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六五八章 干掉花独秀!

第六五八章 干掉花独秀!

        遥远的沧海月,花独秀曾经战斗过得地方。

        整座海岛方圆数千里地界,连绵不绝的大雨下了整整十多天,竟是一口气把海岛上所有的大江大湖全部填满。

        西岛几十座大城重新回到舒氏掌控之中,叛军将士们放下手中兵器,在各路首领带领下忙于流民安置、民生恢复。

        没办法,叛军的常规军力几乎打光,抵御帝国的进攻不可能只凭高端战力,只有让岛上几千万百姓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舒氏才能重新打造出一支强大军队来。

        西岛顶端的三摩城,这里已是阴云尽散、天地重归明媚。

        占地极广、简约中带着莫名巍峨感的将军府正厅里,舒氏家族几位首领人物正围坐在巨大方桌周围,气氛热烈的进行着家族会议。

        一众叛军高层和“不成器”的舒氏子弟则在稍外围一圈坐着,彼此不时低声交流几句。

        面容苍老而不失霸气的舒大墙坐在首席位置,闭着眼睛靠进宽背椅子里一动不动,若不是他大手一直在把玩两个圆润珠子,俨然跟睡着了没什么两样。

        舒妖也没有说话,两条粗壮的手臂交叠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听弟弟妹妹们争论不休。

        除这二人外,舒氏其他人明显分为两派。

        一派以舒涝、舒炎、舒兵、舒十二为首,建议趁帝国虚弱主动派大批高手潜回大陆,联系铁王庙等势力,在帝国本土掀起大规模叛乱,把战火引到帝国内部,为沧海月的重建争取宝贵时间。

        另一派以舒风、舒旱、舒九为首,他们觉得此时不宜过分刺激帝国神经,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岛内,借特定渠道主动让出一些利益,诱导帝国上层之间对抗,借此来争取发展时机。

        两派各抒己见争论不休,彼此都觉得自己的见解才是眼下最优选择。

        舒大墙和舒妖一言不发默默听着,给舒氏儿女们宽松的议论环境。

        这算是舒氏的老传统了。

        只要年满十六岁、达到一定实力或脑袋足够聪明,就可以坐到议事桌前提出自己的见解。

        舒九虽境界不算甚高,六祸大法修炼的也比不上几位兄长,但他向来做事稳妥,思考问题有大局观,是以每次议事他的意见都很受重视。

        苏十二恰恰相反,他能坐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六祸大法修炼的好。

        虽然不善谋划、易冲动上头,在这里同样有他开口表达想法的一席之地。

        至于其他第二圈坐着的首脑,则只有听的份,最多能选择支持哪方意见。

        争论许久,谁也说服不了谁,舒十二不满的看向最角落安静坐着的毛茅羽,大声道:

        “大姐夫你说句公道话!帝国远征军在咱们地盘上肆虐大半年,留下这一番烂摊子拍拍屁股走掉,难道咱们不该反击回去,让他们也尝尝家园被毁的滋味?”

        毛茅羽正摆弄一个巴掌大小的铁盒子,里面是一套颇为复杂的机械构件。

        “嗯?还有我的事?”毛茅羽一脸懵。

        以前开家庭会议,可从没有人主动问他这个上门女婿的意见。

        舒十二看了舒妖一眼,目光从她脖子上那道可怕的伤口扫过,阴沉到:

        “事关生死存亡大局,若不能困住帝国的手脚,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在年后掀起第三次入侵?”

        毛茅羽耸耸肩,道:“老子只会杀人,不会动脑子,这些事你们商量就是。”

        “大姐夫!”舒十二有些激动,声调也大了起来。

        看舒大墙仍旧闭眼无语,舒妖面无表情,舒十二胆子又大了几分:

        “难道大姐吃的亏就这么算了?咱们不该把场子找回来?”

        舒妖微微皱眉看了舒十二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话说到这份上,毛茅羽却是不能不表态了:“妖儿的仇我自然是要报的,这个不用你说。”

        “哼,我不说就怕姐夫你记性不好,慢慢的就把这事给忘了!”

        毛茅羽有些不满:“那你想怎样?”

        舒十二舔舔嘴唇,年轻的脸庞上隐隐有狠辣神色闪现:“先把花独秀干掉!

        这人是君若曦养的一条狗,会咬人的狗!他早晚是咱们舒氏心腹大患!”

        毛茅羽耸耸肩,轻笑道:“你啊,怕还是在惦记丁柒柒那小丫头吧?”

        舒十二小脸微红,大声道:“父王早就看过柒柒根骨,若能得到她,不但咱们舒氏得一大助力,未来,未来还……”

        未来还能生几个厉害的舒三代……

        这话他说不出口,但意思大家都懂。

        造反嘛,干的是杀头的买卖,家族人丁不旺就成不了大事。舒氏自舒大墙起,从上到下延续下来大生特生的风俗。

        话虽如此,毛茅羽却不想多说跟花独秀有关的话题。

        无他,连妖儿都打不过姓花的,他毛茅羽去打,顶多也就是五五开。

        这种架,打起来甚没意思。

        看毛茅羽不说话,舒十二轻哼一声,道:

        “且不说花独秀如何,把战火引到帝国本土这本就是一件好事,姐夫你应该同意。”

        毛茅羽轻笑两声,说:“我跟你姐保持一致,她赞同哪边我便赞同哪边。”

        舒妖看了毛茅羽一眼,柔声道:“是么?”

        毛茅羽大声道:“自然是了!”

        舒妖反口就说:“花独秀阻挡歼灭远征军大计,这是一仇,潜入天海水月窥探我方机密,这是二仇,我舒妖落在他手里受他羞辱,这是三仇,十二弟夺妻之恨,这是四仇。

        你既然和我态度一致,我是非杀花独秀不可,那就由羽郎亲自动手吧。”

        毛茅羽老脸一僵,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说是好。

        艾玛,中计了……

        看众人讨论的差不多了,大姐头舒妖也表露了自己的态度,舒大墙缓缓睁开眼睛,轻轻敲了敲桌面。

        ——这是结束讨论,由他这个裁判发表最终裁定的意思。

        “我舒氏向来恩怨分明,花独秀只是和我方做过几笔交易,我舒氏可不欠他什么情分。

        此子不惧‘荡神’毁伤,剑法神乎其神,是个大患。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毁了他吧。”

        舒十二自是大喜过望,另一排舒风、舒九等人当然也没什么意见,唯独毛茅羽脸色不甚好看,缩在角落沉默无语。

        舒大墙看向毛茅羽,轻声道:“羽儿,能正面敌得过花独秀的,本座之下也就是你了。

        稍后制定反攻/大陆的计划,由老九负责具体谋划,你和大伙配合找机会做了花独秀,把丁柒柒给我抢回来。”

        毛茅羽只好欠身答应,随即反问一句:“帝国本土何其广袤,我上哪找他去?”

        “此事择机而动吧,碰上了干掉他是锦上添花,碰不上也不必强求。”

        呵,若那小子所说的‘转死复活’进展顺利,或许还会主动连本带息送上门来……舒大墙的笑容忽然多了些莫名的意味。

        舒十二双眼冒光,毛茅羽忽然觉得心有点累,轻轻叹口气道:“知道了,父王。”

        “老九,此次反攻切记以制造混乱为主,我方人员要精简,多跟铁王庙联系,让他们出人。

        这些搞邪教的鬼主意最多,咱们肯登陆他们应是很高兴配合的。”

        “是,父王。”

        沧海月制定重大军事动作的同时,大陆腹地——蛇谷,某个超级大城的正中央屹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将军府。

        ——蛇谷总督下辖六大镇守将军,每一个镇守将军都是一方实权人物,要兵有兵要将有将,在各自方圆数百里的地盘里当真是土皇帝般的存在。

        将军府深处,装饰豪华、铺金镶玉的会客室里,几个身形魁梧、脸色阴鸷的汉子正一边抽烟一边讨论着什么。

        这几人看外表是典型的蛇谷土著模样,膀大腰圆、面容孔武有力,同时打扮又略显浮夸,衣服上饰物较多,和哈丹等人非常相像。

        而他们谈论的话题,也跟哈丹有关。

        左手边那人蓄着大胡子,眼神凌厉明显是个首领人物,他嘴角挂着冷笑,问道:

        “阿拉坦仓兄弟,你是说彭帅已决定留在困魔谷养老,不愿回来当我们的大哥了?”

        身材魁梧的阿拉坦仓回道:“是的,巴根将军。

        卑职曾隐晦提出我们缺一个真正值得追随的大首领,帝国派来那人只知道一味压制我们,希望彭帅能回来。

        可彭帅只是告诫我凡事要多想几步,该忍耐时就要忍耐,莫要一条道走到黑,卑职猜想彭帅是不想回来了。”

        大胡子巴根将军玩味道:“莫要一条道走到黑?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巴根又问:“哈丹大哥你见到了没?其他几位兄弟呢?”

        阿拉坦仓道:“都见到了。卑职等几人在破魔城住了三天,日日和几位老兄弟饮酒叙旧,又恰逢哈丹将军率领远征府军返回,也曾彻夜长谈过。”

        “哦?哈丹大哥怎么说?”

        阿拉坦仓似乎有些为难,看了旁边那人一眼。

        坐在阿拉坦仓身边的,赫然便是曾在沧海月与花独秀等人激战过的铁王庙护法——北郭兲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