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燕宁3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燕宁3

        “本尊耐心有限,你若是不做出选择,那就两个都别想要了,女儿没了就没了,儿子要是没了,你们燕家可就真绝后了。”

        姜蝉笑着又添了把柴,她就喜欢看这样的戏码,    这屋子里的四个人,除了燕宁,谁都不无辜,他们都是杀害燕宁的刽子手!

        燕鸿闭了闭眼,姜蝉看明白她的意思:“很好,无毒不丈夫。”

        燕瑶瘫在椅子上:“爹,我是您的亲身女儿啊,您怎么能够这么对我?我要是喝了这药,我的一辈子都毁了……”

        “哗啦”一声,    姜蝉随手将茶碗扔到地上,屋子内顿时寂静可闻。燕瑶眼神非常惊惶,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来。

        姜蝉:“本尊懒的和你们多费唇舌,燕鸿,我给你机会,选儿子还是选女儿,你自己决定。”

        燕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在要摸到药碗的时候手忽然一抖,药碗立刻就离开桌面向着地上摔去。王氏和燕瑶顿时松了口气,可下一秒两人就瞪大了眼睛。

        原本应该摔在地上的药碗却稳稳当当的落在姜蝉手里,姜蝉汤勺搅了搅:“有些凉了,不过没关系,药性还在。”

        “燕鸿,    你可要端好了,再撒了你的儿子还会不会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尊也说不好。”

        燕鸿只觉得手里的药碗有千斤重,    他很清楚,今天这药燕瑶不喝也要喝,    除非他真的不想要儿子。可他真的不想要儿子吗?他做梦都想要个儿子!

        燕瑶被姜蝉的精神力禁锢着,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亲生父亲喂她喝下了这碗药。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在燕鸿松手后她更是大力的抠着嗓子眼儿,就想着将药给吐出来。

        姜蝉站起身:“很好,想来你们一家三口应该还有话要说,本尊就不在这里多待了。今天天气不错,本尊去院子里溜达溜达。”

        姜蝉离开了,室内一片寂静。燕瑶放声大哭:“娘,我……”

        王氏恨的眼睛都红了,想要说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是有关于燕宁的异象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要一提到燕宁,她就头痛欲裂。

        燕鸿此时可顾不上燕瑶,他大声喊着下人找来大夫,就是为了确认王氏是否真的有孕。不管怎么说,只要他有了儿子,别的他什么都可以不在意。

        再说姜蝉,在出了主屋后,    她就去了燕宁的母亲宁氏的小院内。宁氏长年缠绵病榻,    身子骨不好,    原主燕宁原本就想去求燕鸿那个渣爹给宁氏请大夫的。

        没想到王氏居然和燕鸿设下了那样的毒计,既然这样也别怪她下手无情了。姜蝉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轻轻推开了宁氏的房门。

        “姣姣,是姣姣回来了吗?”

        一道声音隔着帘幔传出来,只是听声音就知道这人体虚无力中气不足。

        姜蝉不疾不徐:“是我回来了。”

        她掀开帘幔在床边坐下:“你好些了吗?”

        宁氏盯着姜蝉看了两眼,忽然问道:“你是谁?我的姣姣呢?”

        姜蝉挑眉,“你真的很敏锐,一眼就看出不同。你可以称呼我姜蝉,这段时间燕宁的身体由我掌控。她和本尊做了交易,本尊帮她拼出一条血路,而她的身体由本尊掌控一段时间。”

        宁氏抓着姜蝉的手:“她怎么了?”

        姜蝉不疾不徐的拨开她的手:“她很虚弱,需要进入沉睡疗养灵魂,这段时间我会照顾好你,时机到了你们自然会再见。”

        宁氏低头咳了咳:“她……她真的会回来?”

        姜蝉轻笑:“当然,我又不是孤魂野鬼,占据别人的身子做什么?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半载,你们会再度见面的。”

        “刚刚我见过燕鸿和王氏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会有旨意不日你将搬出燕家,以后燕家和你以及燕宁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你若是还撑得住就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

        宁氏坐起身:“当真?我当真能离开燕家?那你怎么办?”

        姜蝉笑眯眯的:“燕宁的心愿是安置好你,至于我,我有我的事情要做。”

        看宁氏盯着自己,姜蝉笑道:“我不会拿燕宁的身体冒险,但是这是燕宁和我的交易。至于交易内容,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看宁氏还要说什么,姜蝉又道:“有些事情你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你只管过好你的日子,至于以后有什么疑问,你再去问燕宁。”

        宁氏抓紧被子:“好,我等着。”

        “很好。”姜蝉满意颔首:“我一会儿有事出去,刚刚我发作了燕鸿几个,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罢休,你若是无事不要出去,我会尽快回来。”

        宁氏捂着胸口咳嗽,却还不忘抓着姜蝉的袖子:“那个盒子的最下层是银子,你要置办什么就自去吧。”

        姜蝉笑了笑:“你是个聪明人。”

        她在宁氏梳妆台下面的盒子里翻了翻,最后抓了几个银锭子:“就这些吧,足够了。”

        她确实要出去置办些药材,想要将蛊虫一道修炼至大成,这中间少不了各种药材的辅助。更不用说如今最重要的是自保,不做点药丸子放在身上她还真不放心。

        傍晚时候,姜蝉提着几样东西回来了小院儿。宁氏从床上下来,看着姜蝉手里的药材:“这些是什么?”

        姜蝉按着她在一边坐下:“中午给你把脉,你脉象虚弱需要好好调养。这里一部分是给你调养身体的药材,另一部分自然是各种毒草。”

        看宁氏不说话,姜蝉慢条斯理的处理着药材:“燕宁本身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想要习武也太晚了,我只能够想办法做点这些,也是自保用的。”

        “放心,我不会主动害人的。”姜蝉碾磨着药材:“你若是心态平和,我就跟你说说我都做了些什么。若是你情绪大悲大喜,我就不说了,本身你身体就受不得这些。”

        宁氏哑着嗓子:“您跟我说说吧,我答应你会克制好自己的情绪。”

        姜蝉:“也行,那就说说吧。秦昭旻也就是你们的太子殿下,他中了噬心蛊的消息,外面传的纷纷扬扬。想要解蛊,只能够将蛊虫渡到另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必须得要是妙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