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人间最得意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当世

第八百五十五章 当世

        当吴山河御剑返回剑山之前,已经有人先到了剑山。

        一袭白裙的叶笙歌背着那个生死不知的李扶摇,去了剑山崖下。

        三两和四两,两个人在竹楼里下棋。

        叶笙歌来到这里的时候,飞雪才跟着落了下来。

        此刻崖下,不仅有三两和四两这一柄剑和剑鞘,还有一只鸡和一条黄狗。

        要是李扶摇醒着,看到这只鸡和狗,会想到在雾山里发生的事情。

        三两走出竹楼,看着那个白裙女子和白裙女子背上的年轻人,咂舌道:“这可就好像是被人用刀捅了几百刀一样,没啥区别。”

        一般人看不出李扶摇的伤势,但是像是他们这些修士,自然能看到,此刻李扶摇的身体千疮百孔,之前那几次大战,可真是将李扶摇伤得不轻。

        他这么伤势,要找人医治,叶笙歌只觉得朝青秋有办法,但是朝青秋此刻在何方,她不清楚,所以除去朝青秋,她便带着他来剑山山崖下了。

        论境界,即便找不到朝青秋,洛阳城的李昌谷也是一位剑仙,找到他似乎更为合适,可是这是治病,并不是找帮手,所以叶笙歌宁愿相信三两更有办法。

        叶笙歌问道:“有救?”

        三两没好气说道:“我不知道你这么一个道门圣人,对这一个剑仙这么关心做什么。”

        叶笙歌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只是重复道:“有救?”

        三两揉着额头,似乎也在惆怅怎么自己这一辈子遇到的,都是这么些古怪的人。

        当初古怪的柳巷,因为花了三两银子便把他取名三两。

        后来又古怪的朝青秋。

        现在又遇到这么一个古怪的道门圣人。

        “你把他扔在那条小溪里。”

        三两既然有办法,那就不会见死不救。

        叶笙歌将李扶摇放入那条小溪之前,还是不忘将他胸前的那条小青蛇拿出来。

        “这又是什么?”三两有些头疼。

        叶笙歌瞥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他喜欢的女子。”

        三两有些惊讶的问道:“他喜欢的女子不是你?”

        叶笙歌想了想,随口说道:“另外一个。”

        这句话没毛病,但是三两听来便神色古怪了,倒是四两,看着叶笙歌,眼里竟然有些佩服的神色。

        那条小溪里有万千剑意,之前李扶摇来这崖下取剑的时候,在这个地方便吃了不少苦头,只是这个时候,当叶笙歌将他放入里面之后,那里面的剑意就要变得任何太多了。

        那些剑意就像是一道道剑气缓慢的进入李扶摇的身体内,在他的经脉里游走,然后到了他干涸的灵府里。

        三两懒得去看李扶摇,只是说道:“泡个一两年就差不多了。”

        叶笙歌将那条小青蛇放在掌心,看了一眼四两,后者明白她的想法,伸手接过来之后,叶笙歌这才对着三两说道:“武帝回来了。”

        和武帝一个时代的修士少之又少,但三两这柄剑,恰巧和武帝又有些说不清楚的东西。

        毕竟他曾经是柳巷的佩剑。

        三两一怔,没有说话,但是眼里却是出现了许多缅怀的意思。

        叶笙歌没有再说话,身形已然是消散在这里。

        她是为了救李扶摇,既然李扶摇已经能救了,那么她就要去做些自己该做的事情才是。

        四两将小青蛇收好,然后看着叶笙歌消失的地方,这才感慨道:“她真是个奇女子。”

        能够容忍自己喜欢的男子再多喜欢另外一个人,并且毫不在意,整个世间的确也就叶笙歌一个人能够做得到了。

        三两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向来是不太在意的,他在这崖下六千年了,要说期盼,就只有一个期盼,就是想着有一天柳巷再度来到这里,将他带走。

        就此而已。

        “你觉得他不是柳巷,可天地之间,哪里还有第二个柳巷?”

        十年想得比较开,既然柳巷当初一分为二,也死了一个,那么剩下的一个柳巷就只能是那个柳巷了。

        三两说道:“即便他是柳巷,他也不是真柳巷。”

        四两皱眉道:“你这种说法有些不讲道理,但我不太想和你争,你不离开就不离开,我反正对崖下的日子也挺满意。”

        整整六千年,在这里他们见到的外人不会超过一手之数,三两其实早就受不了,不过他这个人倔强,没有见到柳巷,即便是当初的李扶摇来到他身前,他都不愿意跟着他走。

        在他眼里,即便是朝青秋,也不如柳巷。

        “你只是怀念以前的时光,其实你明白,柳巷回不来了,你也不是当初了。”

        四两低头看着那条小青蛇,“那些事情都是陈芝麻烂谷子了,现在的人间,是这些年轻人的,你要是想看看,就跟着去看看,要是不想看,就老老实实呆着。”

        “呆着归呆着,你就别想人记着你了,你看看之前那柄青丝,只怕现在很多人都记住它了,当然,顺便就提起了白知寒。”

        四两说到这里就发现三两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也就不继续说了,只是转头,这会儿便走进竹楼里去。

        三两看了几眼那个泡在溪水里的年轻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他也在纳闷,白知寒那么一个剑胚,剑道资质如此高妙,也没能在百年之内成就沧海,怎么现在眼前的这个家伙,资质不过中上,居然成了一位剑仙呢?

        ……

        ……

        到底还是等到了吴山河回山的小徐和吴山河在问剑坪打了一架。

        两个人都曾经是李扶摇的手下败将。

        但是这场大战,依然让整个剑山的弟子瞩目。

        随着吴山河最后递出一剑和小徐最后收手,两人算是打了个平手。

        之后两人站在崖边,看着那场雪。

        小徐神情不变,只是直白说道:“当初李扶摇赢来,难吗?”

        吴山河也是洒然,直截了当回答说是不难,当初有青槐在山脚看着,李扶摇出剑卖力,还真是不太难。

        小徐哈哈大笑,算是打了这么一架之后也没有能伤和气。

        吴山河问道:“一架打完,距离沧海,还有多久要走?”

        小徐想了想,“和你一样。”

        吴山河脸上有些笑意,他距离沧海也只差一步了,几乎是很快便能成就沧海的局面,小徐和他旗鼓相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小徐说道:“之前我觉着这辈子要做第一才行,但输给李扶摇之后我就知道了,这辈子很难追上他了,你也是,所以不如放宽心,去想些别的,有些事情,等到你成为剑仙,我再来告诉你。”

        吴山河听着这番话,不知道是想起了些什么,但总归觉得有些古怪,但还是很快说道:“之后再一战好了。”

        小徐没有接话,反正是说了之前的,便已经下山离去,看着小徐背影,吴山河神色如常。

        越不过李扶摇,那就不去想了。

        好好看着这座山也好。

        吴山河抬头看向天幕,倒是没能看出此刻天幕和之前天幕到底有些什么不同之处。

        有些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

        不周山,也迎来了今年的一场雪。

        这就冷了起来。

        之前有好些圣人的不周山,此刻也就剩下两人了。

        张圣和暮云先生。

        这么两位儒教圣人不去云端,就留了下来。

        张圣和暮云先生两人都站在山顶,看着那一望无垠的南海,忽然张圣便笑出了声,“暮云先生为何留下来了?”

        暮云先生听着这句话,也是笑了笑,然后便说道:“你不也是留了下来?”

        两个人再一对视,也都是看到了各自眼里的笑意。

        “在学宫读书这么多年,为了那么区区一场辩论胜负便一直放不下,本来便算是白读了那么些书,后来入云也抵不过长生两字,就更是如此,说是圣人,只怕是连句先生都称不上,白瞎了这么看得那么些书。”

        暮云先生有些感慨,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是一场梦。

        现在梦也醒了,长生反正是看不到了。

        好在之后要对得起读书人三个字才是。

        张圣说道:“我之前一直挺佩服朝青秋,觉得他做的那些事情,是真的不错,不过看来看去,也才知道是自己看错了。”

        “他这个人,想着剑士不假,竟然还想着人间,还是让人钦佩。”

        张圣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从今以后,大家都一样了。”

        暮云先生点头道:“若是真有人要为人间而死,应当先是我们这些读书人了。”

        张圣笑道:“现在说这种话,总觉得有些不得劲。”

        暮云先生哈哈大笑,“我这个人不太行,不过好在有个还不错的弟子。”

        提及苏夜,即便是张圣都是点头。

        这个读书人,真正说得上读书人三个字。

        从始至终。

        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张圣感慨道;“只是之后人间,不知道是不是会多有几个苏夜,也不知道苏夜这样的人,能不能活着了,我们这些人死了也就算了,他这样的人,要是真的死了,对人间来说,是损失。”

        暮云先生点头,只是这一次,不谈好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