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天空一声巨响,信爷闪亮登场!

第七十一章:天空一声巨响,信爷闪亮登场!

        看着乔红复读机一样,喋喋不休的重复着明明已经说过的话,众人一阵尴尬。

        “咳咳、”王海轻咳了一声,看了看陪同乔红来的一个体育局的工作人员,“姚科长,乔老师她......是五十六岁吧?这记性......”

        蓉城体育局老干科的姚文元见众人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叹道;

        “乔老师年轻时候训练伤过脑袋,当时医疗条件不好,外加上准备出征亚运会就没处置妥当就落下了病根,后来也就是因为头疼病才退的役。

        乔老师的情况你们可能不太了解,她先生是地质工程师,85年在野外勘探的时候遇险就没了,两个人也没留下一男半女。

        退休之前有事情忙着还好,这两年退了休,年轻时候的伤病全上来了,孤身一人在家一闲......就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了。”

        听到姚文元解释,在场的众人一片沉默。

        阿尔茨海默病......就是老年痴呆啊!

        看着曾经在国际赛场上英姿飒爽,站在世界最顶峰的舞台上为国家争取过荣誉的运动员变成如今这样,饶是满肚子铜臭,王海也忍不住鼻子一酸。

        才五十多啊!

        职业运动员身体素质能说不好吗?

        年轻时候透支的太过了啊!

        一旁的娱记也沉声问到:“那乔老师她......接受治疗了吗?”

        姚文元又是无奈摇头:“这个病不是治疗就能好的,乔老师现在的病情还不算太严重,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帮助她控制不恶化,生活能自理。”

        说到这儿,姚文元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众人小声嘱咐道:“对了,乔老师这个病不能受太大的情绪刺激,也不能过度劳累,不然有时会......咳,所以咱们加紧一些,好吧?”

        “好好好。”王海连忙点头,对身旁的焦晨东招了招手,“焦导,第一场什么时候开始?咱们赶紧的,第一场完事儿之后,让小小和乔老师合个影,开机仪式咱们就不在这进行了。”

        刚才姚文元说的焦晨东都听着呢,哪儿敢不从?

        便连忙点头:“我让副导演去催场了,马上开始!”

        正在这时,副导演带着上了扮相的安小小和二十多个充当群演的蓉城少年体操队小队员过来了。

        剧组有宣传安排,特地准备了主演为本尊献花的环节。

        捧着一大束百合康乃馨,安小小带着满眼的小星星走到了乔红面前,大大一鞠躬道了声:“乔奶奶好!我叫安小小,是《迎风飞》的女一号,在这部戏里,我将扮演您!”

        看到安小小的形象,乔红的眼神一阵错乱,“啊......”

        足足愣神了有一分多钟,乔红才红着眼圈,微微颤抖着摸了摸安小小的手,“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好好演,啊。”

        “嗯!”安小小又是大大的鞠了个躬,“乔奶奶,我一定会努力的!”

        给了老太太一个大大的拥抱后,安小小随着焦晨东来到了片场当中,准备开始了。

        看着土气的服装下那俏生生的背影,乔红抹了抹眼角,对身边的姚文元感叹了一声:“瞧瞧,多年轻啊。”

        “乔老师,您行么、不然咱们先回酒店吧......”见到乔红略微有些激动,姚文元蹲下身来,担忧的问到。

        微微嚅动着嘴唇,乔红倔强的摇了摇头,“不,我想看看。”

        “那好、您要是不舒服,可得赶紧跟我说。”见老太太意志坚决,姚文元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后站到了她的身侧。

        这时,随着一声场记的“艾克神”,《迎风飞》的第一场戏,正式开始了。

        这一场说的是乔红听说省队来小城集训,从家里跑过来看到一群身着体操服,正在训练的同龄人,心生羡艳,产生自卑,坚定入队信念,被教练刁难默默在一旁开腿数一千个数的桥段。

        天气挺冷,但是体操队的小群演们都蛮敬业的,大冷的天一个个穿着露大腿的体操服在片场中央卖力的训练。

        随着摄像机位移动,安小小双手抓着斜跨书包的肩带,看着场馆内的体操运动员们眼里放着光芒。

        “你干什么地?”

        龙套门卫登场,说了台词。

        “啊...伯伯,我就是来看看训练......”

        片场中,监视器后面的焦晨东看着安小小的镜头表现,心中暗暗惊喜。

        眼神,表情,肢体的微动作控制的都很到位。饱受孤立和欺凌的小乔红,身上那股子怯懦,自卑的感觉都出来了。

        这镜头感和表现力,比试镜的时候提了一个档次啊。

        好苗子!

        嘶......

        再看到安小小手腕上的红绳,焦晨东眉头一皱,形象设计里边没有这个啊。

        小姑娘自己加的?

        暗暗在心中一想原著剧本,焦晨东一下子恍然,他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小丫头行啊!

        知道融合人物背景自己设置形象细节了,这悟性强啊!

        不知道安小小用桔子和香蕉和李世信达成了交易,得到了补课的焦晨东激动万分。

        他只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女主角...真是捡到宝了!

        随着安小小的演绎,片场内的众人目光都被她吸引住。谁也没有注意到,片场一侧轮椅上的乔红,此时正全身微微的颤抖着。

        自打一开机安小小怯懦的走进体育馆,乔红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团玫瑰色的空气撞了一下——只一瞬间,脑海之中1979年的景象,便浮现了出来;

        那是上午的时候吧?

        民警又一次到了家里盘问父亲的情况。

        在他们走了之后,邻里们暗地里指指点点,自己低着头,看到了地上的一片报纸。

        脏兮兮油乎乎的报纸上,写着省队来城里集训的新闻。

        看着报纸上那黑白色都掩饰不住荣耀色彩的照片,自己从小城的一头跑向了另一头。

        一路上的阳光好温暖。

        一路上的风也好柔软。

        街上一片片自行车铃声好好听,视线里都是燃气公交车扬起的尘土似乎都是欢快的。

        鞋带跑散了,汗珠顺着眉心溜下来......

        在一片玫瑰色的世界中,自己跑到了体育馆,然后......

        然后怎么来着?

        有很重要的事情,有很重要的人。

        什么事情,什么人来着?

        怎么想不起来了?

        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小红,你不要忘,千万不要忘!那很重要,很重要啊!

        一个激灵,随着一阵空白,乔红的记忆中断了。再看到眼前那个根本不是自己的小姑娘,说着似乎是自己年轻时说过的话,她的身上打起了摆子。

        那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忘?

        她在偷,在偷我的记忆!

        没错,肯定是被他们偷走了!

        “不要!!!”

        片场中,各部分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拍摄,突然,体育馆内响彻一声大吼。

        就在所有人吓了一跳之时,轮椅上的乔红一把掀开腿上的毯子,蹒跚但飞速的奔向了片场中央。

        “不要拍,不要再拍了!你们这是在偷,这是在偷我的记忆啊!这是我的记忆,我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这些记忆、我不要忘记,你们不要碰,你们不要再碰了!”

        所有人都被突然歇斯底里起来的老太太给吓到了!

        “这,这什么情况啊?!”王海指着片场中,一把将安小小推开,用力将一个摄像机架子推倒在地的乔红,惊的张大了嘴巴。

        一旁,姚文元嗨呀一声,懊悔的一拍大腿:“阿尔茨海默症啊!中枢神经退行性病变,记忆功能减退,认知功能障碍,受到刺激容易情绪失控!快快,快保护住乔老师,千万别让她伤着了!”

        王海一听这个,嘶了口气:“姚科长,乔老师会这样你刚怎么不说啊?”

        姚文元心急如焚,一面招人拦住乔红,一面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回了一句:“她不总是这样,只是有时会的。”

        看着在片场中如虎入羊群般兴风作浪的乔红,再看到一旁的娱记们举着相继咔嚓咔嚓的照着,王海狠狠一跺脚。

        联想到前些天那个扯着自己裤腿不放手的爷,他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

        妈的!

        记吃不记打的东西,老人家难搞你又不是没经历过!

        王海啊王海,你可长点儿心吧!

        以后要是再没记性跟老年人往一块堆凑合,你特么就是狗!

        “愣着干啥呢!养大爷呢啊?赶紧护住乔老师啊我的爷爷们!设备坏了咱们公司里有的是,乔老师要是伤一块皮掉一块肉,老子扣你们奖金!”

        再次狠狠一跺脚,王海指着发愣的现场工作人员大吼了一声。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七手八脚的围了上去。

        乔红五十多了,一身伤病,但毕竟是职业运动员。

        练了十几年的体操,在歇斯底里的状态下身形敏捷的就像是一只野猫。任凭十几人围上前去,却依然如灵猫一般左冲右突,让人根本无从下手。

        一片鸡飞狗跳之中,王海和焦晨东绝望了。

        开机第一天啊、

        出师不利,犯了水逆啊!

        ......

        李世信刚刚上完了扮相,从体育馆二楼走下台阶,就见到片场中一片乱象。

        瞧着十几个剧组里的小伙儿,跟一老太太在片场里玩儿起了老鹰捉小鸡,他拧了拧眉头。

        这搞什么?

        不拍戏了啊?

        “停下!干什么呢这是?!”

        随着他一声断喝,众人的目光瞬间汇集到了他的身上。

        片场中,正在举着一把椅子的乔红顺着声音方向下意识的一看......便见到了一个脚穿半旧回力球鞋,身穿76款灰蓝色省体操队运动服,里面穿着绛色高领衫,脖子上挂着个口哨的男人。

        男人头发花白,身材高大,正背着手站在一楼半的走廊前,满面威严的看过来。

        那锐利的目光,仿佛一根利箭般,射中了乔红的心脏!

        啪嗒、

        她手中的椅子,掉在了地上。

        似乎是孙猴子看到了如来佛,一下子规规矩矩的站好,小跑着到了男人的面前。

        李世信面前。

        刚才还大闹片场的老太太,五十六岁的乔红。此时像是一个放了错的小孩子一般,脸上泛起了两片红晕,慌张而羞涩的低下了头去。

        “教,教练!乔,乔红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