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掉转的果实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掉转的果实

        夜色已深,极为舒适的马车车厢里,魔宗却依旧不敢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的身体只是处在一种很微妙的平衡之下,这种平衡来自于他时刻调整着自己体内的一切气机。

        这种极限的调整将他生命流逝的速度降至最低,但依旧在流逝。

        寻常人不知自己的大限会在何时到来,但像他和沈约这种修行者,在这生命的尽头,他们对于自己的寿元的流逝,就像是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体内的一个沙漏。

        他的感知依旧很强大,所以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陈子云和贺拔岳的这场追逐。

        但即便是确定贺拔岳已经阻止不了自己和那些南朝年轻修行者的见面,他此时也不会产生多少愉悦的感受。

        因为时刻感知到自己生命的流逝,这种滋味很不好受。

        而且对于这个世间,他还有深深的遗憾。

        他轻叹了一声。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贺兰黑云掀开了车门帘,看着他说道:“等下可能会有些冷,不过你应该尝试一下,即便是你,也应该没有真正的飞在天上看这个世界。”

        魔宗微微的一怔。

        但看着不远处的道上燃起的火光,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是党项的那种火焰浮屠?”

        “已经和南朝方面联系上了,他们比我们想象的来得快,在我们这边的消息传递过去之前,他们本身已经从建康城里出发,包括你要见的那名年轻人。”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说道:“黑夜里的火光指引很有效,他们正在乘着火焰浮屠赶来,我们也乘着火焰浮屠赶过去,这样会在南朝的边境之后见面,会比在边军之中会面更安全。”

        ……

        两顶火焰浮屠缓缓的升了起来,一前一后,朝着南方飘去。

        齐珠玑在这南朝边境到建康一带配备的火焰浮屠只是比较寻常的火焰浮屠,载重并不大,每顶火焰浮屠最多只是承重三人,但这种小型的火焰浮屠也降低了制造难度,按照他的设想,今后不只是主要线路上,在绝大多数要塞和要塞之间,也要大量配给这种火焰浮屠。

        此时天空之中还飘着细细的雨丝,而且是逆风往南,便需要控制这火焰浮屠的修行者时刻消耗一些真元来推动火焰浮屠。不过铁策军在沿途也已经配备了足够的灵冰,这些专门控制火焰浮屠的修行者每日里练习,控制这火焰浮屠飞起来却是很稳,除非有一阵狂风吹拂而过的时候,火焰浮屠才会有所晃动,但也会被马上控制住。

        和贺兰黑云所说的一样,这种东西对于魔宗而言也是十分新鲜的物事,他和贺兰黑云在一顶火焰浮屠之上,他看着远在脚下的黑魆魆的山川河流,也是不仅心中赞叹,不过真正的飞在天上看这个世界,他以前倒也不是没有过。

        他甚至乘着风暴去追过沈念,只是此时他这心中响起的话,他也没有再说出口。

        “原来是耐燃的燃物产生大量的热气,贯入这穹顶之中,说到底,就是热气比冷气轻,便自然升腾。”

        他对这火焰浮屠本身倒是也有了些兴趣,道:“怪不得有关幽王朝的记载之中,说有飞在空中的殿宇和浮船,如此想来,倒也简单,清气上扬,浊气下沉,归根究底,也和一根竹筒浮在水中没有什么区别,不用这种简单的外物,用修行者的手段,也只要用特殊的法阵,分离清气浊气,将天地元气之中较重的那一部分排出去,将较轻的那一部分固锁不散,用于浮物,便也不难。”

        贺兰黑云认真的听着,她沉默了片刻,说道:“这种法阵对于你而言或许不难,但对于现在世间的绝大多数修行者和工坊,却已经太难。”

        魔宗微微一怔,随即又是怅然若失。

        他又是轻声叹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他此时更加明白为何自己的师尊和师妹对于自己始终有着很高的期望。

        因为他在很多方面的确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才华。

        哪怕是在北魏,在他将绝大多数时间花费在追求自己修为进境的间隙,他也帮北魏做出了不少有用的法器。若是他这些年的脚步能够缓慢一些,若是他真的能够成为吴姑织和他师尊期待的那种修行者,或许以他的才华,真的能够给人世间留下很多的东西。

        只是现在他的确已经没有了时间。

        很多对于他而言很简单的事情,的确对于这个世间的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已经太难,但他也没有时间再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

        ……

        一处河湾的荒滩上,燃起了数团篝火。

        这处荒滩地势很低,从距离最近的道上,也很难看到被几座小山丘遮挡的河湾荒滩上有这样的火光。

        但从高空往下看,却很清晰。

        数名铁策军军士在燃起这几团篝火之前,他们便已经在这片荒滩上搭建了几顶营帐。

        此时北方和南方两边天空飘过来的火焰浮屠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不算远,他们的心中既紧张又期待。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们突然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

        他们骇然的转过身去,但在他们转过身去之前,他们已经听到了一个清晰的声音,“我是倪云珊,我知道他们要过来,我来这里等他们。”

        倪云珊走到了这几团篝火畔,她在铺好的草垫上坐了下来,然后接过这几名军士递过来的一些食物,也不客气的缓缓吃了起来。

        她穿过边境线而来,当然早已知道商丘那一战的结果。

        她很清楚,今夜在这里的会面,将会是整个人世间和千年之前的幽王朝的一次最终了断。

        铁策军这些人在魏观星的调教下已经具有很独特的气质,他们挑选的位置显示出了对于时间和军情把握的精准,来自北方的火焰浮屠和南方的火焰浮屠几乎在差不多的时间接近了这边的天空,然后都开始缓缓降落。

        随着天空两端的火焰浮屠降落,这片荒滩在火光照耀下显得更为明亮。

        两边火焰浮屠上的人在还未真正落地时,就已经看清了火焰浮屠上的人和地面上的人的面目。

        “倪师姐!”

        林意的声音最先响起。

        对于此间所有人而言,倪云珊的确是不在计划之中的不速之客。

        他看着在篝火旁站起的这名女子,看着她英气勃发的样子,他异常欣喜。

        倪云珊微躬身行礼。

        在此时,魔宗也已经看见了林意和他身畔的那名年轻人。

        他的记性很好,所以他当然知道那就是他要见的王平央。

        他笑了起来。

        不久之前,他对于自己的人生很后悔。

        但既然人生还未真正的终结,便没有时间去后悔。

        王平央看着被火光照亮脸庞的魔宗,他莫名的长呼出一口气。

        他心中的情绪极为复杂。

        他有些骄傲。

        “你想要单独和他说话,还是一起?”贺兰黑云很清楚魔宗的身体状况,她知道他的时间不多,所以在火焰浮屠真正之时,她便已经轻声问了魔宗一句。在这种时候,她觉得所有人都会尊重魔宗的选择。

        “一起。”魔宗真的花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想了想,然后回答。

        “不要浪费时间,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样的存在,他现在是自己人。”

        她扶起了魔宗,下了火焰浮屠,然后看着林意等人,说道。

        “看来你还是会原谅我。”魔宗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他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但自然也未再说出口。

        “我留给你的那两招剑法,你应该领悟了?”

        他也没有什么废话,在数名铁策军军士早已备好的软垫上半躺下来之后,便看着王平央问道。

        王平央点了点头,道:“是。”

        “从眉山开始,到钟离之战那段时间里,我找了不少像你这样的南朝年轻修行者,一是吸引南朝军方的注意力,一是也瓦解一些南朝将来的力量,同时你们之中若是有活得足够长的,便有可能会成为我用以补充真元的果实。后来钟离之战有了变故,我以为所有像你们这样的人都已经死了,没有想到这次去建康,却还有一个这样的你。”

        魔宗看着他,缓缓的说道:“当时我想着的是,你或许便是我和南朝修行者世界的唯一联系,既然我已萌生退意,我便留下些东西给你,那两招剑招源自于九幽冥王剑,如果我真的退隐世间,我或许也会将九幽冥王剑设法送给你,但按我当时所想,我应该不会再回南朝,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已经和我的过往,和光明圣宗告别,我便不会再回到记忆中的南朝,回到那些伤心地。”

        王平央在他的身前坐了下来。

        他是真正的后辈,即便他此时确定魔宗在当时离开建康的时候便已经有所改变,但在魔宗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也依旧想不到用什么话去回应,所以他只是安静的认真听着。

        “我有一件心愿未了,想要你完成。”

        魔宗淡淡的笑了起来,道:“作为回报,我会让你继承我的力量…当然只是力量,而并非修行境界,但按现时的情形,陈子云若是能够将九幽冥王剑送到你的手中,哪怕你能用近乎我的力量斩出数剑,对你们战胜贺拔岳,也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林意等人都有些震惊,都有些不解。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力量往往和修行境界不可分割。

        王平央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的看着魔宗,只是先问道:“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我在海外归来之前,答应了你一名女子会回去,但我已然回不去了。若是你们杀死了贺拔岳,我想你替我去一趟海外,或许你可以帮我说一下我回不去的理由,告诉她不用再等我回去了。”魔宗看着他,缓缓道:“她在星洲一带,我留给了她一样东西,你只要去了,便应该不难感知她的所在。”

        “好。”王平央心中略微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这便是魔宗最后的心愿,但他还是马上认真答应下来。

        “我所修的功法,是光明圣宗的功法和对于天命血盒力量的参悟的融合,我既然可以告诉你们残缺的法门,当然也可以将我真正的完整法门传给你。在我死之后,你就可以用这门法门汲取我的元气。”魔宗彻底的平静下来,他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他微笑道:“我现在的境界比起当年我逃出光明圣宗参悟出这个法门的时候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所以我想了个法子做了点改变,我想在我死的时候,我可以尽可能完整的将整个气海的本源保存下来,然后你用这功法,便相当于可以得到我的气海。”

        王平央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知道魔宗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就肯定可以做到,但以他此时的修行进境,却的确不能够理解。

        “你想在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将你的气海祭炼得如同法器一般,将它凝练得如同一个完整的场域,让王平央将它变成本命物一般?”他不能理解,云棠却是可以理解,但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却已经响了起来。

        云棠微微一怔,他看着林意,心中瞬间明白林意的修为进境也有了惊人的突破,他顿时惊喜起来。

        “不错。”

        魔宗也是赞许的看着林意,感知着林意体内的气息,他顿时觉得又有了更多战胜贺拔岳的希望,然后他对着王平央说道:“所以你即便暂时无法拥有我的修为进境,但只要你有足够的天地灵气可以凝练真元,你可以拥有和我近乎相同的真元。”

        王平央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魔宗说道:“所以原本是你吃掉我们这样的存在,但现在你想让我吃掉你。”

        “听上去有些残忍,但这就像是很奇妙的因果。”魔宗笑了笑,道。

        “真的没有办法活下去?”王平央沉默了片刻,道:“哪怕我现在将我的真元全部给你,都没有用处?”

        “如果能够,我当然不会拒绝,但很可惜的是没有。”魔宗收敛了笑意,认真道:“贺拔岳所修的是比我更为诡异的功法,除了我想将我的气海给你之外,我想看看你们之前针对我研制的药物。他现在拥有了天命血盒,他的真元性质也会因为天命血盒而彻底改变,所以我觉得,这种药物恐怕比我的真元力量还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