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一三六章:长刀之夜!(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三六章:长刀之夜!(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晚上七点。

        李世信给杨宽打了个电话,说了晚上和故人有约,蟹黄包先欠着之后,便将自己收拾了一下,打了计程车来到了江边。

        赵敏给的碰头地方,就是在这里了。

        在江边负手站定,刚刚眯起眼睛,看着面前惶惶流淌的江水,霓虹密布的两岸出神,他的身后便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好看么?”

        看着面带微笑,身着朱红色锦绣旗袍,一头长发只用了根玉钗利落束起的赵瑾芝在自己的身边站定,李世信淡淡的点了点头。

        “都说黄浦江夜景无双,今天还是第一次亲眼得见,好看。”

        赵瑾芝歪着脑袋,对于李世信没问自己之前为什么突然走,为什么在沪海似乎丝毫不关心,仅仅是眨了眨眼睛。

        转过头去,重新将目光落在江上,她微微一笑:“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美则美矣。不过这黄浦江不能光看江面,配上江底下的累累白骨,才有味道。”

        “你这说的可就吓人了。”李世信呵呵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晚上请我吃西北风?”

        赵瑾芝抿嘴一乐,对着江面挑了挑下巴。

        李世信顺着她的目光一看,一艘游船正缓缓开来。而在游船之外,一艘摆渡小艇已经迅速的靠近。

        看到那诺大的游船竟然没有什么客人,李世信不禁嘶了口气,“小赵啊,这太铺张了吧?”

        由小艇上的服务生扶着,赵瑾芝缓缓登了上去。

        回身看了看李世信,笑了:“好久没喝酒了,万一喝多了被外人看到多丢羞。”

        “……”

        行吧、

        既然你不差钱。

        李世信砸了咂嘴,直接登上了小艇。

        与此同时。

        结束了一天工作下班,刚刚堵了一个小时车,回到家准备吃晚饭的华旗经济分公司副总徐海山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来显上面,人事部负责人胡友庭的电话,他立刻就接了起来。

        “喂?胡哥,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有事?明天说行吗?哦哦哦、那好,那我现在马上回去!”

        放下电话,徐海山的心里就咯噔一声。

        今天下午自己刚刚站了队,这晚上人事部就急着叫自己过去……

        不会是……

        不可能不可能。

        摇了摇头,徐海山将脑海中最坏的想法甩了出去。

        孟总现在当家呢,就算是有风吹草动,也不会这么快的吹到自己这个虾米身上嘛。

        肯定是公司有人事上的一些安排,需要自己配合一下。

        嗯……

        应该是这样没错的。

        想到这里,徐海山从沙发上起身,抄起了自己的外套。

        城市另一侧。

        公司总经理吴思洋,也同样接到了人事部的电话。

        听到平时跟自己不怎么样的胡友庭让自己回公司商量事情,吴思洋皱起了眉头。

        思来想去,直接将电话打给了太子孟。

        “孟总,刚才人事部的胡友庭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一趟总部。什么事情,您知道吗?”

        电话那头,孟楠似乎正在参加什么趴体,鼓噪的音乐震耳欲聋。

        “他能有什么事儿?叫你你就去嘛!人事的事儿都需要董事会,他自己又做不了主。你虚他干什么?我现在忙着呢,明天再说!”

        “……”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吴思洋咧了咧嘴。

        想了想,拿起了衣架上的西装。

        “哎呀老公~~我饭都做好了,你干什么去呀?”

        看着厨房中,那个最近凭借两部古装玄幻网剧爆红的明星满脸的娇嗔,吴思洋摆了摆手,“公司有事儿,我得回去一趟。”

        “切、不会是你们家那个母老虎又发威了吧?”

        “等我,一会儿我就回来。”

        吴思洋照着那妖精的屁股拍了一把,偷了个香后,转身出了金屋房门。

        和吴思洋和徐海山一样,城市的另外几处,华旗经纪公司的另外几个高层,此时也正在逆着下班回家的车流,向华旗总部奔去。

        ………

        江中游船之上。

        整个二层的餐厅只摆了一桌饭菜。

        不大的桌子上,没有什么大鱼大肉。只有几盘酱肉,炸鱼花生之类的下酒小菜。

        跟包下一条游船的阵仗严重不符。

        “赵女士,这是您定的酒。”

        看着服务生将一瓶看起来得有些年头,酒瓶盖都上了锈的烧刀子用托盘送了上来,李世信咧起了嘴。

        “这酒是不是太烈了?”

        看着得有五十多度啊!

        赵瑾芝对服务生道了声谢,利落了将瓶盖开了。

        “沪海的酒太淡,我不爱喝。喝酒嘛,就是求个醉。干喝不醉的酒,喝它有什么意思?”

        笑着给李世信面前的小杯斟满,赵瑾芝微微一笑,“下午的时候,看到微信群里你说过来面试,事情怎么样了?”

        李世信撇了撇嘴,往自己的嘴里塞了粒花生,含糊道:“没成。”

        “哦?”给自己杯里倒满了的赵瑾芝做出意外的样子,“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李世信叹了口气,“唉、还能怎么办。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呗,明天我准备去华旗那头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把影响我签约的问题解决。”

        “要是解决不了呢?”

        “那就没办法了。既然问题解决不了,就得解决引发问题的人。不过就麻烦点罢了。”

        看着李世信滋溜一口,就着花生米把一小杯烧刀子干了,赵瑾芝的笑容有点儿僵硬。

        这老头……

        碰瓷都不屑伪装了吗?

        “嗯、我倒是觉得,有些事情不能硬来。不如等一等,或许有峰回路转也说不定。”

        听着赵瑾芝的安慰,李世信呵呵一笑。

        “期望吧。啧、”

        酒确实是辣。

        李世信砸了咂嘴,“小赵啊,就咱们两个吃饭,太清净了啊。”

        “那你想怎么样?”

        “来点儿节目吧。”

        “好啊。”面对李世信的提议,赵瑾芝眨了眨眼睛,笑道:“怎么来?”

        “这酒太烈,来点儿戏文啥的缓一缓。怎么样?”

        “谁先来?”

        “自然是谁请客谁先来。”

        “呵呵、”赵瑾芝摇头一笑,也不推脱,抚了抚肩上的狐裘,看着江畔正好经过的华旗大厦,眯起了眼睛。

        “老哥哥,《定军山》,爱么?”

        “呦,这可是老生。你成?”

        “有什么不成?都是一口气儿,老生唱的,旦角儿怎么就唱不得?”

        “好啊,来吧。”

        “那您且坐稳了。要是唱的好,得给个彩儿。”

        对着李世信莞尔一笑,赵瑾芝将肩上的披肩扯了下来,起身抄起了一根筷子,目光投向远方的华旗大厦顶部logo,拉开了架势。

        “这一封书信来得巧,

        天助黄忠成功劳。

        站立在营门传营号,

        大小儿郎听根苗:

        头通鼓,战饭造,

        二通鼓,紧战袍,

        三通鼓,刀出鞘,

        四通鼓,把兵交。

        上前个个俱有赏,

        退后难免吃一刀。

        众将与爷归营号……到明天午时三刻…….成,功,劳~~~~!”

        “好!”

        听着赵瑾芝将一段定军山唱出了比老生还凌厉几分的气势,李世信双手高举,狠狠拍了个巴掌。

        随即端起面前酒杯,干了。

        与此同时。

        华旗集团人事部,胡友庭的办公室内。

        看着面前的徐海山,胡友庭笑了:“不好意思啊徐总,这么晚了把你叫来。”

        “胡哥,到底什么事儿啊?”徐海山咧了咧嘴,问到。

        “别紧张,不是什么坏事儿。就是急而已,必须得今晚上安排好。”

        “哦、”看着胡友庭脸上的微笑,再听这话,徐海山心下松了口气。

        “是这样的,咱们集团这不是想扩展一下发展空间么,此前就想着建立几个国际分公司。这么一来呢,就得需要一批有担当,有能力的干部去承担起开拓的担子。”

        听到这个,徐海山眼睛一亮!

        自己现在是副总,在目前的经纪公司要是想出头,那可不好说。但要是去海外公司发展,妥妥一个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到手啊!

        “那……胡哥,您找我来,是……”想到这,徐海山紧忙掏出了烟,给胡友庭递了一颗。

        “呵呵、”胡友庭拿起烟点了,笑道:“这不,集团决定第一步先在阿布贾组建个海外分公司。我们研究了一下,觉得以你的能力和资历,去那边肯定能大有所为。”

        “阿布贾?”徐海山听到这个地名,皱起了眉头,“这哪儿啊?”

        “尼日利亚。”

        “……”

        徐海山的脸僵住了,过了足足一分钟,才猛的将烟头摔在地上。

        “艹!耍老子?那他妈是非洲啊!”

        看着暴跳如雷的徐海山,胡友庭抚了抚自己的眼镜。

        “别激动,别激动嘛徐总。这是集团的决定,你要是不想去……”

        “不想去可以不去?”

        “可以辞职嘛。”

        看着胡友庭勾起的嘴角,徐海山心中一惊!

        “这……”

        “这是赵董的决定。”胡友庭笑的特和煦,“徐总,你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