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小昏侯楚天秀)在线阅读 - 231 来干仗啊,谁怕谁!

231 来干仗啊,谁怕谁!

        丹阳兵百人一轮射击完成,开始原地填装火药和弹丸。

        填装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也足够了。

        他们本来也没打算射击多少次。火药枪的填装速度很慢,他们只需要射击一到两次,剩下的就直接拼刺刀了。

        这是早期火药枪部队的最常规战术,便是射击一两轮之后便冲锋拼刺刀。

        太尉李荣看到李家子弟的伤亡,难以置信。

        新式火枪?

        射程可以达到弓箭的距离,威力却比弓箭大四五倍?

        太强了!

        难怪小昏侯有如此大的信心,未曾带兵打仗,却敢来挑战他。原来是有这个依仗!

        “好!好东西啊!小昏侯果然是发明了新的火药兵器,可以用于打仗。有此神器,再次攻打匈奴,大有希望啊!”

        皇帝项燕然激动的颤栗。

        新式火器的威力,可以威胁到轻骑兵!

        匈奴兵号称数十万之众,几乎全都是轻骑兵,皮甲薄弱。采用的高速游击战术,正是和李家军一模一样。

        这样的话,火枪步兵岂不是可以和轻骑兵,正面硬干打仗了?!

        ……

        李家军子弟们神情震骇,纷纷转头望向太尉李荣,询问对策。

        “分散占位,利用高机动性,四面袭扰,射箭!”

        李荣沉声道。

        之前,李家军子弟们站位太过密集,结果遭到火枪的密集齐射,损失惨重,那是战术失误。

        现在知道丹阳兵的战术方式,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八十名李家军子弟开始四散开来,纵马飞奔,围绕着丹阳兵,进行箭矢散射。

        当然了,经过之前的一轮齐射,他们已经很清楚自己手中弓箭和箭矢的威力,根本不可能威胁到身负重甲的丹阳兵和战车马匹。

        连密集的齐射都只能伤到两人,更何况散射。

        这顶多就是挠痒痒。

        他们想要知道散射会有什么效果。

        果然,经过一轮散射之后。

        蔡和大太监和众小太监们一起去清点了一下木马人偶的战果,发现散射的箭矢,并未对丹阳兵造成什么损失。

        攻击效果,比之前的一轮齐射还差。

        “本轮袭击,战果为零!”

        蔡和大太监宣布说道。

        李家军子弟们顿时垂头丧气,看来轻骑兵远程弓箭袭击对这支丹阳兵几乎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除非,他们直接冲进去近战,用长樱枪直接刺穿丹阳兵,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但是,近战的风险太高了。

        因为丹阳兵很可能还有另外一种火器,那就是杀伤威力巨大的火药包。

        这些火药包的攻击距离大约二三十步,杀伤范围可以覆盖二十步之内。

        一旦冲过去,他们恐怕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就在李家军进行四面散射袭击的时候。

        丹阳兵也对周围的木马,同时进行了一轮反击。

        火器散射!

        虽然准头不够,但是上百名丹阳兵散射,总有那么几个人瞎猫碰上死耗子。

        “丹阳兵,火枪散射。重伤两人,轻伤三人!”

        蔡和大太监验伤之后,兴奋高呼道。

        这一轮,李家兵和丹阳兵的相互袭击,依然以丹阳兵的战果小幅胜出。

        这样下去,李家兵战败那几乎是铁定的事情。

        李家兵这只大楚皇朝的精锐轻骑兵,在丹阳兵这支新军的面前,连给敌人造成伤亡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受虐的份。

        太尉李荣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样相差悬殊的结果,不是他事先预料到的。

        既然直接战斗打不赢,那只有比一比战法了。

        他扬声道:“贤婿,我李家兵撤退,不再近距离袭击。以优势的机动,袭击你后方粮道,你如何应对?”

        楚天秀指了一指十辆马车,笑着说道:“岳父大人。我马车内,可备一个月的粮食,无需粮道送粮食。哪怕两军在平原相遇,我也有足够的时间,返回数百里之外的城池。

        你的轻骑兵,攻不破我的步战车,根本无法阻止我返回城池。”

        “……”

        李荣脸色不由一滞。

        这个滑头,连粮食都用战车自带好了。

        看来知道步兵的弱点,早就防着这一手,不留下粮道补给的破绽。

        这怎么搞?

        难道只有撤退,这一途?

        如果之前没有兵员损伤,他撤退的话也只算是平手。

        可是现在已经损伤了近二十多人,主动撤退,那肯定是算战败了。

        可是骑兵的其他战术,骚扰、袭击粮道,也没起到效果。

        “不打了,这仗没法打!”

        “姑爷这是仗着自己发明的新式武器,在欺负人啊!

        况且,我们之前根本没有见过这种火器,不知如何应对,才会有之前的失误。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们绝对不会在百步,跟他们对射。”

        “不是我们李家兵打不赢这些丹阳兵。我们手里要是有火器,可以把他们打的哭爹喊娘!”

        “对,这一仗太不公平了。”

        “姑爷,我们强烈要求公平一战!”

        “姑爷,让他们把火枪放下,我们也不用弓箭,再来打一场!要是打不赢他们,我们就是孙子!”

        李家兵子弟们气得哇哇大叫,纷纷抱怨道。

        这个结果他们接受不了。

        这是他们不能打仗吗?

        不是啊,他们很能打呀。

        只是对手太狡猾了,发明出来更厉害的新的火枪武器。

        他们没有装备这种武器,这才打不赢而已。

        大楚第一军,居然被一群乡下来的徭役兵丁用火器,打成这副凄惨的模样。

        以后他们怎么在金陵城里见人?

        岂不是会被笑死。

        他们要把面子找回来。

        “这可是你们说的啊!”

        楚天秀不由大笑。

        自己打不赢,就不让对手生火器?

        那你们怎么不把马匹都给丢了呢?

        不过。来就来吧,谁怕谁呢!

        “丹阳兵听令,全体放下火药枪,卸甲!准备肉搏战。”

        楚天秀喝令道。

        “是!”

        丹阳兵全体放下手中的火药枪,随身佩刀,甚至丢下身上的钢铠甲,露出上半身的一身彪悍的肌肉,赤手空拳。

        他们虽然是矿工。

        但是伙食待遇好,每天都能吃上肥肉,天天挥舞重锤敲打坚硬的矿石,短短半年下来,就足够一个个养的体格彪壮。

        李家子弟们都是吃了一惊。

        咦!?

        这群丹阳兵还真敢来啊!

        居然敢跟他们打肉搏战?

        那不是找死吗!

        “行啊!那就来肉搏呀,看看谁怕谁!”

        “干他们!”

        李家子弟们大喜,纷纷丢下手中的弓箭、长枪和铠甲等防具,赤露上身。

        他们可是世代修炼各种高深武技的世家子弟,练就了各种拳法、腿法,鹤拳、螳螂拳,岂会怕一群从未练过武的矿工?

        反正是肉搏,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众李家子弟们嗷嗷叫着,朝上百名丹阳兵扑了上去。

        丹阳兵们也毫不示弱。

        “嗨,看我这招恶虎扑羊!”

        李家子弟怒吼一声。

        “我锤!”

        丹阳兵嗷嗷大叫,挥舞着拳头一拳砸了过去。

        “螳螂捕蝉,螳螳螂拳!”

        “我锤!”

        “黑虎掏心!”

        “我锤!”

        “唉唉,你们不能这样打,换一招好不好?。。。。要有一点武技的技术含量行吗?要有招式,摆出姿势来,哎呦!别打脸,我的脸俊着呢!”

        “我锤!”

        “你们这群蛮夫,你们这不叫武技,你们这叫街头流氓打架~!姑爷,你要管管他们啊!”

        “我锤!”

        “兄弟们,改变战术分兵合击,切割包围,各个击破!”

        “我锤!我锤!”

        丹阳兵们没有任何战术,冲上去就是一顿蛮干。

        片刻,李家子弟们倒下一大片,一个个躺在军武校场上,满地打滚,鼻青脸肿,浑身酸痛,嗷嗷痛叫。

        丹阳兵们只有一半躺在地上,其余一半都耀武扬威的站着。

        他们锤了一个过瘾,一个个神气十足。

        武技什么的他们不懂,挥舞孔武有力的双臂,冲过去朝着李家兵的脑袋一顿乱捶便是了。

        反正他们力气大,上百只乱拳,李家子弟根本招架不住,一拳下去就能把李家子弟打蒙。

        肉搏战,丹阳兵再次赢得干脆利落,毫无悬念。

        太尉李荣都惊呆了。

        肉搏战居然也输了?

        这群丹阳兵怎么这么彪悍,这么能打?

        整个军武大教场上,数千观战的人群,震惊的一片死寂。

        之前,丹阳兵用的是火器,李家子弟打不赢也就罢了。

        可是肉搏战为什么也干不过?!

        这天下最能打的李家兵,不管是兵械战,还是肉搏战,怎么就干不过这群从县城里出来的徭役兵丁?!

        “丹阳精兵啊!”

        “小昏侯,快给朕说说,你是如何在短短半年之内,练成这样一支丹阳精兵?”

        皇帝项燕然都震惊地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