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分析与ROUND THREE

第二百八十七章:分析与ROUND THREE

        两分钟后

        心力憔悴的伊冬传送回了备战室,狠狠地白了正在哼儿歌的墨檀一眼,长叹道:“为什么输掉比赛的你可以这么惬意啊,我感觉自己已经累的快要脱发了!”

        “别闹,就你现在这几根毛根本就没有脱发的资本。”

        墨檀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走到伊冬面前咧出了一个至少八颗牙的微笑:“真厉害啊,果然还是在最后把我干掉了,看来你小子还是很有潜力可挖的,不错不错,非常不错~”

        “潜你三舅的力啊!”

        伊冬一脸蛋疼地坐倒在椅子上,苦笑道:“我在优势这么大的情况下都差点儿被你逼死,完全不值得骄傲好嘛,要是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我早就凉透了。”

        “呵,条件相同?”墨檀嗤笑了一声,用仿佛是在看弱智的眼神注视着伊冬:“你这个前提也太荒谬了,且不说严格意义上的‘条件相同’几乎不可能存在,要知道这个世界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不同才会这么有趣啊,相对的公平、绝对的不公平、脑子有恙但家财万贯的富二代、天赋异禀却穷困潦倒的好青年,生活正是因为这些差异才变得不那么无聊啊~”

        伊冬的嘴角抽搐了一笑:“能不能别做这么低级的隐射,而且脑子有恙的明明就是你吧?还有,好青年这仨字儿跟你这货有半毛钱关系么?”

        “有啊。”墨檀特别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摊手道:“你还记得自己差点被骗到阿富汗扶贫的那次吗?”

        伊冬立刻开始磨牙:“我特么这辈子都忘不了。”

        墨檀挑了挑眉,然后慢条斯理地问道:“最后是谁把你给救了?”

        伊冬继续磨牙:“你……”

        “那你还记得自己有一次食物中毒差点儿当场去世的那次么?”

        “老子当然记得!而且不止一次,要不是你……”

        “要不是我及时给你做了应急处理,而且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你是不是就凉了?”

        “我特么……”

        “对了,还有那次你被三个如狼似虎的高年级学姐拉进KTV包间的时候~”

        “你丫敢说那件事背后没有……”

        “最后是不是我冒着被人当做基佬的风险把你救出来的?”

        “尼玛……”

        “是不是吧?”

        “虽然你说的没错,但……”

        “那不就得了。”墨檀愉快地打断了伊冬的后半句话,笑眯眯地拍了拍手:“我要不是个好青年你岂不是早就死球了?”

        伊冬满头黑线:“你怎么不说我遇到的那些事件都跟你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呢?!”

        他当然清楚上述那些事件之所以没有彻底失控都是墨檀的功劳,但那可不是现在这个人格的‘墨檀’,而且说来话巧,那些坑爹事故的作俑者却恰恰都是当前这个精神状态下的墨檀!

        “所以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墨檀倒是一脸坦然地点了点头,耸肩道:“好青年也会有点小毛病吧,偶尔也会骂个街吧?也会撒个谎吧?也会个吹牛辶吧?也会打个飞……”

        “oK我知道了麻烦你闭嘴!”

        伊冬面如死灰地强行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歪着脖子向墨檀吐槽道:“话说刚才那两场你的战斗风格也相差太大了,感觉完全就特喵的是两个人啊。”

        “是么?”

        墨檀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一边把那架巨大的重弩往行囊里塞一边说道:“我一直都觉得你说的那些战斗风格、方式全都是瞎@#扯淡,那些玩意儿其实只是各种不同的习惯和喜好罢了,毕竟有人喜欢爆头就有人偏爱**,既然目的都是把敌人弄死,那么在方式方法上纠结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当然,有些套路确实在客观角度上具备优势,然后自然会有很多人效仿,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正确’与‘常识’,比如法师需要积极冥想、战士需要锻炼身体、盗贼牛辶就得猥琐这种事,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我这人向来不喜欢那些一成不变的东西~”

        “既然你扯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伊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问道:“那你喜欢什么呢?”

        “纤腰长腿D罩杯。”

        “我特么不是问你这个!”

        “刚才那个就是答案~”墨檀哈哈一笑,对伊冬晃了晃中指:“我喜欢一切既能让对方猝不及防、气急败坏、手忙脚乱、心肌梗塞,同时又能取悦我自己的方式。”

        伊冬干笑了一声,继续问道:“所以你刚才连续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打法跟我玩,完全就是出于自己的兴趣使然?”

        “不全是。”处于‘混乱中立’人格下的墨檀罕见地撇了撇嘴,耸肩道:“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以后弄死那个丫头提前做做准备,虽然她比你强太多了,但你们毕竟都是法系职业。”

        伊冬沉吟了一下,然后颇为严肃地问道:“你觉得自己现在有几成胜算?”

        “低于我敢冒险出手的最低标准。”墨檀心不在焉地摆了摆手,忽然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最后用来阴我的那个技能是叫双鬼拍门吧?挺有意思的,跟我仔细说说。”

        伊冬对墨檀向来是没什么保留的,于是便直接将自己的技能资料通过好友消息给墨檀发过去了,排版都没带变的。

        “灵媒秘术啊,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跟我在这个世界所了解到的亡灵法术完全不是一个体系……”

        墨檀飞快地读完了伊冬的消息,翘着腿分析道:“所以这个技能有很高概率并非无罪大陆的‘土著技能’,更像是用现实里那些鬼怪设定魔改出来的。”

        伊冬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你妹啊,我就是随便猜两句而已。”墨檀打了个哈欠,然后轻笑道:“你之前一直没有使用这个技能应该是怕被我提前提防吧?”

        “是呗,毕竟那两块牌位实在太明显了,而且还需要我专心引导两秒钟。”

        伊冬从行囊中掏出一块黑色牌位放在手里掂了掂,无奈地回答道:“对别人或许还有一定可能,但如果对手是你的话……呵呵。”

        他对墨檀太熟悉了,抛开‘绝对中立’这个人格不说,至少在另外两个人格下,指望对方疏忽大意是非常非常不现实的,‘守序善良’的墨檀十分细心,还有着鬼畜级别的直觉和观察力,而处于‘混乱中立’状态时的墨檀干脆就是个鬼畜,他可能明知道前面有陷阱也会踩上去,也可能用它来坑任何一个人,所以这个险无论如何伊冬都不会去冒的。

        “正确的判断。”

        墨檀轻描淡写地夸了他一句,然后挑眉道:“不过我可以帮你研究一下怎么用它来阴人,首先呢,你得知道它里面是什么……”

        于是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墨檀十分详细地把自己在鬼门关中所经历的事讲了一遍,不但令伊冬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个技能到底有多么时髦,顺便还小小地刺激了一下他的三观。

        “你说你在五感丧失这个大前提下顺利通过了那条九曲十八弯的石板小路!?”伊冬整个人都是方的,他特别残念地盯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墨檀,眼睛瞪得老大:“而且连半点‘阴业之雾’都没沾到?!”

        墨檀对前者回以鄙视的眼神:“我刚才应该已经说过了,五感是按照某种进度被陆续剥离的,我最开始被剥离的是听觉,然后依次是味觉、视觉和触觉,嗅觉始终没有被剥夺,理论上应该没有固定规律,而且除了视觉和触觉之外,另外两种感觉就算没了也几乎不存在影响,至于那个应该是‘阴业之雾’的东西我肯定是没碰到,不然你那招【鬼兽毒雷】的冷却时间就不可能被重置,懂了没?”

        “理论上是懂了……”

        伊冬原地做了俩深呼吸,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一点:“但你特喵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按你刚才说的话,没前进五分之一的路程就会被剥离五感中的一种,也就是说你最后五分之二的路程整个人都是瞎的,最后五分之一的路程除了能闻见气味之外不仅无法视物,甚至连自己是否在‘移动’都无法确定,对吧?!”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吧。”

        墨檀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有些遗憾地说道:“我本来还想体验一下五感全被剥夺的感觉呢,失去一切与外界交互的渠道,无法感知任何信息,除了思考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最后甚至连自己是否在思考,自己是否存在都没办法证明,那种状态真的很令人神往啊……真是太可惜了。”

        “我知道了!”

        伊冬直接无视了墨檀的话,只见他猛地一拍大腿,指着后者大声道:“就像狗狗一样,你能够顺利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通过嗅觉来闻自己的尿来确认当前位置,然后再……”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我早就把整个B市都圈成自己的地盘了。”

        墨檀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只是在发表了一番很恐怖的言论后就事论事地说出了真正原因:“首先,我在那条小路出现后的半分钟内就把它记下来了,包括长短、宽窄以及每一个拐弯,别跟个智障似的看着我,系统练习过的话你也可以做到。”

        伊冬干笑一声:“我表示严重怀疑。”

        “没骗你,如果你的方向感再差些的话,恐怕还能事半功倍。”墨檀伸出中指晃了晃,然后继续解释道:“然后我在失去听觉后又巩固了一遍记忆。”

        伊冬面无表情:“哦,然后呢。”

        墨檀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也就是说在视觉被剥夺之前我已经完全知道该怎么走出去了。”

        伊冬继续面无表情:“哦,然后呢。”

        “然后我就出去了。”

        “哦,然后呢。”

        “我都说我出去了啊。”

        “哦,然……这特么就没了是吗!?”伊冬当时就火了,他气急败坏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自己琢磨一下自己刚才那些屁话里有半点营养吗!?”

        墨檀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也就是说,你不相信我看不见东西后还能准确地进行移动,更不相信我连触觉都失去后依然能做出同样的事,对吧?”

        伊冬虚起眼看着他:“对。”

        “好吧,我举个例子。”

        虽然当前人格下的墨檀绝不算好为人师,甚至可以说是毁人不倦,但他偶尔心情好的时候还是愿意给伊冬解释一些‘智障问题’的,这会儿正好赶上他情绪还不错,于是这货就溜溜达达地走到了房间中央,闭上了眼睛微笑道:“直线、五米。”

        然后他就往前走了五米,走得很直,但按理说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

        “等一下!”

        只见伊冬快步走到墨檀旁边,然后以一种很别扭的正步走移动到了后者刚才出发的位置,十分震惊的轻呼了一句:“真的刚好五米!一点不多一点不少!你怎么做到的?”

        墨檀有些诧异地‘哦’了一声,笑呵呵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确定的?”

        “我当年心血来潮练习过借助步伐计算距离……”

        “而且在那之后再也没长过个子是吧?”

        “@#¥%!”

        伊冬骂了句脏话,然后再次问道:“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告诉你也没关系。”墨檀耸了耸肩,一边操作着人物面板一边说道:“不过你得再陪我打一场,最后一场~”

        伊冬猛地回头:“你说啥……卧槽你这又是闹哪样!!!”

        没错,看到这里大家相比已经猜到了,墨檀又换了一身装备。

        这是一套盗贼公会里特别常见的黑色紧身衣,低调朴素不起眼,没有任何特色,但是……

        “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你打还是不打?多经历点儿施展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哦~何况还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陪练~”

        “呃,但是我……”

        “麻溜的!”

        “好吧,打就打吧,最后一把啊!”

        “哦对了,我建议你把录像功能打开~”

        ……

        一分钟后

        【您已战败】

        冷冰冰的系统提示音在伊冬耳边响起,然后他就稀里糊涂地回到了这间自己刚离开不到半分钟的备战实里,一脸懵逼。

        “我特么……到底是怎么死的?!”

        

        第二百八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