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太荒吞天诀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命运之河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命运之河

        (女生文学    )                                面前的景象再次变化,八苦大师承受五阴炽热苦后,一次巧合在山中发现一株仙果。

        凭借这枚仙果,成功治愈了身体中的伤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面前的景象不断切换,几名年轻男子出现在画面之中。

        这应该是第五苦。

        爱别离苦。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生死离别,人间惨事,青春丧偶,中年丧子,固然悲痛万分,即使不是死别,或为谋求衣食,或因迫于形势,与相亲相爱的人生离,也将感到痛苦。

        八苦大师看着至交好友一个个离开自己,或死去,或离开,那种离别之情,充斥所有人的心间。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亲如父子,近如夫妇,亦难得终身相守,又何况其他呢?万法无常,爱别离之苦,是谁也无可避免的。

        轩辕秋突然哭了。

        他可是堂堂巅峰仙尊境,忍不住内心那种别离之苦。

        他想到了至交好友,死于一场意外,自那之后,就天人相隔。

        每个人心情都很沉重,包括柳无邪在内。

        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父母,孩子,至交好友。

        他们的音容,他们的面貌,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

        两滴泪水,从他眼角滑落。

        一晃数年过去,不知他们是否安好。

        爱别离苦是八苦之中,人人都会经历的痛苦。

        淡淡的佛光,从四周亮起。

        看来很多人,都参悟了爱别离苦中的精髓。

        柳无邪睁开眼眸,眼神变得无比坚定。

        “离别,其实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话音一落,无边的佛光,像是滔天的洪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爱别离。

        离开了亲人,告别了朋友,这些年一直隐埋心间。

        直到这一刻,全部释放出来。

        众人纷纷张开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向国他们一脸懵逼。

        他们好不容易摸到一些门槛,结果柳无邪比他们还要快。

        他们出生仙界,理解不了柳无邪的心境。

        韩非子为了救他,开启七星台,耗尽自己的寿命,这是爱别离苦。

        丢下妻子孩子,自己飞升仙界,这也是爱别离苦。

        狂暴的佛光,如同浩瀚的海洋,冲刷柳无邪的身体。

        强横的因果法则,每一条如同粗壮的神龙,冲入柳无邪的体内。

        越到后面,每一种苦难,都会进行一次升华。

        “善哉善哉!”

        善力跟善信两位大师双手合十,连道佛号。

        柳无邪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八苦之难,他已经领悟了其中五苦。

        更可怕是他体内的因果之力,已经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八苦大师将一生的精华收录在八苦舍利之中,可想而知,全部吸收有多可怕。

        柳无邪的境界丝毫没有晋升的迹象,他们只是意识进入八苦意境,等回归本体,定会发生变化。

        上官云麓一言不发,双拳死死捏住,如果说眼睛能杀人,他的眼神,不知道杀死柳无邪多少次了。

        “云麓大哥,我们怎么办啊!八苦舍利可是我们上官家族之物,这样下去,八苦舍利里面的精华,将被柳无邪吸收一空。”

        上官云琳焦急万分。

        他们的天赋,远不及柳无邪。

        云麓现在也是一筹莫展,离开的时候,家族并未告诉他,想要拿到八苦舍利,需要参悟八苦之难。

        上官家族拿到八苦舍利后,研究了数年,发现他们无法将其炼化,这才放入明心壁之中。

        这些秘辛,刚才轩辕秋已经说过了。

        柳无邪周身上下,被金光层层包裹,像是一个金色大茧蛹。

        当茧蛹破开,也是柳无邪破茧成蝶的日子。

        画面静止了,八苦大师脑袋看向苍穹,还沉醉在爱别离苦当中。

        柳无邪意识沉入太荒世界,化为本体模样,左手高举,右手低垂。

        “阴阳流转,因果循环!”

        话音一落,阴阳之力跟因果之力相互碰撞。

        阴阳之力跟因果之力存在某种联系,柳无邪想要通过阴阳之力去驾驭因果之力。

        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掌握大因果术,斩断因果,化解因果劫。

        吸收这些佛光之后,柳无邪意识到因果劫越来越近了。

        “断因果,度轮回!”

        在柳无邪面前,出现一条命运长河。

        丝丝命运之力充斥柳无邪身体,顺着他的毛孔溢出。

        “这是命运的力量!”

        善力猛地站起来,丝毫没有一代大师的形象。

        自从认识柳无邪后,他的道心,一次次被颠覆。

        凡界的时候,他的命运之河已经被剑老斩断,他的前世今生,除了他之外,任何人不知道。

        命运之河中什么也没有,只有无尽的河水,肆意的翻滚。

        河水之中,冒出一幅幅森森白骨。

        这些白骨,都是柳无邪曾经的踏脚石。

        “因果劫到底在哪里?”

        柳无邪目光注视命运之河,寻找因果劫所在位置。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命运之河依旧沸腾,因果劫迟迟没有显露出来。

        “看来我的因果之力还不够强大。”

        收回大因果术,面前的命运之河缓缓消失,柳无邪感觉自己意识越来越清晰。

        那种玄之又玄的意境,就像是镜花水月,看似真实,却是虚虚幻幻。

        “轰隆隆!”

        就在柳无邪召唤命运之河的那一刻,时间海传来剧烈晃动。

        大片的时间法则,从大地深处涌出。

        “发生什么事情了,时间海似乎出现了变化。”

        庞佺皱了皱眉头,涌出一丝不安。

        他们费劲了心思,布置了天罗地网,可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远处山峦之中,一头巴掌大毛茸茸的怪物出现了,在它身体周围,缠绕着大量的时间法则。

        柳无邪如果在这里,一定认识这头小东西,他就是时间兽,可以操控时间法则。

        “你们看远处,出现了好多时间线!”

        站在明心壁周围的那些修士,纷纷看向远处地平线。

        大量的时间线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们是通过时间裂缝,才进入时间海。

        时间线跟时间裂缝完全是两个东西,时间线属于时间夹层。

        每一条时间线里面的时间法则,各不相同。

        也许是正的,也许是负的,时间也会倒流,不过这种时间法则极其稀少。

        掌控了时间兽,就能控制这些时间线。

        “如果能进入万倍时间线之中,外面过去刹那,里面过去万年,那我就能突破到仙皇境了。”

        很多修士摩拳擦掌,想要进入时间线中。

        随着各大宗门第二批高手陆陆续续赶到,时间海出现了很多仙王境跟仙君境。

        “我们快去寻找时间线!”

        有不少修士离开明心壁,他们留下来,只是看热闹。

        目前来看,没有什么悬念了,柳无邪不可能逃出庞佺等人的手掌心。

        眨眼间的功夫,走了接近百人,明心壁前面变得稀稀拉拉。

        剩下这些高手,都是庞佺召集过来的。

        一部分是千山教高层,一部分禹家及陈家高手。

        玲珑天长老,并未跟三家联合,而是守在一旁。

        还有一部分修士,主动加入进来,目的是分一杯羹。

        庞佺承诺他们,诛杀柳无邪,到时候人人都能分到龙血。

        除了他们之外,外围还有大批魔族,他们形成第二道防御圈,让方圆千米,固若金汤。

        柳无邪意识回归,漂浮在身体上的因果法则渐渐消失。

        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满着复杂。

        “恭喜柳施主,参悟大因果术!”

        之前柳无邪只是入门,还无法将大因果术凝练出来。

        “巧合!”

        柳无邪微微一笑,他也没想到,自己如此顺利领悟到排名前十的大因果术。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能不能活着出去再说吧。”

        史义山发出一声冷笑,对柳无邪恨意越来越重。

        哈尔圣子跟身边几名魔族小声说着什么,应该也在商议,如何斩杀柳无邪。

        那两名神族没有什么表情,一直高高在上。

        在他们看来,人族修炼的那些仙术太弱了,他们的神之力,天生克制万千种族。

        画面再次切换。

        受到爱别离苦后,八苦大师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们不懂修炼,寿命很短,才会导致亲朋好友一个个离开。

        如果他懂得修炼,就不会被妖兽咬伤,也不会看着朋友死于猛虎之口。

        随后的一段时间,八苦大师生活在伤感之中。

        直到一名美貌女子出现,让八苦大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不出意外,应该是爱憎会苦。

        海誓山盟的爱人,恩爱情深的夫妻,或膝下承欢的子女,或生离,或死别,一切不能自主。

        不是怨家不聚头,在某些形势下,愈是互相怨憎的人,愈被安排在一起,如影随形,好像再也没有分散的时间,这岂不是令人苦恼万分?

        三年时间,八苦大师跟这名女子如胶似漆。

        后来某一天,一名青年闯入他们的生活。

        此青年修为高深,懂得大量仙术,路过村子,被这名女子容貌所吸引。

        许诺,只要女子愿意服侍他,可以传授她仙家之术。

        女子听后,义无反顾随他而去,留下八苦大师一人。

        抛弃自己心爱的男人,跟一个陌生男子离开,让八苦大师,心生怨恨。

        场中每个人,感受到的意境完全不同。

        被抛弃过的人,能感受到八苦大师内心的痛苦。

        没有被抛弃过的,感受的不是很真切。柳无邪蹙了蹙眉,怨憎会苦他虽然没经历过,却能感受到其中的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