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浪起来的鬼畜

第六百二十三章 浪起来的鬼畜

        凤栖梧等旁观者听到惨叫,转头看过去,就见到和教皇对战的方南·范特摩尔,被一团圣火给点了,左半边肩膀被金色的圣火包裹。

        这种圣火焚烧的是身体,产生的破坏力却是作用于灵魂(精神力),一旦沾上,疼不可忍。

        方南面容扭曲,惨叫连声。

        好在他出身古魔法世家,家底雄厚,是顶阶土豪,身上保命的东西不下十余件。

        被圣火粘上,他立即取出一张镶着绿色边框,如同宝玉制作的魔法治愈卷轴。

        魔法的光晕迅速笼罩了他的全身,教皇亲自发出的圣火,也被这卷轴所祛除熄灭。

        “生命治愈……禁咒级的顶阶治愈卷轴。”旁观的人群中,有魔法职业者神色艳羡的说。

        其他旁观者也在低声议论:“这才开战多长时间,两方面都有人受伤。”

        “光明(神国)教会的老教皇原来这么厉害!”

        “……”

        方南和阿黛尔虽然皆是君王,且是联手对付教皇,却是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教皇的攻击和防御手段,简单的令人发指,但威力绝伦。他翻来覆去的就两句话。

        “神说:每一个忤逆者都将受到惩戒……”

        随着他的声音,虚空中神光乍现,攻向方南和阿黛尔·赫拉。

        当两人对他进行攻击时,教皇又道:“神说:他会庇护每一个信奉他的,让那信奉他的不被迫害,不受异端所胁……”

        虚空中又会出现金色的光壁,笼罩他周身,抵御来袭的攻击。

        教皇执掌光明神权,修行的大神言术,是最顶阶的一种光明系魔法,以语言为媒介,以信仰神力为武器,就靠两句话走天下,催动的攻防威力却是大的可怕。

        他将方南和阿黛尔,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

        “这老头无敌了。”

        浮夸男一边旁观一边嘟囔。

        “曹延把对手给活捉了,那是一张网还是什么……”旁观的人群忽然响起惊诧的声音。

        浮夸男赶忙从教皇身上挪开视线,往曹延的方向看去。

        远处的虚空中,浮现出一个黑红两色气机缭绕,模糊不清的环状物(蛛网被阴影属性覆盖,从旁观的角度看,就显得朦胧模糊,根本看不出具体形态),米洛就被挂在其上。

        米洛是在连续遭受鲍鱼攻击,受创不轻的情况下,被突然出现的蛛网黏了个正着,迎风挂在了网上。

        他连续发力挣动,但那网颤巍巍的晃动,丝毫没有断开的迹象。

        眼见鲍鱼的触手再次抽过来,米洛背后倏地出现了四只天使的羽翼,身上释放出无尽的光芒。

        他在强烈的光芒中直接从蛛网上消失了,再次出现的位置,已是在十数丈开外。

        将自身寄托在光芒中,以身化光,穿梭空间,是米洛的保命手段。

        然而他刚摆脱蛛网,重新现出身形,心下蓦然生出一种颤栗感,察觉到有危机在逼近。

        虚空中,穿出一截儿触手,往他卷来。

        就在米洛的注意力被鲍鱼的触手吸引,出手应对之际,真正的危机,其实来自另一个方向。

        是蛋蛋一直藏在暗中,直到此时才在达到君王境以后,首次发出了刺客式的攻击。

        一道阴影缝隙,悄然掠过虚空,穿透了米洛体表发出的光芒,在其躲闪下,沿着他的左肩切过,连带他后背的一只翅膀的虚影,一起斩断。

        米洛痛声惨叫,手臂被斩落的同时,后背的羽翼虚影断裂处,竟有真实的血液洒落。

        他想要撤走,但鲍鱼大嘴张开,虚空塌陷,将他禁锢其中,往口中拖拽。

        这时有一道光索卷住了米洛,骤然回缩,却是教皇在激战中分心插手,将米洛收入了他的法典内部空间。

        教皇隔空看了一眼曹延,眼神阴森,杀机重重。

        曹延淡定一笑,米洛被教皇救走,他半点也不觉得可惜。

        他已经问过假系统,这米洛毕竟是一位神灵分化的血脉投影,伤他容易,杀他却难。既然杀不了,被教皇救走也就无所谓了。

        教皇出手救走米洛的下一瞬,曹延骑乘天马,以闪电不及之速,冲向了不远处另一个战团的光暗之主。

        他手中出现一柄长矛,正是不久前猎杀审判之主的撕裂战矛。

        这一刻,曹延人在马上,手中矛锋轻抖,变化万千,有如繁花盛开。倏地,漫天矛花却又全部消失,收拢为一点,直刺光暗之主。

        这一矛在最后时刻摒弃变化,只剩一点矛锋,仿佛褪尽了繁华后的返璞归真,杀伤力惊人以极。

        光暗之主迎战提农,本就不轻松,此时被曹延横插一手,他也是心头暗惊,曹延的实力之强,远出他预料,仅此一矛便可见一斑。

        轰!

        光暗之主抽身飞退,胸前的教袍碎裂,急速喘息,似乎受了些轻伤。

        此次碰撞,他不仅需要面对提农,曹延,鲍鱼和蛋蛋作为曹司令的哼哈二将,也在最后时刻参与了攻击。这种程度的围攻,光暗之主吃了个暗亏是不可避免的。

        曹延骑乘的天马动作不停,旋风般又卷向另一边的裁决之主。

        “你瞅瞅,曹延这鬼畜多浪,人家都是一对一的厮杀,就他满场飞奔,逼都让他给装了。”浮夸男羡慕的眼睛通红,盯着曹延,恨不能以身替之。

        “你看懂人曹延的意图了吗,就开口瞎说。”

        凤栖梧没好气的道:“曹延分别攻击光暗之主和裁决之主,是想将那两处战团分开,将提农和格诺尔两位会长解放出来,去牵制教皇。不然和教皇放对的两人就要败了,情况会往不利的方向发展。”

        “那他自己咋不去对战教皇?还有,光暗之主和裁决之主被分开了,由谁来对付,难道曹延想一对二。”浮夸男不服气道。

        凤栖梧伸手扶额:“这么多观战的人里,数你最丢人。”

        锵!

        曹延和裁决之主也交手了一记,将其和格诺尔分开,旋即骑乘天马,径直往一个方向远去,直接脱离了战圈。

        “追上他,不要让他去海上。”教皇显然看出了曹延的意图,在交战中对光暗之主和裁决之主说道。

        两人追在曹延身后,纵身远去。

        提农和格诺尔果然一起逼向了教皇圣格列。

        教皇顿时变成以一敌四,占尽上风的势头终于遭到扼制。

        周边看热闹的围观者们面面相视,“曹延为什么要离开?看方向,是往海边去了。”

        “跟上去瞧瞧,这里边肯定有事。”

        “我也有这种感觉。”

        围观的职业者中有不少骑乘着飞行魔兽,当下纷纷动身,追着曹延的方向而去。

        凤栖梧也在其中。

        她还发现早在激战开始不久,天上的大棍,在撕扯吞掉那几个天使的虚影后,就隐在云层中,带着滚滚乌云,往海岸线的方向去了。

        海上发生了什么?!

        数分钟后,蔚蓝的海岸线,出现在众人眼前。

        凤栖梧遥遥望了一眼海洋的方向,顿时呆住了。

        同样赶过来的一些职业者,也是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呆看着远处的海洋:“覆海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