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医品至尊在线阅读 - 1969 程旭的孤注一掷

1969 程旭的孤注一掷

        “这次说什么都不能由着你,过了年就必须跟我回去。”

        陈秀琴板着脸,用不容商量的语气霸道的做出了决定。

        “爸,我不想回去,我想留在乌市陪您。”

        陈晓鹿见老爸这次都不向着她了,顿时有些慌了,可怜巴巴的看着程总督撒娇道。

        “咳咳,小鹿啊,以前是爸考虑欠妥,这次啊,我觉得你妈说的对,青疆最近是多事之秋,过了年你还是跟你妈回燕京工作吧。”

        程总督见躲不过去了,只能干咳两声,语重心长的道。

        在这件事情上,妻子已经跟他通过气了,他也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处境,那些人未必敢对自己下手,但很有可能会拿女儿来做文章。

        更何况,经过这次绑架后,女儿的身份已经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万一被某些人利用来做文章,他的处境会变的更加被动了。

        见一向惯着她的父亲这次也不帮她了,陈晓鹿就知道这是他们两共同作出的决定,肯定无法更改了,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连胃口都没有了。

        “回燕京多好啊,哥到时候就能天天带你玩了。”

        程旭见妹妹情绪不高,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哄着道。

        “谁稀罕跟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鬼混。”

        陈晓鹿心里有气,不敢跟一向强势的老妈撒,只能把火发在了哥哥的身上,让程旭一脸尴尬的看了看顾少。

        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顾少可也是他的朋友啊,这狐朋狗友把他也囊括了进去。

        陈秀琴见顾少脸色一变,慌忙严厉的呵斥道:“有你这么跟你哥哥说话的吗?怎么来青疆一年多,连一点家教都没有了,快点道歉。”

        见老妈开始上纲上线了,陈晓鹿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冲着顾少道:“顾总,我说的是哥哥其他的朋友,没说你啊,你可别对号入座。”

        顾少闻言哭笑不得,这是道歉啊,还是讽刺?

        不过以他的修养还不至于跟一个小姑娘计较,摆摆手风趣的笑着:“没看我都没吭声吗?就怕被你对号入座。”

        “哈哈!”

        众人不管是真的觉得好笑,还是为了化解尴尬,都哄堂大笑起来,现场的气氛也变的欢快起来。

        陈秀琴眸光闪动,看着顾少的眼神就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越看越满意,哪怕知道顾少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没结婚前,谁敢说女儿就没有机会,心里暗自琢磨着这两天得找机会让他们多接触一下才行。

        陈晓鹿哪里知道老妈还没回燕京呢,就已经想要撮合她和顾少了,对这个一开始不怎么喜欢,但还挺机智风趣的男人多了几分好感,抛开心里的烦恼,和顾少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

        毕竟都是年轻人,有着很多共同话题,顾少又不同于那些满肚子草包的纨绔子,说话幽默风趣,很快就热火朝天的聊到了一起,让陈秀琴露出欣慰的笑容。

        几十年的夫妻了,陈秀琴那点小心思哪里能瞒得过程总督,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极不高兴。

        自家这个老婆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过势利,而且极为强势,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容人忤逆,女儿若是真和顾少看对了眼,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顾少可是有着未婚妻的人,而且据说明年就要结婚了,那可是两大家族的联姻,关系着两家的颜面以及更深层次的利益,若是因为女儿的插足都破坏了这桩联姻,必然会引起两大家族的震怒。

        到时候,他所在的程家也好,还是陈秀琴的娘家也好,根本承受不住两大家族的滔天怒火,虽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女儿却绝对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顾少的那位未婚妻,可是门阀子弟啊,岂是那么好招惹的?

        可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等晚上回家之后再跟陈秀琴晓以利害,让她不要在那里自以为是的乱点鸳鸯谱。

        “总督,那边要散场了,您看……”

        就在程总督胡思乱想之际,杨秘书快步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低声道。

        “噢!我这就过去。”

        程总督回过神来,歉意的冲正和女儿聊的火热的顾少道:“顾总,我失陪一下,那边要散场了,我去送一下。”

        “呃,好,程叔叔你忙你的。”

        顾少礼貌的站起来招呼了一声,立刻又坐了回去和陈晓鹿聊了起来,还问她乌市晚上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看样子是打算晚上出去转转玩玩。

        程总督暗叹了一声,心里烦闷异常,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两天,绝对不能让女儿再有和他接触的机会。

        看着老爸走出去,程旭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趴在顾少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顾少微微一怔,摇了摇头,似乎不太同意,但耐不住程旭死缠烂打,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冲正在满脸好奇支棱着耳朵偷听他们说话的陈晓鹿道:“我和你哥出去一下,你等我们一会儿,咱们可是说好了,今晚你可是要给我们当向导的。”

        “你们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商量想干什么坏事呢?”

        陈晓鹿的性子一向是风风火火的,这会儿跟顾少混熟了,说话也没有了顾忌。

        顾少嘿嘿一笑:“我可是你哥的狐朋狗友,不干坏事就不正常了。”

        “小鹿,怎么说话呢。”

        陈秀琴始终密切关注着他们,见女儿一点没有大家闺秀应有的风范,唯恐影响了她在顾少心目中的形象,佯装不快的呵斥道。

        陈晓鹿不怕老爸,就怕这个霸道的老妈,闻言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不敢吭声了。

        顾少无奈的一笑,冲着陈秀琴打了个招呼:“阿姨,失陪一会儿,我和阿旭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好,你们去吧。”

        陈秀琴正想和女儿单独谈谈,试探下她对顾少有没有好感,自然不会阻拦,笑盈盈的道。

        “阿旭,我可是正经商人,大不了公平竞争就是,你可别胡来。”

        出了房门,顾少就满脸严肃的冲程旭道。

        “放心吧,我就是想看看敢跟咱们抢食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咱们看一眼就走。”

        程旭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明显没往心里去。

        他自己也搞了家小公司,奈何老爸是个老古板,坚决不允许他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敛财,让他的公司始终半死不活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那,老爸还经常骂他没本事,让他心里很不服气。

        这一次,拉着顾少来投资,一是因为顾少强大的财力;二是他打算借着顾少的旗号打掩护,背着古板的老爸在青疆投资来大赚一笔,证明自己可不是个窝囊废。

        这一次顾少来青疆投资,其中其实有一部分资金是他砸锅卖铁甚至借了高利贷凑出来的钱入的股。

        以顾少的财力,即便投资不成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可他就不行了,若是这次赚不到钱,那些放高利贷的绝不会放过他的,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但只要拿着他亲手打的借条上门逼债,那他以后也没脸在燕京混了。

        这一次投资对他来说是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所以,对有可能成为他们投资阻碍的另外一家投资商,他是怀有极大的诚意的。

        “那行吧,不过你得答应我,不准动什么歪脑筋。”

        顾少对程旭也很无奈,只能认真的提醒道。

        谁让这家伙是他的小弟呢,平时做事虽然不靠谱,但却对他一向忠心耿耿,又是个没脸没皮的主,死缠烂打的功夫绝对一流。

        “放心吧,这是我爸的地盘,我哪敢动什么歪脑筋。”

        程旭随口答应着,却明显没有多少诚意,拉着他悄然向包间走去。

        顾少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有自己看着他,即便他想干点什么,也不会太出格。

        他哪里知道,程旭现在是把所有身家甚至还借了高利贷,都押在了这次投资上,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自己的投资计划。

        ……

        “程总督,杨秘书应该已经跟你说过承包招待所的事情了吧?”

        招待所大门外,丁宁握着程总督的手,淡然的说道。

        冯杰他们就住在省督委招待所,已经被人送去了各自房间休息,程总督坚持要送他和迪巴下来,他自然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嗯!”

        程总督的表情有些讪然,干笑一声点了点头。

        他本来是想让丁宁敲敲边鼓,让龙腾集团接手这个烫手山芋的,没想到丁宁却入了坑,虽然给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但这事明显他做的有些不地道,面对他如此直白的询问,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发烧,幸好喝了不少酒脸本来就红,也看不出他的不好意思。

        “我明天就要回宁海了,但我安排的人明天就会赶过来,专门跟你谈这件事情,你放心,咱们既然是朋友,能帮你的我绝对会不遗余力。”

        丁宁发自肺腑的真挚道。

        他心里还是很同情程总督的,身为一省总督,竟然要用这样的方法来甩包袱,可见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

        更何况,省督委招待所本身就名声在外,地势又处于黄金地段,硬件软件设施齐全,若不是那些复杂的外在因素,恐怕无数人会争破了头去抢着承包。

        那些隐形的麻烦,注定让他在承包过程中不存在任何的竞争对手,再加上程总督对他心怀内疚,承包的价格绝对不会太高。

        所以,在别人眼里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在他看来却是个天大的便宜。

        “什么都不说了,这个人情我领了,你放心,只要我还在青疆一天,这家酒店的承包权就是属于你的,即便承包到期,你也有着最优先的承包权。”

        程总督颇为感动,投桃报李的道:“我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证照手续我也会打招呼让人特事特办,保证绝没有任何部门敢来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