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要逆天啦在线阅读 - 第464章 破关,回归!

第464章 破关,回归!

        五柳先生跑得贼快。

        他知道这里是杨帆的识海空间,无论他怎么跑都不可能跑得出去。

        但是求生的本能告诉他,能跑一秒是一秒,能活一刻是一刻。

        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

        一如在外面的幻境之中,他明知自己的幻术不可能会瞒得过同样已是大圆满境界的杨帆,结果还是义无反顾地做出了最后的努力。

        这就是五柳先生的求生欲。

        每一次逃命,他都很认真。

        “又逃?”

        “何苦呢?”

        “何必呢?”

        杨帆无语地看着已经跑得看不到踪影的五柳先生,他现在倒是开始有些佩服这老头儿的,哪怕明知是一条死路,每一次都还能跑得这么卖力。

        惜命惜到这种锲而不舍地地步。

        实在是很值得学习啊有木有?

        “你对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使用了炼魂术,炼魂成功,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被部分截留炼化,八品炼魂金丹+10,精神力+20,技能熟练度+2。”

        “你对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使用了炼魂术,炼魂成功,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被部分截留炼化,八品炼魂丹+20,精神力+20,技能熟练度+2。”

        “……”

        “你对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使用了炼魂术,炼魂成功,王级巅峰(残缺)五柳先生的神魂本源被部分截留炼化,六品炼魂丹+20,精神力+20,技能熟练度+2。”

        只在瞬息之间。

        杨帆就对仍在逃跑中的五柳先生接连使用了四次炼魂术,每使用一次,五柳先生的神魂虚影就会变得稀薄一分,等他使用到第四次的时候,神魂虚影,就真的只剩下一道虚影了。

        之前神魂几乎接近实质的五柳先生,直接被打回原形,变成了一道实实在在的神魂虚影。

        调整移动的身形戛然而止。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神情懵懂,姿态僵硬,仿佛已然不知害怕为何物。

        “差不多了。”

        杨帆看着储物空间中多出来的几十枚各级炼魂丹,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意。

        从一道神魂虚影身上,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的炼魂丹,着实出乎杨帆的预料。

        要知道,之前在崔舟那样真正的王级巅峰的神魂本源之中所炼化出来的炼魂丹,也就比这多了几枚九品炼魂金丹而已。

        而五柳先生,只是一道残缺的神魂虚影,能有如此收获,已在天大的运气了。

        一招手。

        五柳先生残存的虚影就被杨帆给拉到了扁舟之上,水波荡漾,茶水依旧。

        五柳先生坐在杨帆的对面,好奇地打量着杨帆,还有这周围的一切。

        “竟然有百分之八十八的真实度,看来道友与贫道一样,也是一名幻阵师了!”

        五柳先生老神在在,一副仙风道骨之态,淡淡地看着杨帆,轻声询问。

        “只是不知,道友将贫道唤到此处,所为何事?”

        杨帆有点儿懵逼。

        贫道?

        道友?

        这是什么奇葩称呼,莫不成这位五柳先生在外界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位道士?

        “老先生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杨帆探声相询。

        五柳先生微微摇头:“贫道不知道友所言何事,不过贫道很确定,之前应该从未与道友见过。”

        很好。

        语气平稳。

        神魂没有异常波动。

        眼神之中的死板呆滞状态也是浑然天成。

        杨帆满意点头。

        不管这老头儿是真的失去了独立的人格意识,还是在这里跟他假装演戏,对于杨帆来说,这都足够了。

        四次炼魂术,直接断了五柳先生接连四百余年的修行积累,现在的他,就算是仍有神智,也已然不会再有夺舍吞噬他人神魂的能力了。

        他毕竟是守关人,手中掌握着幻阵师的神魂传承,还有最后这一关中的九级灵茶的机缘供给。

        杨帆虽然贪心,却还没有没品到去断别人传承,绝别人后路的地步。

        当然,更重要的是。

        杨帆担心这里的神魂虚影与现实中的某位大佬还会有什么关联,万一他失手把这道虚影给彻底搞死了,出了武道秘境之后,会很麻烦的呀。

        一道虚影就能变得这么牛逼,不难想像,他在现实中的本体真身,究竟会有多么地强大。

        杨帆可不敢打这个赌,他也很惜命很有求生欲的说。

        “很好!”杨帆意念一动,二人同时又回归到外界的幻阵之中,凉亭内,茶几旁,轻声问道:“那前辈还记得,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吗?”

        “自然!”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场景之中,五柳先生的神色频动,回首观看地片刻,定声道:“贫道是此地的守关之人,负责为我人族后辈,传道试炼。”

        “道友还有这位小友,应该就是此次的闯关者吧?”

        五柳先生的目光在王哲的身上打量了一番,不由微微摇头:“武道天赋尚可,精神天赋差得一塌糊涂,这位小友恐无缘此地的幻阵传承,真是可惜了。”

        王哲的嘴角一抽。

        这老头儿在这抽什么疯,装失忆来故意打击人是吧?

        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天赋一般,可是再怎么也没有到差得一塌糊涂的地步吧?

        还有。

        刚刚这老头儿可是上赶着要把幻阵传承送给自己的,是他王哲果断拒绝了好不好?

        “表哥稍安勿躁。”杨帆轻拍了拍王哲表哥的肩膀,轻声传音道:“这位五柳先生的脑子秀逗了,之前的事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王哲闻言,狐疑地抬头看了对面的老头儿一眼。

        发现这老者虽然样貌没变,仍然一副仙风道骨老神棍的世外高人之态,但是他的身体看上去却是变得虚幻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大活人一样,那么现在的五柳先生,身体虚化透明,就跟他们在外面视频通话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些虚拟影像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老头儿刚刚消失的片刻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哲压下心中的疑惑,没有出声插言。

        五柳先生的目光又落在了杨帆的身上,极为赞赏道:“这位道友的幻阵能力与贫道已然不相上下,贫道就算是有心想要传承,似乎也再无必要。”

        “这一关,对于二位来说,已再无继续停留的必要,需要贫道现在就送二位出关吗?”

        杨帆微微摇头,接着向五柳先生询问:“我们还有两位同伴,不知老先生能否替我们查看一下,他们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出关?”

        五柳先生意念外放,稍瞬即收,淡声道:“那个男居士,还需十五年。那位女居士,还需三十天。”

        虾米东东?

        十五年?!

        杨帆与王哲同时张大了嘴巴。

        要不要这么夸张,崔浩赖好也是宗师巅峰级别的强大存在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废?

        “老先生,你没搞错吧?”杨帆不敢相信地再次问道:“我那位朋友可是宗师巅峰,就算是他没有收服千年灵体的能力,只是吸收炼化一池灵液,应该也不会有这么费劲吧?”

        五柳先生面无表情道:“原本确实不需要这么久。不过他已然被浴池中的千年灵体给吓破了胆,根本就不知主动吸收炼化温泉中的灵液。”

        “而且,他身边的那只千年灵体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的玩物,不太舍得放他离开,所以就耗费一定的神魂本源,间接调整了浴池中灵液的吸收效率。”

        “现在,就算是那位居士恢复神智,专心修炼,至少也得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成行。除非,他能收服那只千年灵体,迫其恢复灵液中的禁制。”

        闻言。

        杨帆与王哲的小心肝几乎同时一抽。

        尼玛。

        原来浴池中的千年灵体竟然还有这样的禁制手段,太特么吓人了有木有?

        十年啊!

        如果换他们自己在同一片澡堂子里泡上十年,他们肯定得疯!

        还好,他们两个都很走运,并没有像崔浩那样怂逼,好好的一次机缘福利,却被他给玩成了画地成牢。

        “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五柳先生扫了他们一眼,淡声道:“这里的时间流速跟外界有些差异,十年的时间对于里面的那位居士而言或许是极为漫长,但是二位只需到外界去等候片刻,也许就能看到那位居士破关而出了。”

        杨帆与王哲轻松了口气。

        这对他们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不过对崔浩来说,却仍然是一个噩梦,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似乎都要在那片澡堂子里熬过十年甚至十五年的期限。

        好可怜。

        “如此,那就劳烦道长将我二人送出吧!”杨帆拉着王哲起身,客气地向五柳先生请求道。

        该得的好处已经得到,此地的机缘对他们来说已是再无作用,该出去了。

        五柳先生冲二人微微点头,稽首道:“二位居士,一路走好,咱们有缘再见!”

        说完,右手轻轻一挥,杨帆与王哲但觉脚下一阵失重,双眼一黑而后又是一亮。

        扑通一声。

        二人同时从高空坠落水中,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然回到了初始的湖中。

        一条大狗正无聊地趴在岸边舔着一根兽王骨,听到湖中的动静后,兴奋地跃起身来,粑粑、粑粑地叫着,很是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