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山村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1315章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第1315章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看到沈雨欣和沈天宇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了,陆凡也懒得继续逼问他们。

        他只是在等待,因为他知道,有些事不需要他来说,阿忠也是必须要说出来的。

        果然,两个老头相对无言了几分钟之后,阿忠就打破了沉默。

        “老板,原本我今天是不该回来的,但是有些事不告诉你,我就没有办法安心躺在医院里养病。”

        “你说吧。”

        沈丰年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很显然,他大概能意识到自己这个忠实的老仆想要说的是什么内容。

        这内容显然会非常沉重。

        即使是沈丰年这样久经考验的人,也需要进行一番相当的心理建设,才敢来听这些话。

        “少爷狼子野心,对家业和您早就怀有恶意,不是一个好的继承人选择!”

        阿忠咬了咬牙。

        他说出这么句话,仿佛用出了全身的力量。

        毕竟不管他和沈丰年心理上如何亲近,他的身份始终都是个下人,这一点是没法改变的。

        而沈天宇虽然不是沈丰年的亲生儿子,但是养子在某种意义上,就等同于亲生儿子,尤其是在没有亲生儿子的情况下。

        所以,阿忠说出这番话,其实是超出了一个下人的本分,算得上是相当忤逆了。

        这也就是他和沈丰年相处了几十年,彼此之间的关系说是主仆,更多也有了几分兄弟的意思,他才会这么说。

        另外,他是真的担心老主人的情况。

        他不在身边,老主人孤身一人,要面临着身边人的算计,这可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所以,阿忠在刚刚恢复,可以说话了之后,就立刻要求回来,给老主人提个醒。

        “你这是胡说八道,这是对我的污蔑!”

        还没等沈丰年有什么反应,沈天宇就叫了起来。

        “我对爸的孝心天地可鉴,由不得别人乱讲!”

        “我跟了老板几十年,难道我会乱讲?”

        阿忠既然开了头,后面的顾忌就少了许多。

        至少现在他看起来说话没那么费力了。

        “如果是真的忠叔,当然不会乱讲,可是你是不是忠叔,我们是不知道的!”

        这时候,沈雨欣突然插了一句话。

        “笑话!我只是昏迷了半个多月,难不成你们都不认识我了?”

        阿忠反问道。

        “正常情况下的忠叔,我们当然是极为熟悉的。”

        沈雨欣冷静地摇了摇头。

        “可是你现在的样子,浑身打满了绷带,不少地方都变了形,甚至声音都和以前不一样了,说实话,我们还真的不能确定你就是忠叔。”

        “我们沈家家业这么大,难免会有许多宵小觊觎,有人会利用忠叔的伤情安排人来冒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厉害人物,她说得的确是有几分道理。

        现在阿忠这个状态,因为受伤太重的原因,还要坐在轮椅上,整个人看起来都和之前大不一样。

        如果要冒充的话,现在真的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阿忠看起来气极了。

        “你竟然说我是冒充的,简直是岂有此理!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连沈丰年,眼中也流露出了几分怀疑的神色。

        他跟阿忠自然是十分熟悉的,但是重伤的阿忠,是他也不曾见过的。

        眼前的这个人,显然有几分陌生,如果真要说是有人冒充的,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们都知道,忠叔昨天还处于病危昏迷不醒的状态,据说是半夜做的开颅手术,试问,一个刚刚做过开颅手术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而且说话思考都非常正常?”

        沈雨欣侃侃而谈,不急不躁,就像是在说一件跟她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但是她说出来的内容,却是相当有分量的。

        不同于沈天宇慌乱之后只会乱喊乱叫。

        沈雨欣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就连沈丰年,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在激动之后,有些不太敢相信的原因。

        谁能相信一个昨天还在昏迷不醒,医院要进行脑死亡鉴定,半夜刚刚做过开颅手术的人,这会竟然会出现在大家面前呢?

        虽然眼前的阿忠和好端端这个词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至少能自己坐在轮椅上,也能说话,而且连记忆看起来仿佛都很清晰。

        这一切的一切,都和大家认知中的常理相违背,让人质疑,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个……”阿忠说不出来了。

        他之前一段时间完全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今天才刚刚醒过来。

        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要想要见到老主人,给老主人提个醒。

        他又怎么会研究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呢?

        “你看,无话可说了吧。”

        沈雨欣一副我早知如此的神态。

        不过,虽然她表现得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但是实际上她的心里,却是并不平静的。

        因为她很清楚,阿忠解释不了她的质疑,是非常正常的。

        这个房间里,对她威胁最大的,也从来都不是阿忠,而是那个人!沈雨欣忍不住偷偷看向陆凡,这个时候,沈丰年也刚好看了过去。

        和侄女的想法相同,沈丰年也知道,不管轮椅上那人到底是不是阿忠,肯定都无法解释刚刚的问题。

        能做出解释的,只有一个人。

        看到沈家两人看了过来,陆凡开了口:“我知道你们的疑问,只不过,你们用你们那点浅薄的见识来揣测我,那就是最大的错误了。

        阿忠能够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因为我的治疗,开颅手术后很快苏醒过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没错,在人们常规的思维中,做过开颅手术的人肯定是不太可能很快苏醒过来的。

        但是这对于陆凡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首先田中医生的手术完成得很漂亮,以最小的损伤最大程度地清除干净了阿忠脑部淤积。

        剩下的,无非就是让身体愈合恢复,这正是陆凡所擅长的。

        实际上,他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外科大夫都最想要合作的人,正是因为他在术后恢复方面的效率极为惊人。