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氏族在线阅读 - 章一一四零 老天无眼

章一一四零 老天无眼

        魔鬼城。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陈芮勉力维持着悲戚愁苦的面色,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办公室的门,在办公椅上坐下的时候,他眼中似乎还有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但他终究是没忍住,嘴角一点点勾起,五官渐渐松开,那张岩石般冷峻的脸,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朵盛开的喇叭花,克制的笑声从喉咙里一丝丝挤出来,最终化为痛快肆意的大笑。

        他笑得是如此开心,以至于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笑得肚子疼得受不了,不得不握起拳头捶打桌面,一下又一下仿佛没个尽头。

        高兴是有缘由的,这个缘由是如此简单粗暴而又如此美妙绝伦:他继承大位最重要、最强悍的两个对手,近乎是一夜之间,一起折在了西北!

        世间还有比这更加美好的事情吗?

        陈芮认为没有了。

        自家的兄弟姐妹们是什么情况,没有人比陈芮更清楚,这些年来,他依靠手中的权势与财富,安排了无数人监视自己的弟妹们。所以陈芮很清楚,一旦陈齐跟陈慧慧没了,其他人根本不足为虑。

        就算董事长为了制衡他,有意扶持其他弟妹成势,但陈芮知道,这些人的才能心性跟他不在一个层面,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他真正的对手。

        换言之,陈齐与陈慧慧一死,他继承人的位置便稳如泰山,往后天蚁集团建国,他立马就会成为太子,直到执掌帝国,成为北大陆皇帝!

        不,他不仅要做北大陆的皇帝,而且会成为整个世界的皇帝!

        想到刚刚面见董事长时,对方那阴沉愠怒的脸色,陈芮心中的喜悦便更上层楼。对方这些年有意扶持陈齐、陈慧慧与他抗衡,分他的权,压他的势,结果如何?

        竹篮打水一场空!

        能看到董事长吃瘪,陈芮便像是喝了蜂蜜一样。

        当然,董事长心里不舒坦,自然是要发泄怒火的,陈芮方才被对方严厉教训了一顿,核心意思无非一个:西北出现了九名超人实验体,而天蚁集团事先竟然毫无察觉,他主事的特勤部是干什么吃的?

        渎职如此严重,陈芮不出意外受到了处罚。

        这份处罚不轻,外勤部这个势力极为庞大、财政拨款极为充足、重要性极为特别的部门,就被董事长从他手里收了回去。

        丢了特勤部,陈芮就像是丢了一块心头肉。

        “西北到底是怎么忽然多出九名超人实验体的?”欣喜之后,陈芮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在这件事上,他的确犯了错失了职,表现得非常不堪。

        陈芮无法接受自己无能的事实,更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故而哪怕现在特勤部的事已经不归他管,他也要想方设法弄清缘由,搞明白自己到底败在哪里。

        一阵思考之后,陈芮想起前些时日,特勤部西北局报上来的一份日常情报,曾提及加利湾外的海域上,发现了几条行踪可疑的船只。

        特勤部的日常情报很多,陈芮根本不可能逐条去看,一般都是处理排在报告前页的重要事项,后面的琐事他没时间关注,就算看也只是一扫而过。

        那条情报就列在诸多琐碎情报中,没有引起陈芮的特别关注。

        这段时间,陈芮对西北的关注点,主要落在陈齐、陈慧慧两人及其党羽的争权行动,以及大军的正面战事上,对根据地、西北各城之外的消息不甚关心。

        海上的几条可以船只,能涉及什么大事?顶多就是走私船,亦或者民间帮派的货船而已,这种情报他见得多了。

        但如今有了超人实验体这个标的物,再反向去推可疑的地方,那就是站在了上帝的视角,很多之前忽视的细节便浮出水面,引起了陈芮的注意。

        他从信息终端上调出那份报告,在面前打开,很快翻到了那条线索。

        然而仔细阅读一遍之后,陈芮失望地摇了摇头。

        报告本身就很简略,没有细节可扣,显然发现那些船只的特勤部人员,也没有对它如何重视,只是例行公事般的记录、上报。

        “如果那些超人实验体真是从加利湾登陆的......除了东面大陆的汇丰集团,南大陆的摩根集团与西大陆的南极鹅集团,都有可能是他们的来处。”

        一想到另外几大集团,陈芮眼中便流露出浓烈的轻蔑与厌恶之色,就像是被一群苍蝇扑到了脸上。

        事到如今,天蚁集团根本不惧怕其它集团,南极鹅集团、汇丰集团与他们远隔重洋,大军调派难度不小,想要登陆更是难上加难,顶多使使绊子。

        至于南大陆的摩根集团.....那是四大集团的吊车尾,他们是能发军北上,但只要天蚁集团以少量精锐,扼守住两块大陆狭窄的交界口,对方根本不可能打的过来。

        现在拥有修行者队伍的天蚁集团,根本就不是摩根集团可以碰瓷的。

        “九名超人实验体,很可能是南极鹅集团与摩根集团同时支援了抵抗军......哼,一群跳梁小丑而已,还能反了天不成?”想到这里,陈芮已经有了打算。

        天蚁集团以一敌三,那肯定不是一个好局面,所以陈芮打算建议董事长,联合其中一个集团,施行远交近攻之策,先荡平北大陆、攻下南大陆,再谋取西大陆。

        “无论如何,西北之战不能败,两股叛军得立即扫除。”特勤部的差事陈芮已经插不上手,但西北战局他却能争取一下。

        而今陈齐被俘,陈慧慧下落不明,在抵抗军有九名超人实验体的情况下,断然没有可能逃出来,这西北大军的指挥权,最终还不是得落到他陈芮手里?

        “陈齐这个总司令没了,接下来能够胜任此职的,舍我其谁?”陈芮起身倒了一杯酒,来到落地窗前,纵览魔鬼城辉煌如海的霓虹灯火,心中升起万千豪气。

        但凡董事长要在儿女中选择西北总司令人选,就不可能是陈芮之外的人,众弟妹要么能力不足要么年龄尚小,不足以担此重任。

        而西北之战打到现在局势已经十分危险,在向糜烂的方向发展,天蚁集团眼下需要的,是由一个强干之人主持战局。

        天蚁集团必须迅速扭转战局、荡平西北,免得战事陷入僵持,让北大陆各城以为天蚁集团虚弱、有机可趁,纷纷拥兵自立,跟天蚁集团抗衡。

        参与过军事,了解战场,在军队中有影响力,且有足够的威望压服军队的,只有他陈芮。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掌握军权,陈芮喜滋滋地喝了一大口酒。

        先前千般努力万般折腾,都没能得偿所愿的事,竟然因为敌军出现了九名超人实验体而实现,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陈芮都想感谢南极鹅集团与摩根集团一番。

        “五妹真是蠢,三弟更是愚不可及,为了一点军功,一个敢孤军深入只身犯险,一个真敢下达这样的军令,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不是生怕我不能掌控西北大军吗?”

        陈芮现在也很想感谢一下陈齐跟陈慧慧。

        如果不是陈慧慧为了分一份大的军功,好在战后捞取更多好处,她何必带人去刺杀李胜利等人?如果陈齐不是为了与他争斗,选择跟陈慧慧结了盟,又怎么会批准这样多此一举的行动?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纵然抵抗军多了九名超人实验体,金山司令部被突袭,有梅二梅三等人保护突围,陈齐与陈慧慧至少不会都折在西北。

        “现在好了,我在集团已无对手,接下来无论做什么都不用担心有人捣乱。一个强大的集团就应该没有党争,这样才能避免内耗,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

        陈芮喝干杯子里的酒,感觉格外心旷神怡,“如果不是因为党争,大军之中怎么会人心不齐,西北之战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损兵折将那么多?

        “如果我不是被陈齐、陈慧慧牵扯拉太多精力,所有心思都能用在正事上的话,区区两股叛军算什么?旦夕可定!

        “党争......是大祸!”

        深吸一口气,陈芮双眼变得清明,他知道,接下来是他大展拳脚,以雷霆手段为天蚁集团扫平建国障碍的时候了。

        董事长把特勤部从他手里拿走,虽然是怪罪他失职,但也是为了给他担任西北大军总司令做铺垫。

        毕竟他现在的权势已经足够大,若是不削去一些,再掌握了大量军权,往后就太难制衡。

        就在陈芮畅想未来,计划自己出任西北大军总司令后的征战行动时,秘书忽然敲响了房门。

        “什么事?”陈芮俯瞰着脚下无边无际的魔鬼城,头也不回地问。

        秘书的声音有些发颤:“三公子跟五小姐......他们回来了!”

        “什么?!”陈芮一不小心捏碎了酒杯,陡然转身死死盯住秘书,“到底是怎么回事?!”

        低着头的秘书小心翼翼地道:“根据金山城传回的消息,是正在叛军根据地执行刺杀任务的五小姐,及时发现了被叛军俘虏的三公子,想方设法救下了他,为此还损失了几名超人实验体......

        “他们一路躲避追击,历经艰辛,刚刚才回到金山城,如果不是大军救援及时,他们很可能被后面追赶的叛军超人所杀......”

        陈芮如遭当头一棒,只觉得眼前一黑,脚下差些立不稳,勉力稳住心境,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问:“董事长得到消息了没有?”

        如果没有,他还有补救余地,哪怕会给自己抹黑,也要想办法趁陈齐与陈慧慧虚弱的时候,尝试弄死他俩,亦或是让抵抗军的超人实验体再把他俩抓回去!

        “董事长已经知道了,而且刚刚下令,让五小姐与三公子立即乘坐军机返回魔鬼城述职......”秘书不敢抬头直视陈芮的怒火。

        她不知道的是,陈芮的怒火随着她那句话说出口,已经完全消失。

        这一刻,陈芮只觉得天昏地暗、浑身无力。

        他后退两步,撑住落地窗,双目无光的失神呢喃:“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能逃回来......集团又要陷入党争,又要继续内耗了吗?

        “老天无眼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