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曹延的优先权

第一百二十三章 曹延的优先权

        进入飞船时,曹延是带着蛋蛋和迷宫小盒一起去的,大猫和蚁群演化的蝴蝶却留在遗迹里,原地等候。

        曹延出来时,立马发现大猫举止异常。

        它的一只爪子抬起而没有落下,仿佛走路的时候突然定住了,乌溜溜的猫眼儿锐利的盯着前方,一动不动。

        按猫类魔兽的习性,这种宛若被施了定身咒的情况,通常是发现问题,准备战斗或扑击猎物前的表现。

        曹延因而心生警觉,意识到事不寻常,迅速侧身避到了通道一侧,紧贴墙壁。

        这是遇到危险时相对理智的选择,不但能减少被打击的面积,还可以起到隐蔽多用。

        曹延做了个手势,化为蝴蝶的蚁群立即落地散开,如水银泻地般往前方的黑暗里推进。

        身后的影子里,蛋蛋幽灵般飘了出去。

        大猫则站在曹延身前,担当保镖和贴身打手。

        几只魔兽分工明确,井井有条。

        曹延很快收到蛋蛋传讯,前方没有发现。

        不过无孔不入的蚁群在一处建筑残垣的墙壁下,找到一个很浅的脚印。

        这说明刚才确实有人在暗处窥视,发现引起了曹延警觉才退走,并不是虚惊一场。

        曹延赶到脚印的地方低头打量,遂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刚才的位置,发现距离还是挺远的,对方不太可能看得见自己出入飞船的过程。

        而即便看见了,对方也不可能知道曹延消失而后重现的原因,这个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让曹延疑惑的,是躲在暗处窥视的人有什么目的?

        是一时兴起藏在暗处观望,还是心怀恶意,有计划的盯梢?

        曹延皱了皱眉,压下心里的各种猜测,决定先返回地面的营地。

        夕阳西下。

        营地里人流穿梭,两大协会的人正在准备晚餐。

        随着宝箱的系数开启,意味着这处遗迹的核心区域探查,已经接近尾声。

        三天后会有一批主力人员撤回魔都,曹延也将随队回返。

        此时回到营地里,他直接走向自己居住的地方。

        他休息的地方,是圈在营地范围内的一株树木上,临时搭建的一座小型树屋。

        在丛林里休息,住在树上是常识,可以规避不必要的危险,而且防潮。

        对于初次住树屋的曹延来说,还是挺新奇的。

        他回到树屋便拿出几个瓶瓶罐罐的器皿,都是魔兽药剂学要用到的工具,遂又取出一个透明小瓶。

        黛马和南隅负责跟踪雷王鸟那次,除了雷王鸟,还取回另一只君王级魔兽六翅飞蛇的血。

        后来曹延帮黛马和南隅修复装备,先后得到雷王鸟和六翅飞蛇的一滴血作为报酬。

        雷王的血被曹延交给了飞船,存入基因库。六翅飞蛇的血却一直留在手上,这时拿出来的小瓶中就是那滴飞蛇之血。

        曹延是想奖励一下蚁群,用飞蛇的血给它们加餐。

        蚁群从不挑食,几乎能吃掉所有物质,但是受限于等级,蕴含能量太强的东西,它们吃掉后就会被能量撑爆,诸如海龙兽的丁丁骨。

        曹延取出这许多器皿,是准备用魔兽药剂学稀释六翅飞蛇的这滴血。

        君王级生物的血液自成一体,并不是说往其中掺一盆水就能化开的。

        曹延利用药剂学的知识,对血液进行加热,类似蒸馏的过程,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慢慢将这滴血稀释开来。

        他将稀释了多倍的君王之血倒在一个小器皿里,然后敲了敲迷宫小盒,让蚂蚁们出来开饭。

        他蹲在一旁兴致勃勃,等着看这次尝试能不能成功。

        小蚂蚁们排着队出来领饭票,一只蚂蚁一小点稀释血液。

        第一只蚂蚁作为敢死队成员,做了实验的小白鼠,第一个喝掉了血液。

        等了一会,这只蚂蚁安然无事,只不过有点兴奋似的,在原地爬来爬去。

        看来稀释后,它们是可以吸收君王血液的。

        曹延赶忙将小器皿倒满了,传念蚁后,让蚁群都出来加餐。

        “喂,曹延,你在吗?”曹延的树屋外突然传来大马姑娘的声音。

        蹭蹭蹭的脚步声,沿着树屋下的登高梯很踏实的响起来。

        从这脚步声的踏实程度,也能听出大马姑娘身上有些部位发育的极好,沉甸甸的。

        黛马从树屋外探头进来,眼波流溢:“常头他们在遗迹中心的帐幕开碰头会,说是这次遗迹开掘顺利,你是首功,回去前可以先分一部分遗迹所得,让你去一下。”

        曹延在黛马上来前,就将蚂蚁挡在了身后,闻言点点头,起身往外走。

        迷宫小盒根本不怕偷,也没人能偷走,曹延就留在树屋里了。

        他却不知道自己走后,蚂蚁们排着队,很快将倒在器皿里的兽血都喝光了,然后…它们好像喝醉了。

        大马姑娘扭着风骚的小腰和鼓囊囊的臀,与曹延并肩前行,笑嘻嘻的道,“曹延,我听说你这个年纪会经常想女人,是不是真的啊?”

        大马姑娘是个女流氓,这一点曹延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知道。

        难得就他们两个人,大马姑娘肯定是要趁机撩骚一下子的,和她眼里的天才小鲜肉曹延说几句兴之所起的流氓话。

        “曹延,你说我长得好不好看?”见曹延没什么反应,大马姑娘眨着眼睛追问道。

        曹延依然充耳不闻,面无表情。

        “要不…我晚上偷偷去你的树屋怎么样?”大马姑娘舔着丰润的嘴唇,骚里骚气的,脸色也跟着潮红起来,似乎把自己先给说兴奋了。

        曹延心忖这姑娘真是胸大骚话多,我要真说出流氓话来,直接吓懵你,就怕你到时候兜不住。

        想想还是算了,挂逼闷骚是标准操作,要是明着和大马姑娘对着骚似乎不太合适。

        两人最终来到营地中央一个临时搭建的帐幕里。

        两大协会的重要人物,此时都在这里,人还是挺多的。

        常木大马金刀的坐在中央,见曹延进来,笑道:“按规定,来参加遗迹开掘的人,是有权利先支配一部分所得的。这次遗迹里找到的东西,曹延你看中什么了,我做主,让你先挑。”

        商侧等人一起撇嘴,遗迹里找到的东西,又不是你常木的私人物品,你凭什么让人先挑?

        但是谁也没说什么,首先是常木这人素来彪悍不讲理,没事尽量不惹他是共识。

        其次是这次遗迹挖掘,曹延的作用大家有目共睹,让他先拿,众人倒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