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盛唐不遗憾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正是因为曾经被打劫,还死了许多同伴,所以,眼前这几名卖鲜鱼的潍州生意人,再也不去海上打鱼了,哪怕他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租用商船的资金,也不愿意去海上冒险了,他们出海打鱼一次不容易,一旦被打劫,损失着实不小,损失鱼获倒还是其次,最可怕的是小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得知骠国外海的海盗已经如此猖獗了,李安感到非常的生气,大唐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打通海上丝绸之路,这条商路所能产生的利益非常可观,若是因为这些海盗而被破坏,那损失就太大了。

        对于发生这种情况,李安也早有预料,毕竟,海上丝绸之路的距离足有好几万里,沿途需要经过的王国非常多,岛屿到处都是,海上情况非常复杂,大唐部署的力量能够保住少量关键位置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对于广袤的海洋真的是望洋兴叹,在大海里藏一艘海盗船,实在是太容易了,若是仅有一处发生海盗打劫,多调集一些兵船过去就解决了,可发生海盗打劫的区域绝对不是一处,而且,海盗随时都有可能新产生,就像野草一样是灭之不尽的,如此便会导致大唐兵船顾此失彼,无法护佑所有沿途商船的安全,但打击的效果还是有的,若不是大唐时不时的巡逻和打击,估计海盗能比现如今猖獗十倍百倍,海上丝绸之路也将彻底被切断?    大唐帝国的布局将遭遇彻底的失败。

        “利益太大了?    也难怪会出现海盗,真人让人头疼。”

        李安感叹的说道。

        在大唐开辟海上丝绸之路后?    这条商路上的商船就多了起来?    沿途也变得繁荣了许多,但这也引起了许多贪婪之人的注意?    海盗也就应运而生了,商道越是繁荣?    打劫所能获得的收益就越大?    也就越是值得冒险,很多原本穷困的人,就是因为做了海盗,很快就富裕了起来?    当然?    也有人被大唐兵船追上丢了小命,但因为打劫获得的收益实在太大了,所以,即便有丢掉性命的危险,他们也愿意冒险一搏?    这也是海盗难以完全剿灭的重要原因。

        想要彻底消灭海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唐所能做的只是将海盗的规模和出现频率压缩到一个比较小的程度,一旦某处海盗猖獗?    海盗数量众多,拥有大量的海盗船?    大唐战船马上就会发起围剿?    从而剿灭这股海盗?    而对于数量非常少且行踪不定的海盗,大唐真的很难剿灭,光是花费寻找的精力就很大,也不一定找得到,规模越大的海盗,寻找起来越容易,而小规模的零散海盗太多太小,寻找起来很是困难,另外,剿灭一股势力庞大的海盗,可以获得巨大的功勋,而灭掉小股海盗功劳太少,也难以让大唐将领动心,从而不放在心上。

        就好比朝廷的官差,遇到人命案件的时候非常用心,都卯着劲儿要尽快破案,为此不惜调动大量的人手,以求尽快达成目标,而面对某人丢了少量财物,则根本就不去过问,最多敷衍几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丢失的财物也很难被找回来,毕竟,这样的鸡毛蒜皮小事,官差破获了也没有什么功劳,这本来就是官差的职责所在,破获了也是应该的,而对于重大的人命案件,虽然也是官差的职责所在,但破获这样的案件却可以获得上司的青睐,获得百姓的认可,甚至还能得到一笔不错的奖赏,而这些在破坏小案件的时候是没有的。

        对于小股的山贼,大唐兵船在巡逻的时候,万一遇到了也会去管的,但若是遇不到那就没办法了。

        在与几名潍州百姓聊了一阵子之后,李安带着一行人去了旁边的酒楼,准备好好的吃喝一顿。

        骠国的北方城面积不算很大,与大唐的中等县城差不多,但在骠国这里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城了,这座城池内的房屋,大部分都是两层,没有三层的,一层的房子虽然有但也不是很多,几乎一眼看过去都是双层的房子,这与大唐的大部分县城倒是挺相似的,这些双层的房子在古代是非常普遍的,城池土地金贵,人口众多,为了节约有限的土地,自然要多造楼房,而楼房太高的话,成本也会更高,维护也会更加的不容易,所以,双层房子这种平衡土地稀缺和房子修建难度的房子便被广泛采用了。

        李安一行人在一处酒楼的二层,选了三个房间,李安与赵曳夫一间,陈龙与护卫们两间。

        站在打开的窗户前,李安看到了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看到了那几名卖海鲜的潍州人,这让李安再次响起了海盗的事情。

        “安,你怎么了,还在想海盗的事情啊!”

        赵曳夫关心的问道。

        李安点头道:“这次借口修铁路的事情,我离开了京城,本来办完事情需要尽快返回的,但我现在不想这么回去了,我想留在海边多玩一阵子,顺便剿灭这附近的海盗,也好庇佑这里的渔民,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

        赵曳夫皱眉道:“这些小事儿让普通将士去办就行了,哪里需要你亲自出手。”

        这等小事儿确实不需要李安动手,李安现如今的身份,自然应该做哪些更重要的事情,像打击海盗这等小事儿,交给普通的将士就行了,也好给他们一些立功的机会,不过,李安很喜欢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海外风光无限好,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自然要玩的尽兴才好。

        “是不需要我亲自出手,可我不是想多陪陪你,多在海边玩耍一番么,京城虽然繁华,但也太闷了,海外风光无限,在大海上抓海盗玩,这多有意思啊!另外,我也不会待太长时间,最多半年就回京城。”

        李安笑着说道。

        赵曳夫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她还没去过海边呢?只是听说了大海,但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赵曳夫并不是很清楚,这一次有机会去海边玩耍,且可以玩很长时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酒楼的美味很多,有好多都是当地的特产,在别处是没有的,这的确让李安大饱口福了。

        “咦,这是什么东西。”

        赵曳夫夹起一个圆环状的肉片,好奇的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这可是好东西,吃了大补的,这是大象的,是不是很大。”

        赵曳夫愣了半天,这才明白李安说的是啥,顿时脸上泛起一丝红霞,直接不吃了。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我要多吃一些,这样晚上才有力气。”

        李安笑着夹起几块肉片,吃了起来。

        这些肉片自然是当地的特产美味,是最顶级的食材,也是男人们最喜欢的滋补品,这就是象鞭,象鞭算是动物中个头很大的家伙了,毕竟大唐的个头足够大,象鞭的个头自然不可能小,硕大的象鞭代表着雄象的尊严,同时,因为人们固执的认为吃什么补什么,所以,他们认为吃象鞭便是补那玩意儿的,如此,更进一步让象鞭的价格持续走高,让象鞭成为一种高档食品,只有大城池最高档的酒楼才有这道菜,普通的酒楼是没有这道菜的,毕竟,骠国境内的大象数量就这么多,一头雄象只有一个鞭,这个东西的数量本身就是比较稀缺的,根本没法进行普及,也只有最有钱的人才能吃得起了,而很多事情,即便有钱也吃不到,毕竟,货源实在紧张,李安也是运气好,到了这家酒楼之后,正好有象鞭到货,这才有幸品尝了一盘,这一盘并不是完整的一根象鞭,大概只有十分之一,一个象鞭做成肉片之后,足有十份,可以满足十桌客人。

        见李安吃的很香,赵曳夫微笑不语,似乎很是高兴很是期待的样子。

        在同一家酒楼的另一个包间内,昂及家的宝石店掌柜,此刻正与一名商人商谈着什么。

        “哦,昂及兄打算接收在下的店铺,你们的店铺不是做的好好的么,也看不出生意有多兴隆的样子,再说了,北方城说大也不算很大,这卖珠宝也不需要开两家吧!”

        一名蓝衣商人好奇的问道。

        虽然他打算卖掉商铺离开这座城池,但他认识昂及家掌柜,自然知道昂及家掌柜店铺的情况,对于珠宝店铺来说,虽然可以开分店,但一座城池一般都只有一家店铺,分店只能在别的城池,毕竟,古代的城池就算比较大的,也无法与后世的大城市相比,街道也就那么几条,除了长安城这种巨无霸的城池,一般的城池,街道规模不会很大,而宝石又是名贵的奢侈品,顾客不会很多,同一个商人在同一个城池开两家宝石商铺,这完全没有必要。

        昂及家掌柜笑着说道:“老兄说的是,不过,老兄要卖商铺,在下要买商铺,只要价钱谈拢了这就行了,老兄就不必过问这些小事了。”

        很显然,昂及家掌柜自然不能将大唐要在此处修筑八车道火车站的事情告诉这名蓝衣商人,这个事情是李安亲口告诉他的,别的商人还不知晓,若是让别的商人知晓了,肯定都会出手抢房子的,蓝衣商人听说了之后,或许房子就不卖了,至少也会趁机涨价。

        “哈哈,昂及兄说的是,咱们只要买卖谈成了就好,这些事情在下确实不应该过问。”

        蓝衣商人尴尬的笑了笑。

        昂及家掌柜趁夜打铁的说道:“既然如此,老兄给个价格吧!咱们尽快成交,也好让老兄能尽快卖掉房子,去闯荡天下,发大财,哈哈!”

        “恩,既然咱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不能漫天要价,就这个数吧!”

        蓝衣商人伸出双手,给了一个价格。

        昂及家掌柜笑容猛的一凝,纠结了片刻,给出了另外一个价格,相当于是给蓝衣青年打了一个九折,这价格杀的也不算狠,毕竟,昂及家掌柜是真心要买房子的,自然不会杀的太狠,否则,卖家就不买了,那他的目的可就要泡汤了。

        蓝衣商人给出的价格自然是有点虚高的,本来就是留给昂及家掌柜杀价的,见昂及家掌柜仅仅杀价一成,心里也是比较高兴的,虽然这样一下子就杀到了他心中的底线,但至少没有低于他心中的底线,如此便足够了。

        “要不咱们各退一步,就这个数吧!在下很有诚意了。”

        蓝衣商人笑着给出了九五折的价格。

        昂及家掌柜故作犹豫的想了想,开口道:“好,就这么定了,谁让咱们是多年的好友呢?来,咱们先把酒菜吃完,待会就去把手续办了,如此便是钱货两清了。”

        虽然表面说的云淡风轻,但昂及家掌柜的内心却是忐忑不已,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位蓝衣商人拖延交接的时间,迟则有变,若是让这位商人知晓了大唐的计划,这个交易肯定就进行不下去了,所以,他必须尽快把手续办成,把钱款交到蓝衣商人的手中,如此,一切就尘埃落定了,到时候就算蓝衣商人反悔那也晚了,白纸黑子的手续摆在那里,后悔也是无用。

        “昂及兄这么急,我还要半个月才能离开,再说了,店里还有一些尾货需要尽快处理,没有三五天也处理不完啊!”

        蓝衣商人淡淡说道。

        昂及家掌柜闻言,心下顿时有些紧张,忙道:“不就是一些尾货么,交给我处理就是了,那点尾货也是我们昂及家能够用得上的,不如就便宜一些卖给我好了,我也不挑不拣了,全部收入囊中,如何。”

        为了拿下蓝衣商人的店铺,昂及家掌柜也是拼了,不惜买下他店里的尾货,因为这家店铺卖的是布匹,是做衣服用得材料,昂及家还真的能够用得上,倒也不会浪费什么。

        “昂及兄也太着急了些,难不成昂及兄要开丝绸店,即便如此,早一天晚一天,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啊!”

        蓝衣商人一脸好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