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流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色是刮骨刀,陆凡你可得悠着点啊!

第十四章 色是刮骨刀,陆凡你可得悠着点啊!

        “免贵,姓赵!”

        对于皇帝,赵姓宦官很是谦卑,但面对陆凡这个看起来就很是年轻的“小太监”,他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说话间,甚至还对陆凡撇了撇嘴,示意他闪开,别挡了自己和皇帝说话。

        “陛下乏了,赵公公还是早些退下吧!”

        陆凡不为所动,依然挡在身前,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我在和陛下说话呢,这里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冷哼一声,赵公公抬手拍向陆凡的肩膀,想要将其推开。

        但紧接着,一道闷哼声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骨骼被折断的咔嚓声。

        朱由检待在陆凡身后,微微探头看去,发现此时那位赵公公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在额头滴落,而伸出的那只右手,手腕正被陆凡捏住。

        陆凡嘴角上扬,看着眼前之人,满是关心地道:“赵公公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太好,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要不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

        赵公公咬着牙齿蹦出这么个字,在感觉手腕处的力道松了一些后,连忙抽出手臂,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大殿,走的很是匆忙,甚至都忘了向皇帝跪安!

        “那人,是个高手!”

        赵公公离开后,丁白缨直接开口,刚刚陆凡和对方交手的经过,她看的一清二楚。

        陆凡点了点头,“他的一身功夫应该在兵器上,手上功夫还是弱了一些!”

        看到赵公公被打发走,朱由检松了口气,但却有些担忧,道:“这次和魏忠贤的手下起了冲突,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不会!”

        陆凡很是笃定的摇了摇头,“咱们这位九千岁可是个精明人,在摸不透陛下的底细前,除非他真打算直接造反,否则是不敢跟陛下直接撕破脸的!”

        朱由检嗯了一声,看着满桌子的菜肴,低声问道:“你们说,这菜里,有毒吗?”

        “有毒的可能性不大!”

        陆凡笑了笑,“今日陛下才和魏忠贤表达了亲近之情,对方应该不至于失了智的直接下毒手。”

        “魏忠贤应该是在试探陛下的喜好以及各种忌讳,好以此来制定和陛下相处的方式,达到控制陛下来掌控朝堂的目的。”

        朱由检若有所思的沉思片刻,随后了然地点了点头,道:“这点你倒是提醒了我...当初皇兄在位时,因为喜好木工,那魏忠贤便为皇兄搜集天下各种巧夺天工的木雕。

        每次皇兄沉浸在木工雕琢中时,他便会恰好赶来请皇兄批阅奏章,皇兄不耐,便准许魏忠贤自己看着批复,这也使得他的权势越来越大!”

        陆凡连连点头,“这世间,有人爱美食,有人爱女色,有人爱游山玩水,有人爱酒肆坊间,有愿意舍身取义者,也有卖国求荣之徒......世间之人,虽形形色色各不相同,但总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

        而魏忠贤如今所做的,便是在寻找陛下的喜好,以此来作为未来于无形中控制陛下的手段!

        刚刚的美食诱惑失败,想必不久后,陛下就要面对美色的诱惑了!”

        “哈哈!”朱由检闻言爽朗一笑,“那估计要让他失望了!我这一生,不爱财,不爱色,更不爱什么美酒美食。我所求者,无非是想要大明中兴,再续大明百年基业!

        可是,他魏忠贤行吗?能做到吗?”

        陆凡不言语,他此刻其实很想怼一句。

        魏忠贤是不行,做不到让大明中兴,但最起码可以维持帝国运转,不至于让你做个亡国之君!

        当然,这句话他自然是不会说的。

        如今的大明帝国,最高统治者正是眼前的这位意气风发的十七岁少年,正是满含朝气一心渴望大展抱负的年龄。

        自己若是此刻跟他说什么亡国,自挂东南枝之类的话语,估计这偌大的大明帝国,他恐怕将再也无法待下去了!

        丁白缨在一旁听得有些懵逼,她虽是巾帼不让须眉,但在谈论这种家国大事上,还是有些插不上嘴。

        憋了半晌,此刻终于找了个开口的机会。看着陆凡,连忙问道:“那么陆凡你呢,你的爱好是什么?”

        “我啊,如果说我好女色,你信不信?”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丁白缨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小娘子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身段倒是修长有致,英姿飒爽间,倒也有几分特别的风情。

        “哈哈,色是刮骨刀,陆凡你可得悠着点,以后我还要对你委以重任呢,可别年纪轻轻就把身子骨掏空了!”

        朱由检笑的很欢快,将之前的沉闷紧张氛围,顿时驱散一空。

        丁白缨翻了个白眼,皇帝陛下她自然是不敢得罪,当下只得狠狠地瞪了陆凡几眼,扭过头去不再多言。

        陆凡微笑看着这一幕,心里却不由得一叹。

        如今的朱由检,虽已有城府,但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如今这个三人抱团取暖的乾清宫中,逐渐放下了架子。

        尤其三人都是年轻人,交谈起来也没有文官那些之乎者也老气横秋,可以说氛围很是愉悦。

        但陆凡很清楚,这种君臣之间如朋友般相谈甚欢的氛围,待魏忠贤的阉党势力倒塌后,恐怕将再也回不来了。

        日后的朱由检,将再也不是那个说着‘色是刮骨刀,陆凡你可得悠着点’的爽朗少年,以后二人再相见,恐怕就得是君与臣之间的等级森严了。

        笑着笑着,朱由检摸了摸肚子,“登基累了一天了,都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看来今夜得挨饿了!”

        虽然陆凡已经说过桌子上的菜肴应该无毒,但魏忠贤派人送来的饭菜他还是不敢吃。

        他可才刚刚登基为帝,大明中兴还等着他,可不能莫名其妙的因为贪嘴而死在寝宫中。

        “陛下莫慌!”

        丁白缨这时转过头来,从袖袍中掏出几块麦饼,笑道:“陛下吃点吧,虽然跟桌子上的美味没法比,但也不至于饿肚子。”

        递给朱由检两块麦饼后,她抬手将陆凡伸过来的手推开,冷哼一声,“陆大公子好女色就饱了,没必要吃饭!”

        “呵呵......”

        陆凡耸了耸肩,神色如常,至于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