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大肆敛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大肆敛财

        “愿献上一百万贯钱、三十万石稻米,恳请殿下于越国公面前美言几句,在下破家舍业,感激不尽……”

        听到这个数字,李泰差一点惊呼出声!

        娘咧!

        这沈家不仅有钱,而且当真舍得啊,本王刚刚也仅止是矜持一下而已,总不能你肯出钱咱就立马照办吧?咱不进是天潢贵胄,更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对于钱财这等身外之物不能太过热衷,否则岂不是让天下人小瞧了去?

        可万没想到就这么矜持了一下,沈纶立即将价码翻倍……

        穆元佐也震惊于沈纶的魄力,深深看了他一眼,转头对魏王道:“殿下,沈家这次当真是诚心实意,这些钱几乎等于半个沈家的家底了……”

        都知道沈家的家资有三四百万贯,可这并不等于沈家能够拿得出这些钱。宗族的财富不是某一个人的,而且零零散散极其分散,闹怕所有人都同意将族产奉献出来,其中的操作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更何况即便族产价值摆在这里,可一旦仓促出手,被压价是肯定的,最终能够得到原价六成的价值都算是侥幸。

        由此可见,沈纶张口许诺这么多钱,几乎等同于吴兴沈氏倾其所有。

        经此之后,哪怕吴兴沈氏未被整体牵连,却也只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靠变卖族产度日,一举从顶级的江东望族跌下深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翻身……

        故此,亦可看出沈家之决绝,在灭族之危难面前,完全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压下心底的狂喜,李泰蹙眉问道:“何至于此?”

        沈纶苦笑道:“今次沈纬所犯下之罪孽,堪称不可饶恕,纵然只是其个人鬼迷心窍与宗族无关,可谁又能说宗族当真就全无责任呢?起码一个不察之罪,便无法洗脱。惟愿殿下能够念在沈氏一族衷心诚意支持您大兴文教的份儿上,仗义援手,宽恕这些懵然不知深陷囹圄的族人们,则沈家世世代代愿为殿下供奉生祠,子子孙孙不忘大恩!”

        言罢,整理一下衣冠,再一次拜伏于地,大礼参拜。

        为了沈氏一族不至于覆亡在房俊手上,他赌上了全部身家,固然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却也足见非同一般的魄力。

        李泰也不免为之动容。

        这样的一个家族,狠厉的传统早已经镌刻在骨头深处,面对危机,要么一蹶不振烟消云散,要么反击凌厉奋不顾死。

        眼下之局势,自然不能将沈氏一族连根剪除,那样会动摇整个江南的根基,进而搅动大唐的政治格局,给东征平添无穷无尽的变数,父皇是绝对不肯能允许的,若是谁敢私底下做出这等事,面对的将会是父皇的雷霆震怒。

        既然不能灭,那就只能稳住他。

        否则这样狠厉的家族一旦反噬起来,实在是要命……

        李泰没有俯身搀扶,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天潢贵胄模样,神情之间却是颇多同情,叹息道:“这种事情谁都不希望发生,沈家的确是被一个不肖子弟害得声名尽毁、罪孽深重,越国公难道就不是飞来横祸、无辜至极?错非越国公福大命大,这般险恶的情况之下依旧险死还生,你可知道一旦越国公遭遇不测,你们沈家、甚至整个江南,将会面临何等境遇?”

        沈纶亦是后怕不已,家族当中虽然最近与太原王氏走得很近,也知道沈纬私底下神神秘秘谋划着什么,可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居然闯出这样一个大祸?

        现在沈家上下恨不得将沈纬宰了丢锅里煮熟了分而食之!

        你自己作死不要紧,可是将这个家族都给带进深渊给你陪葬,简直家族之耻!

        “殿下通情达理,沈家感激不尽,还望殿下能够多多通融,则沈族上下做牛做马,愿效死力……”

        “行啦,这种事情谁又愿意发生呢?不过本王可不敢给你什么保证,越国公功勋盖世、地位尊崇,便是父皇亦是对其多有宠爱,就算不理会本王的话语,也实属正常,届时本王若是无能为力,还望沈先生多多理解。”

        “只要殿下心中觉得沈家是冤枉的,那沈家便足以感佩殿下之品德仁厚!”

        “赶紧起来吧,都是大唐子民,本王又岂能没有爱护之心呢?越国公亦是明辨是非、气量恢弘之辈,想必亦能够理解沈家上下的苦衷。”

        “多谢殿下!”

        沈纶这才从地上爬起。

        李泰赐座,一起聊了一会儿,沈纶便告辞离去。

        他亦是通晓人情世故之辈,知道不可能从李泰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但只要肯收钱,那一定会全力与房俊周旋,想那房俊再是嚣张跋扈,总不能连一点面子都不给魏王吧?

        只要房俊松口,那便有操作的余地。

        就怕房俊这个棒槌险死还生的恼火一股脑的发泄出来,肯本不给沈家一丝一毫转圜的余地,直接让水师将沈家给灭了,那可就万事皆休……

        ……

        待到沈纶走出去,穆元佐才拱手道:“恭喜殿下,又得了一笔钱粮,大唐文教之兴盛指日可待,殿下亦能够及早名垂青史!”

        “呵呵!”

        李泰哈哈一笑,难掩兴奋,捋着胡须感慨道:“世人皆道房俊性情耿直、有若棒槌,可观其为人处世,却极其懂得进退取舍,即便是遭遇刺杀这等凶险之事,亦能够顾全大局予以隐忍,可见世人愚昧者多矣,看不透这人心长短、人情世故。”

        穆元佐亦是深有感触:“下官之前对越国公亦是多有误解,可后来接触得多了,才知道时间之传闻谬矣。下官观人甚多,这世上堪称英豪者多矣,可若是哪个当真有匡扶济世之胸怀、以振兴大唐为己任,却没有几个能够超越越国公。”

        李泰想起房俊的种种行为,赞同道:“所以本王将其视为知己,太子将其视为肱骨,就连父皇亦将其视作帝国之柱石……”

        穆元佐叹道:“允文允武,当世人杰矣!”

        两人表述了一番对于房俊的赞叹敬佩,旋即穆元佐道:“此刻门外尚有许多门阀的人等着觐见殿下,越国公险死还生换来的机会,殿下不可轻易错过。”

        李泰到底不太适应这种“敲竹杠”的举措,有些赧然道:“本王素来将房俊视为知己,此番却趁着房俊差点死掉的机会大肆敛财,这心底总是难以释然,不知房俊会否责怪。”

        “殿下此举固然有失身份,可出发点却是为了大唐的文教兴盛,而非是自己享用,只此一项,便足以令天下人钦慕敬仰。况且这些人家哪里不知道这根本就是殿下与越国公唱起来的双簧?可为了息事宁人、家族安稳,他们却是心甘情愿的拿出钱财,花钱消灾。所以殿下无需自责,越国公定然不会责怪。即便是责怪,也只会责怪殿下下手太轻,白白辜负了他这次遭受的凶险。”

        穆元佐是个妙人,一席话,将李泰说得哈哈大笑,然后整理一下衣冠,正襟危坐,多穆元佐肃容道:“那就让他们一个一个进来,本王狮子大开口,穆刺史在一旁给本王敲敲边鼓,咱们联起手来狠狠的宰上一刀,共同为大唐的文教事业出一份力,可好?”

        穆元佐大喜过望:“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能够跟魏王李泰一起“敲竹杠”,这是一般人能够捞得到的机会吗?从此之后,自己与魏王殿下之间就算是多了一份交情,而且从魏王殿下的言谈举止来看,固然有些桀骜,却实实在在是个办实事儿的,只要有了这份交情,对景儿的时候就算是在朝中多了一个奥援。

        这可是所有外朝官员梦寐以求的政治资本!

        原本以为魏王与房俊南下,会给他带来数之不尽的烦恼,孰料却阴差阳错的为他增添了几分直入中枢的可能……

        果然是福祸相依、世事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