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侠萧金衍在线阅读 - 第271章 有女兰若

第271章 有女兰若

        从战马上跌落后,拓跋牛人身体情况急剧恶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高烧不退,昏迷之中,满口胡话呓语,什么“宇文天禄误我”、“此仇必报”之类。

        两日之后,连汤水都灌不进去。随军的几名军医看过之后,表示回天乏术。“大帅小腹中了一脚,气血不通,若是安心休养,倒也不致命。但这几日他连翻受辱,心火旺盛,却又积郁体内,导致了高烧,若这样下去,恐怕命不久矣!”

        副将马自达道,“无论用什么办法,想法子救活大帅!”

        军医道,“这得看大帅有无求生的欲望,将军不妨用大帅最喜欢或最想做的事情,来激发他的求生欲,或许有救。”

        马自达想了半日,找来副官,下令道,“想尽一切办法,给我弄一百只鸡腿!”

        他是拓跋牛人一手提拔起来的副将,对主帅更是忠心耿耿,拓跋牛人几日未进食,马自达在马车中守候。

        傍晚时分,拓跋牛人醒转过来,马自达亲自将一根鸡腿放在他面前,拓跋牛人看到鸡腿,想到日前之事,又昏死过去。

        主帅昏迷不醒,在马自达的主持下,北周军有条不紊的向横断山撤去。所幸地是,无论是大明征西军,还是隐阳白马义从,并未主动出兵追赶,让马自达松了口气。

        这次西疆战事,北周、西楚联手,然而北周军大举进攻隐阳城,西楚军队却与征西军在葫芦口陷入僵持之中,除了几次小规模摩擦之外,并没有一次像样的战争。如今北周大败,必然会对葫芦口战局产生影响。

        马自达很清楚,他要做的,便是带着元帅和北周军,退回到横断山以北。这时候,有属下来报,“将军,大帅醒了。”

        马自达来到改装后的车上,看到拓跋牛人正挣扎着要坐起来,连上前扶他,满脸关切道,“大帅!”

        这一次,拓跋牛人气色不错,脸泛红光,丝毫看不出是大病初愈的样子,不过,马自达在搀他之时,感受到大帅身体滚烫。

        拓跋牛人道,“这几日来,我想明白了许多事。这次攻打隐阳,我们上了宇文天禄的当,我们输得不冤枉。”

        马自达见他不在纠结胜败,松了口气,安慰道,“等我们回到北周,重整旗鼓,厉兵秣马,找机会一雪前耻!胜败乃兵家常事,就算您输了,依然是我们北周的战神!”

        “战神?”拓跋牛人自嘲道,“这两个字,恐怕成了笑话吧!”他掀开车帘,问,“我们离大周国境还有多远?”

        “不到十里!”马自达恭敬道。

        拓跋牛人喃喃道,“就算要死,至少也死在我大周国土之上。拿酒来!”

        马自达劝道:“身体要紧。”

        拓跋牛人忽然觉得万念俱灰,他挣扎了一下,眉宇紧锁,“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马自达下意识去掀开盖在他膝盖上的毛毡,浑身一颤,从小腹以下,拓跋牛人整个下半身呈酱紫色,显是因血气不畅而导致,连喊:“军医!”

        拓跋牛人摆手道,“不必了。”

        他望着窗外,秋衣渐浓,一阵风吹过,树叶飘零而下,夕阳降落,将横断山映得一片通红,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马自达眼泪流了下来,他知道,拓跋牛人命不久矣,现在的神志清醒,不过是回光返照。

        “告诉兰若,让她在上京城做个教书先生,找个喜欢的人嫁了,此生不要入中原一步!”

        想到自己的义女,拓跋牛人脸上满是温柔,他这一生,最得意的并不是立下的赫赫战功,而是自幼能文善武的女儿。

        这个义女,正是当年救他一命的那农夫的女儿,农夫临终之前,将女儿托付给他,这些年来,拓跋牛人视为己出,当成了自己的亲女儿一般。

        只可惜,他再也见不到女儿的模样了。

        马自达点点头。

        “宇文天禄,老子输得不冤,但是老子不服啊!”拓跋牛人感慨道。

        马自达略一犹豫,开口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宇文天禄已战死在招摇山,被大明登闻院李院长亲手所杀。”

        拓跋牛人听闻这个消息,仰天长笑,三声过后,整个人向车背上一靠,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拓跋牛人死了。

        ……

        北周,上京城。

        太学书院内,一群太学书生,还有若干书院的博士,都正襟危坐,听一名紫衣女子在讲《易经》。

        紫衣女子只有十八九岁年纪,脸上青涩之气未去,但在座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对女子恭敬有加,不是因为女子是大周战神拓跋牛人之女,而是因为她是大周王朝学问最高之人,更是当今大周皇帝的老师。

        她便是拓跋兰若,被誉为大周王朝建国数百年来的第一奇女子。这个名字,在大明、大楚并不出名,但在大周却是家喻户晓之人,名气甚至在拓跋牛人之上。拓跋兰若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学问驳杂,通晓阴阳八卦,又精通奇门遁甲,在兵法一道,尤为所长。

        “易之理,推天道以明人事。天道之上,而又无情,却又遵循一定规律。故而……”

        拓跋兰若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语。

        眼泪扑簌而下。

        引得众人满是狐疑,这位拓跋先生,向来从容淡泊,宠辱不惊,怎得今日忽然落下泪来?

        拓跋兰若没有说话,缓缓向外面走去。

        婢女青岚追了上去,“大小姐,您又怎么了?”

        拓跋兰若低头道,“回府,准备丧事。”

        “大小姐您又开玩笑了。”

        青岚自幼陪拓跋兰若长大,这位大小姐在人前看似如温润君子,但内心骨子里却满是稀奇古怪的想法,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一回,她甚至指着大陆南端那座山,对青岚道,“你看它时,它便是神山,你不看它时,它便不在那里。”

        青岚已经习惯了大小姐的这些秉性,道,“府上又没人去世,说这种话可不吉利。”

        拓跋兰若道,“父亲走了。”

        三日后,大周战神拓跋牛人战死横断山之事传来,朝野震惊。一生未尝败绩的大周战神,生平第一次失败,竟是一场惨败,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赵拦江。

        赵拦江这个名字,在大明还未有人知晓,在北周却先火了起来。一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个赵拦江,恐怕远在千里之外的赵拦江,也没有料到。

        拓跋牛人为国捐躯,又是大周皇室,朝廷决定以国葬之礼,来祭奠这位守护大周王朝二十余年的英雄,发丧之日,举国哀悼,小皇帝亲自扶灵。而摄政王府中的那一位,自始至终没有露面。

        战神拓跋牛人战死,武神赫连良弼下落不明,北周局势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小皇帝拓跋蛮即将十五岁,按照皇律,摄政王拓跋爬应将朝政大权归还皇帝,可是,朝廷之中,若干官员联名上书,以神仙沟战事紧急,摄政王即将亲自出征为由,请摄政王继续主持朝政,并逼迫小皇帝出此诏书。

        这夜,拓跋兰若在书房读书,青岚来报,“有客来矣。”跟随拓跋兰若久了,这个小婢女说话也咬文嚼字起来。

        来人身穿黑披风,推门而入,摘下头上帽子,露出一张略带稚色的脸,正是北周小皇帝拓跋蛮。

        拓跋兰若正要施礼,小皇帝却抢先一步跪在她面前,“先生救我!”

        拓跋兰若想扶起他,小皇帝却抱着她腿,“拓跋爬狗贼欺人太甚,不肯交权,又逼我下诏,先生若不帮我,我就不起来!”

        拓跋兰若很了解这个学生,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后的意思?”

        小皇帝倒也诚实,“母后让我来找您,说当今天下,只有先生能助我解围。先生也是皇室中人,又是我姐姐,不会看着我被那狗贼欺负见死不救吧?”

        “你先起来!”

        小皇帝站起身,侧首垂立,如听话的学生一般。拓跋兰若道,“我若帮你,不是不可,但你需答应我三件事。”

        “别说三件,就是三十件,三百件,我都答应!”他十岁起,就跟着拓跋兰若治学,除了将她当做自己老师之外,内心早已萌生一股情愫,由敬仰变成了爱慕。

        拓跋兰若道,“你是大周帝君,说话不要意气用事。”

        拓跋兰若起身,从书架之上抽出了一封书信,递给小皇帝,道,“这第一件事,将这封书信修成国书,派使臣交给萧别离。这次,西楚害了我大周,有了这封书信,让他不得也不能退兵,将西疆战事变成一场僵局。”

        “我答应你。”

        拓跋兰若点了点头,又道,“你在皇宫之中养了一群死士,我已听说了,皇宫之中到处都是摄政王眼线,此事他也不会不清楚,回去后将他们遣散。”

        拓跋蛮道,“万万不行!”

        拓跋兰若眉头一皱,拓跋蛮看她不悦,心软了下来,“我答应先生。那诏书之事,我该怎么办?”

        “如今他权倾朝野,文武百官都是他的人,你只能答应他,不但如此,你还要认他做义父,将朝中一切事务,全权交给他处理。”

        拓跋蛮愤然道,“我不杀已是不错,还让我认贼作父,我不答应。”

        拓跋兰若反问,“你杀得了他嘛?”

        这句话倒是问住了小皇帝,摄政王拓跋爬虽然行事嚣张,武功却也毫不含糊,在大明武道中,虽然不如赫连良弼这种大宗师,但也是一流高手,更何况,他府中更是聚集了大周江湖上的高手。

        “我不甘心。”

        “不甘心也得忍着。自此之后,你在宫中招几名宫女,每日饮酒作乐,宠幸一些文人词官,聊风花雪月,消沉度日,让他认为你已认命。”

        拓跋蛮虽然不解,但他对拓跋兰若却有信心,点了点头,“我答应姐姐。那第三件事呢?”

        拓跋兰若缓缓踱到书案前,看了一眼案上的一张白纸,上面赫然写着“赵拦江”三个字,她缓缓道,“我准备去一趟大明,去会一会大明帝君,顺便去杀一个人。”

        这些时日来,拓跋兰若早已将最近天下几件大师推演了若干次,而且卜了好几次卦,有几个疑点,她始终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就在今日,她忽然想通了一件事,若这件事为真,那么这些疑点就十分合理了。

        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宇文天禄并没有死。

        招摇山一战,喀巴活佛重残逃回西域,赫连良弼失踪不见,所有的消息,都出自登闻院李院长,宇文天禄谋逆,李纯铁奉皇命将之诛杀,但整件事却留下了不少疑点。

        正是这些疑点,让拓跋兰若得出了这结论。

        她并没有听从父亲的遗言,而是作出了南下大明的决定。

        拓跋兰若摸了摸小皇帝的头,道:“待我从中原返回之日,便是拓跋爬授首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