他生活费,省着点吃的话,还能保证平时买个烟抽的水平!

        要是他真的家里那么有钱,随便他愿意贴谁就贴谁,那我们也管不着不是么,我们会忍不住劝他,就是因为他真的没有钱,偏偏还人家一跟他提要求,他就想方设法的去替人家凑钱去,我们就觉得特别不可理喻!

        我记得有一次,他为了柳丹扬想要买什么化妆品来着,把自己的手机给卖了,卖了之后换了钱给人家去买化妆品,后来跟家里撒谎,说手机丢了,家里又给他钱让他重新买一部,他呢,拿到钱了之后马上就又被柳丹扬约出去逛街,回来柳丹扬就换上新衣服了,他自己买了个破破烂烂的二手手机!

        最过分的一回,是已经都快临近期末了,高伟茂的生活费也没剩下多少,也不敢再伸手跟家里头要钱了,身上能卖了换钱的东西也没有了,柳丹扬找他又来拿一套,结果这小子为了能弄到点钱,居然跑去收钱替人家献血!

        折腾回来脸都不是个好颜色了,你们现在看到他,比念书那会儿都已经胖了一大圈了,你们就想一想他大学那时候得有多瘦吧!”

        “这个高伟茂,对柳丹扬可真是够痴情的!付出这么多也无怨无悔啊!”夏青感慨,“这么一个不求回报的男生,柳丹扬怎么就一点没动心呢?”

        “哎呀,什么不图回报啊,这个世界上,爹妈对孩子都不敢保证是不是百分百不涂任何回报的付出,更别说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两个人了!”班长对这件事的看法倒是相当的理性,“无利不起早啊!柳丹扬要是光靠耍嘴皮子就能说动别人无条件的掏钱给她用,那她不如去做投行多好,有这天资回报还丰厚!

        高伟茂还是从柳丹扬那里得到过一些甜头的,反正是什么……你们就自己想吧,我也不好说得太直白,毕竟一边是人都没了,逝者已矣,得给人家留点面子,另外一边人还活着呢,有家有业的,更得要点脸面了。”

        说完他笑了笑,那笑容和眼神里面包含的意味可就丰富多了。

        “反正他们两个人,柳丹扬总体来说还是占了高伟茂的便宜多一点吧,我们都觉得有点不值,要是有钱,无所谓,随便玩玩儿,也不伤元气,那倒也就无所谓了,可毕竟他高伟茂家里也没有多少钱,又是卖手机,又是替人献血的,这么折腾自己,就为了那么点甜头,那就真的是亏大发了。

        不过这种事没法儿说,我们都瞧着高伟茂犯傻,但是他自己高兴,甭管我们怎么说,只要那边柳丹扬勾勾手,他就屁颠屁颠的又去了,这谁拦得住!”

        “这回你们聚会期间,柳丹扬是只对高伟茂一个人不冷不热,还是对其他人都是这样的态度?”纪渊听完之后,开口问道。

        班长嘿嘿干笑了两声:“要是对谁都爱理不理的,高伟茂就没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了不是么,柳丹扬是不怎么搭理他,但是跟胡睿和常元龙他们都还行,嘻嘻哈哈的,我感觉可能是胡睿和常元龙都比高伟茂混得好,我听见胡睿还跟柳丹扬说,回头帮她老公接受客户什么的来着。

        唉,毕业这么久,真有同学感情的,不需要指望聚会再见面,指望聚会的时候见上一面的人,在外面飘了那么久,哪个不是满脑子现实的想法啊!

        所以柳丹扬对高伟茂冷冷淡淡的,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抛开现实那一层不算,你说现在这男已婚女已嫁的,两个人过去又有那么一层关系,同学聚会再碰到了,本来也应该主动考虑避嫌,真没必要往一起凑合。”

        “那高伟茂现在的婚姻家庭不幸福么?”夏青问。

        “具体的我不了解,那天晚上跟他聊天,我倒是觉得还挺好的。”班长摇摇头,“昨天晚上,他一开始因为柳丹扬对他不理不睬的,别人呢,也没怎么顾得上去照顾他的情绪,所以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就是寻思着既然我组织的聚会,南琴和柳丹扬两个女人吵架,我没有办法,其他人就别再添堵了。

        所以我就陪着他聊聊,基本上就什么都聊到了吧,他家孩子比我们家小一点儿,差得不多,俩孩子同一年上小学,我们俩还聊了一些关于孩子的事儿,他还给我看了他闺女的照片,小女孩儿挺好看的,瞧着就有股子机灵劲儿。

        高伟茂他老婆是个护士,他妈身体不太好,动不动就有个头疼脑热的,他老婆在家里就能帮老太太挂吊瓶,一般用药没有什么怕过敏怕什么的,基本上就在家都能解决了,我听着都觉得挺好的。

        要不怎么我觉得他这事儿实在是有瘾呢!毕业都毕业了十年了,而且看那个架势,他跟柳丹扬也毕业之后就联系很少,最近三五年更是完全没有任何联系了,那还有什么好闹情绪的呢!都是有家有业的人了,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儿,多幸福点事儿啊!

        人家别人对初恋念念不忘,多少还有一点遗憾什么的放不下,他这有什么放不下?钱是给人家花了,但是说一句不厚道的话,便宜他不也占了么?!”

        说完之后,他忽然意识到当着夏青这样一个姑娘家的面儿,讲这样的话实在说有些不太厚道,连忙面带尴尬的闭上了嘴。

        “你能不能帮我们回忆一下一个细节问题?”夏青假装没看出来班长那一脸的尴尬,毕竟班长的思想是否正确,龌龊还是不龌龊,都不是现在需要去考虑的问题,“高伟茂那天晚上,在和你一起聊天的过程中,用手机用的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